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费路西的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学习生涯(上)

费路西的传奇 随轻风去 3823 2013.05.15 06:56

    开学两个月以来,费路西俨然已经成为劣等生的代名词。一提起费路西,老师们不仅都会摇头,看看这个学生吧,理论课要么跷课,要么去了就打瞌睡,否则就是拿本闲书坐最後一排看。至於实践课,那表现更差了,基本不下场,就算被逼得下场动手,那也是一触就败,所向无胜,人见人赢。这样的学生怎么通过测试的呢?对於这些,当事人基本不在乎。但他的室友却替他著急,这个中午又凑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说著他,看著朋友们关心的表情,费路西有些感动。

  “今天要讲的是如何判断对手的实力。”某堂课上老师说:“大家都知道,武技的基础是真气,高手运行真气时,能量会在散发在体外,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形成一道光层,而一般的武者是很难做到的。其中颜色愈深、光层愈厚实力就越强,武技的修行其实也就是从无色到有色,从浅色到深色的过程。”

  “那为什么会有不同的颜色呢?”一个性急的学生问。

  “这是因为武者们炼气为元,附加出的元素效果不同,散发出的光芒就不同。水是蓝色,风是青色,热炎是红色,寒冷是银色,土是黄色,雷电是紫色,没有元素效果的就是白色的。”

  费路西津津有味的听著,他少有的这么认真听课。没错,他想著,我就是银色的,记得拉齐师公也是银色的。可也不一定,他又想到,为什么我使出全部真力时是金黄色的?

  有疑问的费路西举手发言说:“老师,那金黄色的光芒是什么?”

  老师惊讶的看著这个差生,他竟然也知道金黄色的光芒?愣了一下後才说:“金黄色的光芒只有真气修炼到了超凡入圣的境界才有,古往今来能做到这个程度的寥寥无几,现存的人中更是屈指可数的。”

  费路西心里震惊,没想到他竟然强到了如此的地步,为什么拉齐师公过去不肯告诉他呢?“我还有必要在武学院里呆著吗?”费路西心里说。

  “当然你们不用灰心,你们现在还年轻,武技的修行只是起始阶段,现在打好基础,只要扎扎实实的努力,总有一天你们会做到的。”老师怕同学们灰心,继续鼓励道。

  “老师!”又是费路西举手发言:“在学院的哪里能学到高深的武技?”

  老师心中嗤之以鼻,这个劣等学生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随口敷衍他说:

  “图书馆里第四藏书室都是最高深的武学。”

  当费路西兴冲冲来到图书馆时,却发现第四藏书室他不能进去。图书馆有四个藏书室,按规定,低年级的只能进第一藏书室,中年级的可以去第二藏书室,高年级的可以去第三藏书室,第四藏书室只有助教和老师级别的才能进去。这样是为了让大家学武稳扎稳打,循序渐进,不要好高骛远,打好基础再求进步。面对第四藏书室的大门,费路西感到了什么叫咫尺天涯,真是扼杀天才的规定,他很不平的想。

  费路西站在第四藏书室门外发呆时,从里面走出一个人。这个人在费路西面前突然停下来,兴奋的说:“是你啊。”

  费路西眼前一亮,是个美女,微卷的红色长发,鹅蛋脸,修长的眉毛,水汪汪的眼睛,红菱菱的小嘴,嘴角微翘,奸像总是带著淡淡的微笑。但心里一阵疑惑,毕竟面对美女他还是有理智的,不像塞尔。心里的疑惑到了嘴上就是:“我见过你吗?”

  “你记性这么差啊?看起来很聪明的样子。”美女说,心里想道:“竟然没记住我的样子?别的男生没有这样的吧,真有意思。”

  费路西把自己的记忆仔细梳理了一遍,还是没印象,莫非遇到了花痴?看我长的帅就来搭讪?费路西心里一哆嗦。

  “那天的台阶……你忘了吗?”美女提醒道。啊?!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费路西感叹道,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嘴巴成O型的人,这个美女就原来就是那个目击者。

  “呵呵呵呵……”费路西只能傻笑,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我替你保密,你是不是欠我一个人情呢?”

  “好吧,就算我欠你的,你要我干什么?”费路西也不傻,猜到美女肯定有事情让他帮忙。咦?她是从第四藏书室出来的,费路西突然发现,心里打著小算盘,也许我可以利用她呢。

  “我是魔法科雷电系的助教,伊莎·贝丝,你的力气一定很大吧,那天我可都看到了哦。”

  费路西心里记下了後,点点头说:“不算小吧,你到底需要我帮什么忙呢?”

  “是这样的,我现在是住在学校宿舍的,但我很快就要搬到校外了,我需要你帮我搬东西。”

  “就这么简单?”费路西说:“愿意帮你忙的人不会少吧,怎么就找我呢。”

  帮美女搬家是很多男人所愿意的。

  “我不好意思去麻烦别人,由於你欠我的人情,所以找你的话我还算心安理得。再说你力气这么大,一个也顶别人几个,效率高嘛。”

  “什么时间呢?”

  “後天的早晨你就在台阶那里等我,呵呵。”

  两人分别时,费路西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贝丝说:“你还没问我是谁吧?”

  贝丝眨眨眼,微笑著说:“你不是武技科长剑系的撒多·费路西吗。”

  “?!”

  回到宿舍,费路西总觉得此事不对劲,疑点不少,但又说不出什么原因。

  最後,对自己说道:“不就是搬家嘛,还能怎样,我还要利用她呢。”

  塞尔兴冲冲的跑进来,大声宣布他的最新的美女资讯:“魔法科水气系的安卡尔·艾沙十天後过生日;寒冷系的拉亚·希玲最近与武技科刀系二班的让丰走得很近;雷电系的助教伊莎·贝丝可能近日内搬家,预计三天後……”

  费路西听到这,明明是後天搬家嘛,下意识的出口:“不对!”

