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骗局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1889 2020.03.06 05:29

  刚刚经历过血战的战场上堆满了两军的尸体,因为有很多人没有马上死去也没有得到救助所以只能躺在地上无力的哀嚎。

  有些是没了手臂的,有些是半身被截但是没死的,还有几个捧着自己露出来的肠子哭着喊救命,一大群乌鸦早已在上空徘徊,看来这将是一场群鸦盛宴。

  我们的二皇子亚尔曼因为太过劳累躺在死人堆上,他的右臂被割了一个小口子。

  虽然伤口不深但是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很容易感染,要是感染的话以卡洛斯特大陆的医疗条件基本上不是截肢就是提前下机。

  亚尔曼艰难的站了起来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看着眼前悲惨的一切可心里面并没有太大的起伏。

  毕竟现在的亚尔曼已经受到战争的洗礼了,虽说看到地上的肢体和尸块还是感觉恶心,不过好歹也是基本上适应。

  现在他只想洗个澡然后和约翰喝一杯夏日葡萄美酿,不过洗澡得去其它地方才行,现在的莱恩河已经和血混在一起,有点像.....亚尔曼喝的葡萄酒?

  远处的一名誓言骑士看到亚尔曼后便骑着马来到亚尔曼身旁,下马后对亚尔曼行了个礼。

  “大人,现在有些事情需要您来处理一下。”

  “什么事情?”

  “这个...还是您亲自去看看才知道。”

  亚尔曼很好奇为什么骑士显得有些半吞半吐,感觉怪怪的,不过亚尔曼觉得还是去看看比较好。

  “好吧,在前面带路。”

  就这样亚尔曼慢慢悠悠地跟在骑士屁股后面,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个啥玩意,等差不多快到的时候亚尔曼看到誓言骑士们围在一起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过当亚尔曼走近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这些誓言骑士并没有说话而是非常沉默,骑士们发现亚尔曼的到来纷纷让开了路,这下亚尔曼看到中间躺着一个人,突然他的脑海中回想着一种可能。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光明神保佑,希望不是。”

  亚尔曼一边嘀咕着一边加快步伐往前,现在的他眼睛布满了血丝强压着泪水,慢慢地走近后他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正是他的哥哥约翰。

  此时的约翰脸上还沾着一些敌人的鲜血,脖子上的箭已经拔出只留下了一个小窟窿,身体壮得像一头公牛一样,只是现在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亚尔曼如同遭到了一阵雷击,他看着约翰的尸体然后跪了下来,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他用双手轻轻摇晃着约翰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约翰再也没有了回应,此时亚尔曼感觉天空似乎没有了颜色,本该湛蓝的天空突然显得如此的灰暗,事情本不该如此发展,可偏偏就是发生了。

  好几名誓言骑士走上前安慰亚尔曼,听说消息后的拉奇也急急忙忙地赶来,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亚尔曼一个拥抱后便带着面如死灰的他回到了营帐中。

  在安顿和处理好亚尔曼的伤口后拉奇便离开了营帐,他知道现在亚尔曼需要时间好好的冷静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亚尔曼才稍微缓了过来,他起身来到了约翰的帐篷想最后看一眼兄长最后在的地方,待了一会儿后亚尔曼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他决定振作起来。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发现约翰的桌面上有一封来自卡特列家族的信,亚尔曼有些好奇,他走到桌前把信拿了起来后打开。

  信的内容如下:

  我亲爱的儿子,现在已经是秋季的最后阶段,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相信战争已经准备打响或者已经结束了,你很清楚目前帝国因为战争原因导致国家财政困难,如果再向斯瓦迪亚的人民征太多税的话我相信明天你就会看到我的头颅挂在婵达的城门上,所以我只加重了乌克斯豪尔与格拉摩根地区的税率,这些鸟人一直喜欢反对我,所以我早就料到他们会造反,我希望在你赢得战争之后以叛国的罪名把这两个地方值钱的东西全部拿回来补充国库,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这封信正是哈劳伦斯写给约翰的,亚尔曼看完后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一下穿了上来然后把这封信撕成了碎片!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这件事导致了约翰的死亡!

  亚尔曼现在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的哥哥,从小到大一直照顾他的哥哥居然因为这件事情被自己的父亲害死了。

  他火急火燎的回到自己的营帐,连平日离和他关系好的士兵同他打招呼都不理会,他一脚踹开了自己营帐中摆放的椅子,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猛灌,直到他如烂泥般倒在地上为止。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亚尔曼躺在地上神情恍惚,醉酒后他的头有些疼痛,现在的他就像一条死狗。

  不过也正是如此才让亚尔曼想清楚了很多,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往营帐外走去,他打算今晚上就给约翰举办火葬。

  此时约翰的尸体已经摆放在用木柴搭建的台子上,周围围绕着誓言骑士还有十来个领主,当神父提出要把约翰的尸体洗干净时亚尔曼拒绝了,他想让约翰保持最后的样子。

  在神父念完祷告词之后亚尔曼把手中的火把扔进了木柴堆中,很快火焰便吞噬了约翰,亚尔曼看着燃烧的火焰然后拔出约翰的龙晶剑在自己的手心划了一道口子,他以自己的鲜血发誓,一定要为约翰讨一个公道,而在亚尔曼身后不远处,一位身披红袍的人紧盯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