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我太难啦!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082 2020.03.21 22:17

  南宫荡回到自己房间里时侍从们已经从厨房提来热水,洒进香油和一些花瓣,这样不仅可以去除他身上的异味还能增添淡淡的香气。

  他张开双臂让侍从们为自己卸下盔甲,这盔甲虽然是专门为他定做的小型盔甲,可重量不轻,脱下来后南宫荡感觉轻盈无比,果然还是这样舒服。

  示意让侍从们都退了下去,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好好享受一下,快速脱光衣服后便入浴。

  洗浴水有些滚烫,但是这样让他全身的皮肤都感受到一阵酥麻,他不由得呻吟了一声,没什么能比战后泡个澡更舒服的事情了。

  听母后说今晚上要举办庆功宴,但他不是很想参加这种活动,年龄小很多事情都不方便,比如喝酒就不能。

  可这次晚宴是为他举办的,不去不行啊,果然是麻烦。

  南宫荡叹了口气,心里倒是在意另外一件事...

  虽说这次战斗取得了胜利,可是董雷这个老贼居然跑了,不知道自己母亲安排在后的军队能不能把他抓住。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天神能保佑这件事情可以圆满解决,当他回想起战斗的惨烈时他就决定要把这个董雷当着京师百姓的面处死。

  浴净之后,他起身拿毛巾简单擦了擦,然后披上了黑色的外衣,唤来侍从帮他把头发梳理梳理。

  “雪原亲王来了吗?”

  “回陛下,还没有。”

  说曹操曹操到,侍从刚刚回答完外面就传来了雪原亲王来到的声音,南宫荡让侍从停下梳理头发的事情让雪原亲王赶快进来。

  “这下可算是有皇帝该有的感觉了。”南宫宇打量了一番南宫荡说。

  “还好啦。”南宫荡笑嘻嘻的说,不过经历过真正战争的洗礼确实让他一瞬间成长了不少,现在也颇有些皇家风范。

  “荡儿,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不愧是我们南宫家的好男儿!”看起来表面开心的南宫宇其实在得知南宫荡和将士们死守城墙时还是很担心,他害怕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所以他抛下大部分部队亲自率领铁骑赶来,这也是为什么没能彻底歼灭敌人的原因之一。

  “其实老实说,我当时很害怕。”

  “噢?那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他们为了我而死,我不能为了他们而生。”

  这就有些意外了,南宫宇还以为他会吹嘘自己一番,没想到居然说出这些。

  “可现在大明的子民们知道的是一位勇敢的小皇帝率军保护了他们。”南宫宇和颜悦色的说:“全国上下都会为你举杯庆祝,为了你。”

  “这些其实不重要。”南宫荡问:“叔父,我现在担心的是那些叛军如果没被剿灭,那么迟早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你说的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不过当下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需要我们注意。”南宫宇脸色阴沉的说,“刚刚我在路上接到消息,斯瓦迪亚和赛尔加人通过联姻组成了联盟。”

  这个消息对于大明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赛尔加现在国力还没有恢复过来,但是和斯瓦迪亚走到一起的话就得另说了。

  “这些赛尔加人真是不省心。”南宫荡的语气有些愠怒,自从他登基以来麻烦事就不断,“叔父,这件事情等晚宴过后我们再讨论,现在这个时候还不方便让大家知道。”

  南宫宇点头表示赞同,现在得让他们都放松放松才行。

  到了晚上,偌大的皇宫里充斥着音乐声和众人的欢笑声,他们讨论的话题几乎都与这次战斗有关,有些人还特意写了诗歌颂它。

  南宫荡则是有些无聊的坐在座位上,他不能喝酒,作为皇帝他也不能不顾颜面与大家打成一片。

  “唉,很无聊啊!”南宫荡喃喃道,“早知道就不来了。”

  “作为皇帝陛下怎么可能不来呢。”甜甜的声音从南宫荡背后传来,他回头一看,发现常宁公主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这谁顶得住啊,顿时南宫荡脸就红了,这么近的距离。

  “陛下,你不是没喝酒吗?怎么脸红红的,是不是生病了?”月晴故作疑问道。

  南宫荡反应过来了,自己被调戏了,清白已经没有了,以后该怎么娶皇后啊!

  “你...你干什么嘛,吓我一跳。”南宫荡支支吾吾的样子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让月晴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下完了,本想着那天用皇帝的身份去拜访一下她的,结果被搞得一点面子都没有,以后可怎么办嘛!

  月晴察觉到了他的窘迫。“我逗你呢,这不就像是你那天逗我一样嘛。”

  “那我们扯平咯。”南宫荡拿起一块糕点塞在嘴里,说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扯平什么呢?”李太后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月晴,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来陪我坐坐。”李太后握着月晴的手轻声说。

  “那陛下...”

  “不用理他,他一个小孩子理他做什么,我跟你说啊,那天赵启大人给我送来了....”就这样月晴就被李太后带走了。

  南宫荡就莫名其妙被晾在这,他内心充满了许多问号,这还是自己的亲娘吗?怎么能这么说自己?

  “几曾何时啊,有些男人,你以为把秘密留在心里就看不到了吗?你以为不告诉别人它就不会被知道?要是这样天神就不会那么累了,爱情啊。”

  南宫宇拿着一壶酒一边喝一边说着,好像故意说给某人听似的。

  听到这些南宫荡差点被呛到,他假装看不到自己叔父,可谁知道南宫宇直接拍了他的肩膀,吓得他嘴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啧啧啧,荡儿,作为皇帝不能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哦。”说着南宫宇还打了个嗝。

  南宫荡则强行露出笑容点头赞同,心想“这到底是谁害的!”

  南宫宇看了看远处正在和太后说笑的月晴,又突然眨了眨眼对他使了个眼色,好像在说“小子,我看好你,加油!”

  这下南宫荡彻彻底底服了,也许自己是犯了什么罪孽吧,不过是国家危机还是日常奇葩事件都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下定决心要请一位法师来帮自己驱邪,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

  看着这欢快的场面他瘫坐着,语气如同一个老者一般,“我实在是太难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