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费路西的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学习生涯(下)

费路西的传奇 随轻风去 4124 2013.05.15 06:58

    依照贝丝的指示,费路西傍晚的时候就到图书馆的大厅去见面。

  “你想学些什么呢?”贝丝问道。

  费路西挠挠头,说:“我又不知道都有些什么。”

  “你是主修长剑的吧,还有寒冷系的真气,我就抄这方面的材料给你好了。”

  “我想这些不用了。”费路西说道。他认为自己在这些方面足够强了,没必要再学什么东西。

  “那你想看什么?魔法?”贝丝疑惑的盯著费路西。

  “对,就是魔法吧。”费路西突然很兴奋的说:“我想看最强的魔法密技!”

  小时候听的故事中,常有一个魔法师发出禁咒毁灭千军万马的情节,他觉得这个很威风。

  贝丝奇怪的看著费路西,眼神中的含义:你是白痴?

  费路西觉察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说:“奸像不行啊。”

  贝丝指著费路西胸口说:“拜托你用心想想,魔法与武技不一样,从原理到基础都不同。你不要以为你真力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就算你武技和真气修炼到极致,你的精神力也未必比一个最初级的魔法师强,就是让你拿到高级魔法密技,照样一点用也没有。”

  费路西对魔法方面的知识半懂不懂,贝丝自作主张的说道:“看来你不是很了解魔法,从今天开始我就免费给你补基础课,你不要小看哦,这对你将来的战斗很有好处。”

  费路西完全可以拒绝,但他不想拒绝。他跟著贝丝来到办公室,贝丝搬了把椅子给费路西,就开始授课。

  “魔法的本质是什么?”贝丝先问道。

  费路西有些魂不守舍,因为他的椅子比较低,目光向前平视,刚好对上贝丝的胸部,鼓鼓的突起就像是磁石一样吸引著费路西的眼睛。

  “喂!你有没有在听?”贝丝看费路西没什么反应,气呼呼的对费路西质问。

  “当然有。”费路西回过神来辩解说:“我只是在思考。”

  “魔法的本质就是频率的共鸣。大自然中各种元素都有其特有的频率,魔法就是通过修炼精神力,形成一定频率的精神力场,引起与大自然的共鸣,从而召唤相应的元素。”贝丝讲解说。

  费路西认真的问道:“既然修炼真气,一样能炼出元素效果,为什么一定要学习魔法?”

  贝丝对费路西的表现很满意,微笑著解释说:“炼气为元,固然可以做出元素效果,但有其局限,这样的元素威力绝对超不出武者本身肉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就是说,武者只有拥有抵抗一定强度的元素攻击的能力,他才有能力发出同等强度的元素攻击别人,这就是真气元素平衡定律。因此在武技的格斗中,元素只是辅助作用。而魔法师不一样,魔法师利用的是大自然的力量,而不是自身肉体的力量。只要精神力层次足够,就能召集相应强度的元素进行攻击和防守。不必受自身肉体的限制,从理论上讲,魔法元素的威力是无限的,所以单纯的从元素的角度看,魔法要比真气强。”

  费路西心有所悟,暗暗赞叹,怪不得贝丝这么年轻就是助教了,还是有些水准的,以後少惹她为妙,万一她不爽送个元素攻击可不是好玩的。

  又上了两个傍晚的课,第三天傍晚补课完毕後,贝丝似乎不经意的说: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费路西面露为难之色,贝丝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爽:本美女的邀请这么让你难受吗?於是问道:“你有别的事?”费路西又摇摇头,跟贝丝一起去食堂那种人多嘴杂的地方,恐怕绯闻版本又会更新了。

  “那你就是讨厌跟我一起罗?”

  讨厌这顶大帽子一扣下来,费路西承担不起,连忙说:“当然肯定绝对不是讨厌,只是……”

  “只是什么?”

  费路西不好直接说,拐弯抹角的道:“让别人看见了的话……”

  还没等费路西说完,贝丝插嘴说:“看见就看见,我不在乎。”然後对著费路西狡黠的一笑接著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流言吗?”

