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雅米拉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1959 2020.03.07 03:01

  婵达-皇宫

  雅米拉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在得知自己的大儿子约翰战死的消息后她当众晕了过去。

  因为太过伤心,许多天没有进食让本来身材丰腴的她日渐憔悴,以至于四十四岁她看起来就如此的苍老,像秋日池塘里的一枝残荷。

  她出生于斯瓦迪亚帝国东部地区的苏诺,她从小在哪长大,哪里的神圣之树组成的树林就如同一座童话般的花园,鸟儿在栖隐的林间巢穴里高唱,空气中弥漫百花馨香。

  而在婵达则是另外一番景象,高大的城墙有些老旧,城墙上的城卫军为皇帝监视着这座城市。

  皇宫坐落在婵达城最高处,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显得那么的圣神而华丽。

  而下方的城区则如同另一个世界一样,脏乱的街道散发出潮湿和腐败的气味,时不时某户人家从窗台上把粪便泼到大街上。

  城外没有像在苏诺那样的神圣树林,在这里黑树林相互挤攘,错杂的树根相互盘绕,这是个阴暗的地方。

  除了道路上来来往往的商队和徘徊卡洛斯特大陆的吟游诗人就很难看到其他人。

  雅米拉和他的先辈一样信仰光明神,她现在每天都为死去的约翰还有在外的亚尔曼祈祷。

  在她16岁时因为家族政治而嫁给了哈劳伦斯皇帝,生在大家族的她并没有任何选择爱情的权力。

  哈劳伦斯皇帝因为常年征战对她的关心并不多,她生活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五个孩子。

  可如今上天已经夺走一个,她陷入了黑暗之中,她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

  “母亲,您在里边吗?”

  雅米拉听到门外传来温柔的声音,这熟悉的声音是自己大女儿格温。

  “进来吧格温。”

  身材高挑的格温并没有其像约翰和亚尔曼的金发,而是承袭了母亲的红褐色,绿色的双眼如绿宝石一般,被誉为婵达第一美人的她有着众多的追求者。

  “母亲,您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这样下去身体迟早会垮掉的。”格温说话的声音轻得像一个吻。

  “一想到我那死去的约翰我的心如同被五千把剑穿透一般,我实在是没有任何胃口。”

  “约翰是那么多善良,他深受大家的爱戴,那么好的一个人儿为什么就这样离去。”

  “母亲,约翰离去我们都很伤心,可您现在这样我相信是天堂上的约翰不愿意看到的。”

  格温拥抱着雅米拉希望这样能给到她一些安慰,现在的雅米拉太脆弱了。

  “请您一定要振作起来,因为你不仅有约翰,你还有另外四个孩子,尤其是两个年幼的妹妹,难道您想一辈子难过也不愿意去照顾她们吗?”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您身边,但现在您需要振作起来。”

  雅米拉擦了擦眼泪看着格温,是啊,自己还有四个孩子,她怎么能这样下去,作为母亲应该是她保护自己孩子们而不是让自己的孩子们来保护她。

  “谢谢你,格温,我的好女儿。”

  “我会振作起来的,因为我还要保护我的孩子们。”

  “可是母亲,谁来保护您呢?”

  雅米拉并没有回答格温,只是用手抚摸着格温那美丽的脸蛋。

  “好了,我的傻姑娘,看来现在我得吃点东西了,经过你的开导我现在确实有点饿了。”

  格温听到这句话后悬着的心也就落下了,在确认雅米拉吃过东西后便离开了。

  秋末的晚上有些冷,雅米拉披上大衣,她现在要去寻找她的丈夫哈劳伦斯,她知道在哪能找到他。

  偌大的会议厅里十分冷清,晚上只能靠蜡烛微软的光照明,而哈劳伦斯陛下独自一人坐在着里,他内心有些自责,因为约翰因为他的阴谋死去,自己精心培养的继承人就这样死了。

  雅米拉打开了大门一眼就看到独自坐在会议桌庞的哈劳伦斯。

  “陛下,我想跟你谈谈。”

  哈劳伦斯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眼前的雅米拉面色憔悴,因为自从约翰出事以来他并没有去安慰自己的王后,而是忙着催促亚尔曼带领大军去夺取两块公爵林浩的财富。

  这几天他甚至都没有回和雅米拉的房间睡觉,所以他心里有些内疚...

  “随时都可以,我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没能安慰你,你知道的...国家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像债务、战争还有.....”

  “够了!把你的借口留给别人吧!”

  雅米拉有些生气,并不是因为哈劳伦斯没有关心自己而生气,她生气的是这个时候了自己的丈夫居然选择逃避。

  “我来这里只是想恳求你把亚尔曼召回来,现在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了,我不能失去他。”

  “召回来?那谁去带领军队?难道你想让别人看笑话吗?一场保卫卡特列家族统治的战争却不是卡特列家族的人带领?让你卡特列的脸面往哪放!”

  “虽然亚尔曼从不干正事但是起码现在还算有点用,不能把他召回来。”

  雅米拉惊呆了,她不敢相信哈劳伦斯为了这些竟然可以把现在唯一的儿子扔在外边,要知道即使敌军主力已经被消灭,可现在是抢夺别人的财产,那些领主一定会殊死抵抗的。

  “难道为了你所谓的家族面子你连自己儿子的安危的可以不顾吗!”

  “为家族牺牲是每个卡特列的责任。”

  “你真的是疯了!我现在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如果再失去一个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哈劳伦斯一拍桌站了起来,随后给了雅米拉一个耳光,这是他第一次这样。

  “你这个疯女人,他是我的儿子,是卡特列家族的人,他享受着这个家族带给他的一切,那么他就有责任承担这些!”

  说完后哈劳伦斯带着怒火离开会议厅,伴随的还有巨大的摔门声,只留下雅米拉一人在大厅里哭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