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众神之吻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718 2020.03.14 16:04

  亚尔曼穿着厚厚的黑大衣走在铺满积雪的街道上,寒风划过他的脸颊,宛如迎面袭来的冰冷死气,他现在得到教堂去找奥维利亚,他现在必须得做些什么才行。

  很快他就来到了教堂前,和平时一样他让皇家卫队在原地等候然后自己走上台阶,不得不说台阶还是蛮多的,这让亚尔曼有些累。

  奥维利亚现在正在向光明神祈祷,她嘴里一直嘀咕着些什么,亚尔曼走了进来,他把身上覆盖着雪的大衣脱了下来。

  “奥维利亚,我听说拜尔德来找过你了。”亚尔曼拍了拍衣服上的雪,“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奥维利亚并未回答问题而是继续念着祈祷词,看她这个样子亚尔曼也不好说什么,他只能随便找个座位坐下。

  不一会儿奥维利亚已经祈祷完毕,“陛下,他只是来质问我,问的无非就是他在调查的事情。”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亚尔曼询问,“如果他愿意辅佐我的话我很乐意他当首相,但是...”

  “但是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做些什么。”奥维利亚应和到。

  是啊,这正是亚尔曼最担心的地方,他并不怕那些拿着刀剑的领主,他怕的是以拜尔德的影响力,如果拜尔德要反对,那么很多人将会站到他那一方。

  “请问陛下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她轻声问道。

  亚尔曼想了想后说:“我想我们可以用魔法,就像上次那样。”

  “不可能的,自从陛下上次使用后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了,而且拜尔德这样的品性光明神也不会对他使用这些力量。”

  亚尔曼有些无奈,看来目前的情况下只能靠亚尔曼自己去想办法了,他必须得在拜尔德彻底明白过来的时候阻止他。

  “那么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处理的。”亚尔曼没待多久便离开了教堂,不过在他走之前奥维利亚给了他一小瓶东西,听她说这种东西尝不出味道,只需要一滴便可以杀死一头公牛并且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取名为“众神之吻”。

  会议室里

  开完御前会议后除了拜尔德与克伦劳尔两人外并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我已经问过那个女巫了。”拜尔德紧皱眉头,“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承认,只是自顾自地说些什么,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她就是凶手。”

  克伦劳尔把玩着手上的戒指淡淡地说:“其实我也是那么认为的,因为我查到老皇帝死的前一天晚上陛下一个人骑马出了婵达然后见了这个女巫。”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陛下也脱不了干系。”他叹了口气说,“看来有必要召集一些重臣和领主们了。”

  “你想干什么?”克伦劳尔问。

  “如果像你说的那样,那么陛下和那个女巫的罪行不可饶恕,我相信领主们一定会支持我的行动的。”

  “那你想让谁做皇帝?你吗?”

  “我会推举另外两位小公主。”拜尔德镇定的说,“让她们其中一个上位那也总比这样的皇帝好。”

  “可是你这样将会引起国家动荡,别忘了城卫军和皇家卫队掌握在陛下手中!”克伦劳尔并不喜欢这种看起来没有利益的行为。

  确实会引起国家动荡,这样的做法和他的初衷有些背道而驰,口口声声说着守护这个国家,但是自己的做法却会伤害到她,拜尔德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背叛。

  “这个你不用担心,城卫军现在陛下才刚刚渗透,我至少可以策反他们一半人。”他说,“我自己也有四十多名侍卫,到时候通知那些领主们,他们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为什么不选择另外一条路,况且亚尔曼做皇帝确实比老皇帝要好,你这么做只会让这个国家受到伤害。”克伦劳尔问。

  “我无法接受一个杀了自己亲生父亲的皇帝,不管他有多么英明神武也没用。”拜尔德很是坚定。

  克伦劳尔知道劝说已经没有任何用了,拜尔德把这些表面上的东西看得太重,以至于让人感觉就是为了他的虚荣心。

  看着沉默的克伦劳尔他开口问到:“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我会支持你。”克伦劳尔回答。

  深夜里,亚尔曼独自一人待在书房之中,他紧盯着桌面上的“众神之吻”,在克伦劳尔把情况告诉他后,这成为了压垮他思虑的最后一根稻草。

  亚尔曼敲了一下桌面,一会儿一名侍从走了进来。

  “陛下,请吩咐。”

  “去把法比安叫来。”

  ......