  这个夜晚费路西翻来覆去睡不著觉,贝丝的言行在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女人的心思真难猜,贝丝明知道流言绯闻,为什么还毫不在乎的跟自己一起去吃饭?对付女人没什么经验的费路西突然想到了塞尔,这个家伙应该很了解女人的心思吧,明天问问他好了。

  塞尔难得正经的听完了费路西的问题,想了想,说道:“大概有两种可能吧,第一种就是她看上你了,所以才毫不在乎的跟你在一起。”

  “这不太可能吧。”费路西说。

  塞尔接著说:“还有一种可能是她拿你做挡箭牌,可能平时骚扰她的男人太多,烦不胜烦,正好遇到了你这个帅哥,看起来你又没什么伤害性,所以用你来挡住其他男人。”

  “这倒很有可能。”

  “其实第二种情况也不坏,她这样做至少表示不讨厌你,对你比其他的男性有好感,只要你好好把握,第二种情况也能转化为第一种喔。”塞而拍了拍费路西的肩膀,摆出大哥派头做语重心长状。

  费路西和贝丝天天一起吃晚饭,外人羡慕的不得了,但当事人全然不觉得怎么样,费路西苦笑著自言自语说:“跟她吃饭就像必须完成的任务一样。”

  几天後贝丝完成了她的魔法理论课授业。费路西心里有些轻松,但又更有些不舍的感觉。伊莎·贝丝?费路西使劲的晃晃脑袋,像是要把这些杂念甩出去,但是失败了。

  “贝丝师姐,你是否可以继续指导我进行魔法实践?”魔法的入门者都是从冥想开始练习的,在费路西眼里,呆坐著冥想无聊枯燥的简直称得上恐怖。但这次他豁出去了,为了能继续和贝丝在一起,他甚至连进行冥想练习也在所不惜了。

  “恐怕不行了哦。”贝丝扭扭捏捏的说。

  费路西的心里无比失望,不甘心的说:“不行就算了吧。”

  “不是这个意思。”贝丝著急的解释说:“其实,其实我没有能力指导你练习。”

  “不可能,你上课讲得那么好。”费路西不相信的说。

  贝丝的脸瞬间刷的红了,小声的说:“我只学过魔法理论,没有怎么练习过,所以我也只能讲些基础理论的东西,指导你练习我实在没有能力。”

  费路西闻言禁不住哈哈的大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笑,但他就是笑个不停,直到笑的贝丝恼羞成怒才慢慢停下来。

  光甲术是一门颇为高深的武学。它的原理用某种特殊的行气术制造出能量层保护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光芒形成的盔甲一样。这个同高手运行真气自动散发出的光芒有异曲同工之处,但那是自发流散的,而光甲是修炼者自己主动发出的,它需要耗用一部分真气,因此这种武技只有顶尖的高手才能修炼,否则哪有多余的能量来制造光甲?

  据说史前时代时,大陆上巨兽横行,人类不堪忍受。神於是赐予一些勇士光甲护身,这些勇士斩除了所有的巨兽,使得人类得以安宁。其中最著名的九个勇士并称为史前九大英雄,传说中他们升天为天神的侍卫。现在光甲术的修行材料就在费路西的手中,是贝丝拿来的。

  “太感谢你了,这正是我想要的。”崇拜英雄的费路西兴高采烈的对贝丝说。

  “不用谢我。”贝丝说:“是一个人认为你目前需要学习光甲术,托我拿给你的。”

  “谁?”

