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镇魂曲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299 2020.03.16 23:37

  皇宫里

  “母亲,不是有专门指导我练琴的老师吗?”他有些疑惑,因为平时都是有专门的老师教自己,为何今天母亲要亲自来?

  “平时确实是有专门的老师。”李太后抚摸着摆放在眼前的琴轻声说,“可是我要教你的他们并不会。”

  “噢?那是什么呀?”南宫荡好奇的趴在桌子上,“这个曲子很难吗?”

  “不难,只要多加练习就好。”太后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轻轻地拨动琴弦,“难的是它的灵魂。”

  随着太后拨动琴弦,柔和抒情的曲调环绕在耳边,然后突然一边,这柔和的声音慢慢低沉了起来,李太后缓缓闭上了双眼从容地弹着。

  原本的柔已经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如深陷深渊的乐声,南宫荡感觉整个人的灵魂仿佛消失了一般,这低沉,这黑暗,这无尽的感觉。

  李太后缓缓睁开双眼,这红木古琴配上这曲子,一下子就把人拉回遥远的以前,“荡儿,怎么样?”她温柔的说。

  “是...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南宫荡伸手向前轻抚着古琴淡淡地说到,“只是觉得灵魂已经消失。”

  “这首曲子叫《镇魂曲》传说是两千多年前精灵族谱写的。”李太后道。

  “精灵族?”南宫荡显得有些惊讶,“它们真的存在吗?”

  李太后则是微微一笑,“以后有时间我会慢慢跟你说,但是现在我们开始学这首曲子吧。”

  然后在李太后细心的指导下南宫荡开始慢慢地开始弹奏这首曲子,不过因为他有基础,学起来并不是那么的难。

  京师某处偏僻的地方

  在一座破旧的房屋内,四人在讨论着什么。

  “张大人,这未免有些太快了?”一名体态臃肿的中年男子说道,“咱们的准备时间太少。”

  “哎,岳林将军,这件事情越快越好。”张大人神色有些担忧,“我怕再这样下去李太后就会察觉,到时候咱们就完了。”

  虽然张大人有些鄙夷这位岳林将军,真不知道他这臃肿的身材是怎么当上将军的,不过城中守备在他手上,只能暂时利用一番。

  张大人撇了一眼,见另外两人并不说话,“郑坤大人和林羽大人为何沉默,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嘛。”

  只见有些瘦弱的郑坤说:“张大人,我们二人并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希望事成之后您能兑现诺言。”

  “哈哈哈,那是自然!”张大人说,“几位大人想要的东西当然会得到,所以还请诸位尽力。”

  几人点头以表感谢,随着时间越来越晚,他们暴露的风险也就越大,所以张大人打算在两日后动手。

  他让手中掌握守备军的岳林将军控制住皇宫和外围城市街道,另外两位大人则是带着十多名好手同他杀进皇帝的寝宫,而黑岛的韩首领也会派大军前来支援。

  在商讨好之后几人便披上黑色风衣各自离去,他们得确保不被人发现才行,然而一双深邃的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们。

  行动前一晚

  岳林将军正在房内大口吃肉,再配上一大罐蜂蜜酒,真的比神还快活,一想到明天事成之后自己将会风光无限,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当他在自嗨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岳林听到后顿了一下,“大晚上的谁在外面那么吵闹,等我把他抓起来一定要惩罚他!”被搅了兴致的他很不开心。

  他拖着那臃肿的身材慢慢向门外走去,每一步身上的肉如果冻一般晃动,当他打开门后便大吼一声:“谁啊!”

  可突然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因为外面满是血迹,几十名黑衣人直勾勾的看着他,这可把他吓得一头冷汗,他想往后退可是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此时一名看起来像是领头的黑衣人走了过来,岳林赶忙求饶说到:“你...你们是什么人!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啊,我上有老下没小的,我不想死啊!”

  黑衣人看着他冷哼一声说:“想活命的话就乖乖听指示,如果不听的话...”他拿着手中的剑在岳林面前晃悠。

  “我听我听,你们说什么我都听啊!”岳林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他现在只想活命。

  “很好,岳林将军,只要你给太后办事,乖乖归顺朝廷,那么也许还能换个富贵。”黑衣人把手中的剑收了起来,俯下身子低声说,“只要明天你假意配合那些叛国贼,那么就算是完成任务。”

  岳林听完后赶紧点头表示同意,他这才明白原来李太后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看来目前能保住富贵已经很不错了。

  说完黑衣人下令手下把府邸收拾干净后便撤退了,他们还得等待明天的任务。

  第二天如之前的计划一样,以张大人为首的一伙人开始了行动,岳林已经按照黑衣人的命令假意配合他们控制了皇宫和外围街道。

  这一路上并没有多少冲突,张大人感觉顺利得有些让人担忧,不过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况且韩首领带领的大军也应该到城外了。

  他相信只要里应外合,那么这一切都可以轻松解决。

  此时的南宫荡则是在房间内拨动着琴弦,短短两天他就已经把这首《镇魂曲》学得熟练了,这空灵深邃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内。

  他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着这一切,当曲子进入高潮部分时他才明白这曲子的含义,是为了抚平死者的灵魂。

  而张大人带着人来到了门外,心想“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弹琴,呵。”然后示意两人往前去打开房门。

  可这两人刚刚走到前面突然倒了下去,只见两根箭插在他们的喉咙上,血顷刻间涌了出来,他们连叫声都没发出来就已经没了生机。

  见状的张大人显得有些慌乱,他知道自己中计了,他慌忙地下令撤退,可刚刚说完他们这十几个人便被箭矢淹没。

  三十多名御林军走了出来,他们有序地把尸体抬走,而皇宫里的侍从们则是拿着水桶和抹布清理地上的血迹。

  南宫荡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后停了下来,他好奇地走到门前,可一打开门发现地面上除了有些湿之外什么都没有,“奇怪了,难道是我听错了?”然后又把门关上继续练琴去了。

  城外的情况也和李太后猜想得差不多,几千海寇平时劫掠手无寸铁的沿海百姓还好,可在陆地上面对雪原铁骑真的是不够看,一个冲锋便让这些人成了土地的肥料。

  李太后则是在御书房里喝着热茶,“弟弟,这次多亏你了。”

  “哎!嫂子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况且荡儿从小和我最好了,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南宫宇手拿着热茶说道。

  原来李太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会发生,所以提前通知了自己的弟弟带兵前来救援,不过目前看来她高估了那些叛党的本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