  塞尔奇怪的看这费路西问:“什么不对?你怀疑我的消息的正确性吗?”

  看著色狼嘴脸的塞尔,费路西有些後悔刚才的多嘴:“没什么,哈哈,我怎么敢怀疑你的消息呢。”

  他内心里面不愿意把贝丝搬家的消息透露出去,他自己现在也说不上来原因吧。

  早晨的校园十分的安静,费路西站在那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的台阶上思考著自己的计划。首先要对伊莎助教有礼貌,取得好感。然後卖力的干活,让她感激。第三步就是……随机应变吧,反正一定要求的助教的帮忙。苦肉计?美男计?行贿?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连续闪过。费路西还没想好第三步时,敏锐的感觉告诉他,有人过来了。

  果然是伊莎·贝丝来了。费路西深吸一口气,对著姗姗来迟的伊莎·贝丝一本正经的问候:“早上好,伊莎助教。”贝丝愣了一下,咯咯的笑著,费路西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贝丝的笑声确实好听。

  “不用这么严肃啦,我也才毕业没多久,”贝丝笑著说:“把我当成师姐就好。”费路西脸一红,仿佛心事被看穿的感觉。

  “找你果然没错。”贝丝接著说:“你看其他人都上课去了,只有你总跷课,你可真不是一个好学生。”

  费路西尴尬的嘿嘿一笑,对贝丝说:“不是你找我的吗,可以开始了吧。”

  於是费路西跟著贝丝来到了女宿舍,看门的大妈竟然没拦他,看来贝丝早就打过招呼了。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桌子柜子箱子大包总数有十多件。贝丝站在门外毫不客气的指挥道:“麻烦你先把那两个箱子和包裹搬到外面的马车上,然後跟著马车去我的新住处再搬进去。”

  以费路西的能力,搬这些看起来很有份量的东西也费不了什么劲。很轻松就搬完了一趟,大部分时间倒是花在了去新居的路上。

  看著贝丝流露出的赞赏的眼神,费路西心里暗喜:“看起来我表现得不错,有戏了。”

  正当他自我陶醉时,又忘了控制力道,喀嚓一响,可怜的柜子被费路西掐了个大洞。他冷汗直流,心里一边祈祷,一边偷偷看著贝丝。

  贝丝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没好气地盯著费路西。过了一会才说:

  “算了,把这个扔了吧,反正我早打算买新的了。”

  费路西再也不敢大意,平平安安的搬完了剩下的东西,校园里已经人来人去了。贝丝感谢地对著费路西说:“谢谢你帮忙,我请你吃午饭。”

  能省一顿饭钱对费路西来说是绝对值得的,就在这个“好”字就要溜出口去的一瞬间,又被费路西硬生生的憋了回来。还有更重要的事呢,怎能为了一顿饭就忘记呢?费路西心里责怪著自己,对贝丝说:“我还另有事情有求於助教,呃……不,有求於师姐。”

  “你有什么事情呢?尽管说吧。”贝丝看来很满意费路西对自己比较年轻化的称呼,“那个……我想求师姐帮我从第四藏书室弄些东西出来。”费路西紧张地说,成败在此一举了。

  “这事啊,我说你怎么不好好学习,原来你是好高骛远,对低年级的功课不感兴趣,这样习武可不行,习武一定要打好基础,只有打好基础才能扎实的提高进步,不要一下子就想练成高手,过早的学习高深武技很容易造成走火入魔的现象,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但……”贝丝很专业地滔滔不绝的对费路西进行著思想教育,眼看越扯越远,费路西著急了,顾不得礼貌的咳嗽了几声。

  贝丝总算从角色中清醒过来了,发觉自己刚才竟然说了一堆蠢话,俏脸一红,低头小声的说:“你到底要怎样嘛。”那一刻的风情使得费路西心头不争气的猛地一跳。

  自从跟贝丝认识以来,费路西感觉自己第一次在谈话中占得上风握有主动权,不禁有扬眉吐气之感。但毕竟还有求於贝丝,不敢过於嚣张,仍是恭敬的说:“我想学点高深的武学,还望师姐成全。”

  想起台阶和自己的柜子,贝丝深感费路西有能力学些高级的东西,眼前这家伙力量太强了而且自己还不容易控制。贝丝又想了想,看著费路西紧张等待自己回答的样子噗嗤一笑,说:“图书馆的书是不准带出藏书室的,不过允许抄录,我可以分几天时间帮你抄一些材科,不过不许告诉别人哦。”

  目标终於达到了,费路西欣喜雀跃。看著费路西高兴的样子,贝丝也不禁被感染了,对费路西说:“午饭我们一起吃吧,不过我不请你了。”

  “伊莎·贝丝的男友?神秘的搬迁引来一位英俊男子现身,据悉,该男即是美女助教伊莎·贝丝的男友,似乎是低年级长剑系三班的一名叫撒多·费路西的不学无术的学生,两人一同进餐,关系密切。”

  听到这条小道消息。费路西做梦也没想到低调的他也会成为塞尔之流的无聊人嘴里的绯闻主角。面对塞尔的嫉妒眼神,还有法理奥那意味深长的佩服,以及巴齐发自内心的祝贺,费路西感觉有嘴难言。要是真的也不错啊,贝丝既美丽又可爱,但不是真的,却要遭受室友这样的待遇,岂不太亏了?费路西琢磨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