  一大清早拜尔德刚刚从梦中醒来,他看了看旁边熟睡的妻子不忍心打扰,他一丝不挂地下了床。

  因为首相的府邸在婵达富人区,所以这里的环境比较的安静,对于他这样年纪大了的人再合适不过了。

  突然外边传来一阵嘈杂声,其中有盔甲碰撞的声音和仆人们尖叫的声音,拜尔德听到后赶紧穿上衣服去查看怎么回事。

  来到大厅时他发现几十名皇家侍卫正在和他的侍卫们对峙了起来,带头的正是“烈焰之心”法比安。

  “法比安!你这是干什么!”拜尔德质问他,“让你的人把武器放下!”

  法比安则是笑着看他,然后示意皇家卫队把武器收了起来,“首相大人,陛下现在要召见您,所以让我亲自来互送您”

  这下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他不去的话那么自己的家人肯定会受到伤害,去的话肯定是凶多吉少。

  拜尔德思考片刻后说:“我跟你们走。”

  看拜尔德如此的配合法比安特意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便在皇家卫队的包围下向皇宫走去。

  但拜尔德没想到的是他刚走不远克伦劳尔便带着另外一批人闯了进来,他们杀光了府邸里的守卫,把拜尔德家里所有人都抓了起来。

  婵达皇宫

  亚尔曼悠闲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拜尔德的到来,不一会儿在两名皇家侍卫的看护下来到了房间内。

  “首相大人,坐吧。”亚尔曼示意。

  拜尔德走向前坐了下来,他面前摆放着一杯葡萄酒,看着酒杯他彻底明白了。

  “陛下,是你做的吗?”他只想得到答案。

  亚尔曼只是微笑的看着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首相大人,也许你应该试着改变自己的想法,我认为太过于看重某些东西会影响一个人的思维行动。”

  “也许有一天会改变吧。”拜尔德拿起桌面上的酒杯,“陛下您不会伤害我的家人的,是吗?”

  亚尔曼轻轻点了点头,得到确认后他将酒杯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陛下,希望您在今后黑暗的道路中不会迷失自己,尽管因为这件事情我们站在了对立面,可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皇帝。”

  听到这些亚尔曼选择了沉默,他拿起自己的酒杯对拜尔德做了个敬酒的姿势,然后慢慢喝了下去,宛如拜尔德的生命一般,一饮而尽。

  此时此刻克伦劳尔带着十几名皇家侍卫把拜尔德的家人全都带到了离婵达城二十多公里外的地方。

  为了斩草除根亚尔曼下令必须彻底让拜尔德一家消失,他可不想突然那一天蹦出一个复仇者来。

  十几名拜尔德的家属被迫跪在地上,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是拔出利剑的皇家侍卫,克伦劳尔尽管平时手段有些残忍,可是面对这种灭门的事情,他显得有些仁慈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拜尔德剩下的家人们纷纷倒地,就此整个家族被彻底消灭,完成了事情之后他让侍卫们挖了个大坑,他得把这些人埋了。

  挖好坑后一名带队的侍卫走到他身边。

  “大人,已经处理好了。”

  “嗯,那么我们走吧。”

  “不,大人,陛下说要您留在这。”还没等克伦劳尔反应过来侍卫便拿着匕首进了克伦劳尔的身体,顿时鲜血如泉水般往外流。

  克伦劳尔捂着伤口瞪大了眼睛看着侍卫,他想开口说话但是却发不出然后声音,随后带着绝望倒了下去...

  亚尔曼现在则是站在皇宫城墙上,他眺望着远处的风景,看着眼前这肮脏、充满欺骗、贪婪的婵达城,嘴角露出了微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