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法比安的训练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408 2020.03.09 10:00

  在法比安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城外的黑树林里,这里有一处空旷地带,几天前法比安已经让人在这建了一些基础设施。

  人形的木桩、一些被吊起来的石头和一些长短不一竖着的柱子。

  “法比安,你带我到这里来做什么?”亚尔曼有些疑惑,“这些东西又是干什么的?”

  法比安走到人形木桩前说:“这个人形木桩是用来告诉你敌人的要害在什么地方用的。”然后他又指了指那些石头,“这些吊起来的石头将是用来训练你的反应能力,至于那些柱子则是训练你的平衡能力。”

  说完法比安便走到那些石头中间,他把边上的绳子一扯这些石头就朝他所在的地方挥动,依靠重力势能和动能相互转化来回摆动。

  而这些摆动的石头并没有碰到法比安,只看见法比安用着一种轻柔的步伐不断地闪躲着,法尔曼不敢相信人的动作竟能那么快!

  在经过一番演示后法比安走到亚尔曼面前说:“从今天开始你的训练就是这个。”

  “要是被砸到怎么办?我感觉这东西会死人的啊!”亚尔曼露出一张苦脸。

  “不用担心。”法比安咧了咧嘴说:“只要不被砸到就好了。”

  在重新固定好吊石后亚尔曼不情愿地站在中间,他只能绷紧自己的神经以免被这些石头砸到。

  “睁大眼睛,小子!用你雪亮的眼睛观察周围的一切,可千万不要凭感觉,它很可能会欺骗你!”说完法比安把绳子一拉。

  快速摆动的石头朝着亚尔曼迎面而来,亚尔曼则是快速地躲开,因为曾经练习过剑术并且战斗过所以他还是比较灵敏的。

  不过在闪避几次后他便被身后的石头砸了一下,所幸这力道没有刚开始那么大,可是这样一来就打乱了亚尔曼的节奏,然后被砸得鼻青脸肿。

  “对于初学者来说你的成绩不错,身体反应还行,但不够快。”法比安评价。

  就这样,亚尔曼在活生生被砸了一个多星期后终于可以自如地闪躲,代价就是他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头上还包着纱布。

  “可以啊!你小子。”法比安拍着他的肩膀说,“没想到小子你进步得挺快。”

  听到夸奖亚尔曼嘿嘿嘿地傻笑,被法比安一拍则吸了口凉气“嘶......疼疼疼疼....”

  “那么接下来就是这个了。”法比安踩在这些柱子上,“你要在上面来回走动。”

  这些柱子可以踩的面积不大,只能放下半边脚,可法比安在这些柱子上来回走动,就像在跳舞一样。

  这可把亚尔曼看呆了,他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做到的,在上面前后左右地跳着,还不靠眼睛就往后退。

  “诺,这就是你的新课程。”他找了地方坐下,“小子,我很看好你哟!”

  亚尔曼咽了咽口水问到:“能不能休息一会儿,你看我现在浑身是伤。”

  “敌人可不会给你时间休息,难道你怕了?小子,怕了你还练什么剑,早点结清我的工资让我走人吧。”

  “谁说我怕了!你给我看好了老东西!让你看看小爷的本事!”亚尔曼找了个稍微矮的柱子站了上去。

  然后他开始慢慢试着更换地方,可没几下就摔了下来,疼得他张大嘴巴,连叫都叫不出来。

  不过这次的训练只用了五天亚尔曼便稍微熟练了起来,这期间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法比安在下面铺了一层干草堆,要不然他已经升天了。

  “很好,小子,身手不凡,身手不凡啊!”法比安心情不错,因为很少有人能像亚尔曼一样只花了两周就掌握这些。

  “那么接下来就来给你讲解一下怎么样做才最容易对敌人造成伤害。”法比安用东西在人形木桩上标记了一些地方。

  分别是:

  头和颈部:耳、太阳穴、眼睛、鼻梁、上唇、下巴、喉结、咽喉、颈侧、颈背。

  躯干:锁骨、腋窝、太阳神经丛、腹部、裆部、肋部、腰部、脊椎。

  四肢:手指、手腕关节、肘关节、肩关节、膝关节、脚腕关节、脚背。

  然后又给亚尔曼讲解了许多技巧,如怎么减小自身面对敌人的面积,如何利用四肢作为发力点来放倒敌人等。

  接下来的一周里法比安手把手的教如何近身搏斗,之前的两个练习分别在课前和课后简单练习一下。

  今天和往常一样,亚尔曼来到了树林中训练的地方,他以为和之前一样今天还是继续近身搏斗,可法比安则是带来了木剑然后扔给了他。

  “小子,今天正式开始课程,来吧。”法比安一只手放在背后,侧身面对亚尔曼,他已经摆好了动作。

  见状后亚尔曼也摆好姿势,“我准备好了。”

  话音刚落,法比安便将木剑朝他头部挥去,亚尔曼则是大步往后退闪过了这一击。

  “很好,小子。”紧接着法比安挥动着木剑从不同的方向攻击亚尔曼,步步紧逼越来越快。

  木剑碰撞不断发出喀喀喀的响声,亚尔曼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

  他趁着空挡从侧面向法比安挥砍,就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法比安的身体稍微一侧,然后挥动木剑击打在亚尔曼的手腕上,疼痛让他松开了手中的剑,然后随之而来的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剧痛难忍,可亚尔曼则是咬紧牙关捡起地上的剑艰难地站了起来。

  “再来!”他大叫到。

  “还不错,但是我希望你下次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紧握手中的剑,就算是手被砍断了也要握紧它,你要把剑想象成你身体的一部分。”

  法比安则是用木剑做了个剑花便把剑收在自己的手臂后,“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可是这才刚刚开始,我还...”

  法比安打断了亚尔曼未说完的话,“练习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得慢慢感受,不能太过于着急。”然后便向婵达城的方向走去。

  “快点,小子!陪我回去喝两杯!”

  没办法,亚尔曼只好拿着木剑跟着法比安回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对他来说现在休息很重要。

  就这样,过了两个多月,亚尔曼在刻苦的努力下终于可以抵挡法比安一阵子了,甚至已经开始做出了反击。

  “哈哈哈,小子,果然我没看走眼,你的天赋很好,你缺少的只是一些实战经验,毕竟真正的战斗和训练还是不同的。”法比安难得地露出真正的笑容。

  “我可告诉你老东西!早晚有一天我得...我得收拾你!”亚尔曼此时已经气喘吁吁。

  从早上到现在他们已经连续训练了两个小时了,这样的高强度剑术对抗让亚尔曼有些吃不消。

  就在他俩口嗨然后准备休息时,皇宫的一名守卫骑着马来到了亚尔曼面前。

  “大人,陛下现在让你赶紧过去一趟。”行了个礼之后守卫便扬长而去,过程非常简短。

  “我靠?啥玩意?”他不明白哈劳伦斯在这个时候召集他干什么,这段时间他们很少见面,亚尔曼除了和法比安在一起训练完就是和自己的母亲与妹妹们一起吃饭。

  “走吧,今天的课程也到此结束了。”

  亚尔曼看向法比安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便返回城堡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