  “到时你就知道了。”贝丝神秘兮兮的说:“让你意想不到。”

  看著贝丝的表情,费路西脱口一句:“不会是你为了我偷的吧,真让我感动哦。”

  “你……我才不是为了你……不对,根本不是偷的!”贝丝恼怒的手足无措,—跺脚转身就走。

  费路西的热情前所未有的迸发出来,经过几天的刻苦钻研,终於搞懂了光甲术的基本原理。然後又花了十天的时间练成了一层薄薄的光甲,虽然很弱,但也是一个好的开始。接下来就是循序渐进的一点点修炼积累。如果不是他有先天真气的条件,再修炼十年也未必能炼出什么来。

  室友们虽然看出费路西在很努力的修炼什么,认为是他决定好好学习了,心里都为他高兴,没有想到太多。贝丝依然频繁的来找费路西,不仅仅是吃饭了,上街或者去办什么事都叫上他跟著,虽然耽误修炼,但不能拒绝的费路西也只好认命的完成任务。

  费路西一心修炼光甲术,到了寒尽不知年的地步,时间已经是纪元999年的年底了,看著大家喜气洋洋的准备过节,他莫名其妙的问了句:“最近有什么节日吗?”传为同学们中的笑谈。

  然而另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了费路西的面前,那就是生活费的问题。他本来有几千铜元,本学期学费花了一半,这半年尽管省吃俭用,但现在还是只剩最後的几百铜元了。学习成绩奇差无比的费路西也根本不可能拿到奖学金。他数著自己的钱,叹了口气想道:看来不得不走了。趁著还有些钱赶快走吧,在钱花完前找份工作,否则没钱了恐怕一出校门还没等找到工作就饿死了。至於朋友们,又不是生别死离的,他们还要在这呆几年,以後还可以回来看他们嘛。唉,还有贝丝,这个女人跟自己的关系说不清道不白的,也不知道她什么心思。假如自己完全没感觉也罢了,但是自己偏偏还是有那么一点。

  算了,听天由命吧。先出去工作,过段时间回来看看再说。费路西最後下决心说:“男子汉大丈夫还是果断点吧,不能这么婆婆妈妈的。”

  “什么?!留书出走了?你是干什么吃的?连一个学生也看不住?”

  第一武学院校长室里一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对著另一个中年人咆哮著,只见这个老头把所能想到的刻薄尖酸的话一股脑的扔向中年人。这个老头就是第一武学院的校长大人贾德,他对面的可怜的大叔就是武技科的主任导师,这个老头正在为了费路西的出走发火。

  “你给我出去吧!”

  如逢大赦的主任导师就等这句话了,一边嘀咕著:为这一个劣等学生至於吗?一边迅速的挪动。

  “慢著!”校长又发话了:“把雷电系的伊莎·贝丝给我叫过来!”

  贾德校长这么火大是有原因的。入学测试的时候,校长按习惯要视察工作,本来这只是象徵性的视察,早早来了看几分钟就走,但费路西是那天的第一个,刚好让校长看到。这让校长如获至宝。因为明年神英帝国为了庆贺纪元千年,所以打算举办千年少年比武大赛,展示少年人的朝气,作为帝国第一武学院,若拿不到好成绩,岂不脸上无光。所以看到实力超群的费路西,贾德校长就把他内定为代表第一武学院参赛的夺冠奇兵了,为了出奇制胜,他也没把费路西的实力告诉几个人。现在手中的重要奇兵竟然出走了,从他给宿舍同学的留书看,原因似乎是没钱了要出去工作,这怎能不让贾德吐血?

  过了一会,面色落寞的贝丝来到了校长室,她很清楚校长为什么找她。校长一开始给她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费路西,尽可能的帮助他提高实力。可现在费路西出走了,留给她的只是一封信。

  贾德校长无力的看著贝丝,问道:“伊莎助教,费路西没告诉过你要去哪里吗?”

  “没有,他从来没跟我说过此类的事。”

  “你跟他这么熟,一点头绪也没有吗?”贾德仍不死心的问。

  “费路西只给我留了封信,”贝丝轻声说,似乎是自言自语:“他说他一定很快就会回来见我。”

  贾德校长重新燃起了希望,挥了挥手示意贝丝可以走了,说:“但愿这个很快是半年内。”

  贝丝没立刻走,她又对校长说:“我要请假几天,请校长批准。”

  校长若有所悟的抬眼看看,说:“好吧,你好好的休息一下,但你千万别再失踪,安心在学院等著吧。”

  贝丝坚定地回答:“我会在这里等费路西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