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这个坑有点难填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126 2020.03.18 04:58

  因为秋季的原因,常宁公主住所的院子里已经落满了枯叶,两位少女在院子里有说有笑。

  “小琼,你看这料子真好。”月晴把面料递到她的侍女宁琼手上,“你摸摸,没关系,你瞧瞧这料子多好啊。”

  小琼摸了摸,这衣料很柔软,如山间溪流般淌过她的手指,“公主,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的面料呢。”

  “是呀,这料子是前阵子李太后赠送的,据说是从维尔吉亚来的,我今天想起来所以拿给你看看。”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说,“听太后说是由冰原雪蚕吐出来的丝制成。”

  “哇,那价格不菲吧,太后对你一直都那么好。”小琼笑嘻嘻的说道。

  是啊,李太后平日里一直照顾着她,因为她从小母亲就去世得早,自己的父亲在战争中为了保护上一任皇帝又不幸战死。

  她虽然属于南宫家的分支,但是李太后还是把她接到皇宫里,许多珍贵稀罕的东西李太后总是会分她一些。

  这也算是为了弥补她们家为了大明的牺牲吧,况且因为月晴性子好,李太后也喜欢。

  “现在已经是秋季中旬了,我可以用这些衣料做一件长袍,冬天时不仅暖和而且会很好看。”

  “还得秀上一些金丝边,再搭配上一些金银首饰,这样才有公主的样子。”小琼附和道。

  就在两人聊天时南宫荡独自一人偷偷来到院子外,他趴在墙边望着院子里的两人。

  但他心中有些许惊讶,他之前有听说常宁公主很漂亮,可见到了真人,觉得漂亮一词未免也太过敷衍了。

  她肌肤如雪,身形苗条,长发批于背心用一根细红绳挽住,一袭白衣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尤其是她的双瞳,那是淡绿色的,在整个大明也找不出几个人。

  尽管南宫荡自己只有十二岁,但是这样美的女子让他难免有些心动。

  “小朋友?你在干什么呀?”

  温柔的声音在南宫荡耳边传来,这可把他吓了一跳,刚刚他在发呆并没有意识到月晴已经走到自己身边。

  不过还好他来之前换了身衣服,要是被发现自己是皇帝那就麻烦了。

  “啊哈哈...我就随便转转,随便转转。”这尴尬的样子南宫荡自己都觉得丢人。

  “噗呲。”月晴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南宫荡这身打扮应该是某个大臣的儿子,不过这清秀的模样还挺招人喜欢。

  “那你到我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吗?”月晴轻声问道。

  还没等南宫荡狡辩,啊不,没等他解释刚刚走过来的小琼就用轻蔑的语气说:“我看啊,这小子就是来偷看公主的,年纪轻轻就这样好色,亏得还有一副好皮囊!”

  “小琼,不能这么说话。”

  “就是就是!你哪只眼睛看到朕...额...这是真的了!”

  南宫荡顿时冒了一头冷汗,差点就说漏嘴了,还好自己英明神武、机智过人。

  小琼则是不依不饶叉着腰继续说:“公主你可别被他骗了,您不经常外出您不知道,像他这样的我见多了!”

  “好了好了,小琼你少说两句。”月晴又问,“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啊?”

  “迷路?啊!对对对!我就是迷路了!”南宫荡疯狂点头。

  “那你先到我房里吃些点心吧,待会我让小琼送你回去。”然后就拉着南宫荡的手往里走去。

  南宫荡还没反应过来就这样被带了进去,期间小琼则是疯狂向他翻白眼。

  除了自己母亲的寝宫他还没进过其她女性的房间,虽说有些害羞,但是更多的却是有些小激动。

  房里干净整洁,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摆放的东西也不算太多,这在皇宫里也算不上多好。

  不一会儿小琼就拿着一碟糕点放到他面前,“喏,吃吧,小色狼。”总之她就是各种针对南宫荡。

  南宫荡瞪了他一眼,“你言辞粗鄙,我当原样奉还。”

  “你到底吃不吃的,不吃我拿走了啊!”小琼这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她作势挽了挽袖子。

  “别别别,姐姐有话好好说。”这谁顶得住啊,南宫荡赶紧示弱。

  “小琼,你怎么老是欺负他。”月晴的有些责备的说,“你看看人家明明就挺好的,不许这么说。”

  “遵命,我的好公主。”语气很是敷衍。

  “对了,姐姐,你一个人住吗?”南宫荡一边塞着糕点一边说,“怎么不和家里人住一起呀?”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月晴的脸色突然变得伤感起来,“我没有家人,她们都不在了。”她的语气听起来很悲伤,让南宫荡有些心疼。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南宫荡慌忙解释道。

  “哼!我看你就是诚心的!”在一旁的小琼还不忘嘲讽一句。

  “够了小琼,他不是故意的。”月晴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她调了调整情绪说,“我很小的时候便失去了母亲,而我父亲作为大明的王爷则是为了保护先帝战死。”

  南宫荡心头一颤,因为她口中的先帝正是自己的父亲,没想到常宁公主身世那么凄惨,她的父亲也因为保护自己的父亲而死。

  看她这样子,又想到自己做的决定,南宫荡觉得无比羞愧。

  “对不起姐姐。”他安慰道,“我相信大明不会忘记这件事的,我以后也会照顾好姐姐的。”

  “谢谢你小朋友。”

  “那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

  “你不是迷路了吗?”

  “我又突然想起来了,我先走啦,拜拜!”说完南宫荡赶紧溜了出去。

  月晴刚想开口问他的名字,但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就说吧,就是个小色狼!”小琼冷哼一声道。

  走在路上的南宫荡内心有些复杂,首先自己答应了斯瓦迪亚的提议,但是又不忍心让常宁公远嫁他乡。

  自己给自己挖了坑果然有些头疼,主要是刚好整个大明适合联姻的只有她一人,其她的要不就是有婚约要不就是自己的姐姐或者妹妹。

  可自己的妹妹比自己年龄还小,和对方的皇子结婚肯定是不行的,这么看来好像只有自己的姐姐了。

  “不行不行!绝不能让自己的姐姐去,也不能让常宁公主去。”他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算了,还是去找母亲大人吧。”

  看来目前只能如此了,说不定自己的母亲会有什么好办法,不过这件事只能责怪自己没想太多就答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