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莱恩河之战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4270 2020.03.06 00:15

  正如约翰预估的一样,第二天下午乌克斯豪尔公爵和格拉摩根公爵的军队已经抵达了莱恩河附近。

  虽然一路走来有些坎坷,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影响他们的士气,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是为了正义而战,为了推翻暴君而战。

  由于刚刚抵达,两位公爵并没有急于和对方交手而是选择休整一晚上,顺便等待着伊贝林佣兵团的消息,两位公爵可不希望在伊贝林没到达的情况下展开战斗,那样将会很不利于己方军队。

  晚上-乌克斯豪尔格拉摩根联军军营内

  “乔佛里公爵,根据密探来报目前已经得知卡特列家族的军队共有七万人,就算是抛开德赫瑞姆公爵的一万人我们依旧是处于劣势,尤其是我们的军队需要渡过莱恩河后面对山坡上的敌军。”邓加尔公爵显得很担忧。

  “确实是如此,所以这才是我雇佣佣兵团的原因,他们将从对面的树林冲出来从背后攻击敌人,那么卡特列家族肯定会派一部分军队防守,也就是说没了德赫瑞姆公爵的加入我们只需要顶住正面的敌军就可以,”

  “而且我们主要进攻方向为他们的侧翼,由八千骑兵从侧翼包围他们,没了德赫瑞姆的骑兵,敌军剩下的骑兵数量也为数不多,可能一千五不到,对方的骑兵将无法阻挡我们的军队,我相信只需要一轮冲锋便可以结束战斗。”

  就在两位公爵讨论时营帐外突然骚动了起来,两位公爵一听觉得不对劲就快速冲出营帐,可他们眼前到处是火光还有骚乱的士兵。

  “快救火!”

  “速度快一点!”

  军官们大声吼叫着,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把损失降低,可士兵们此时显得十分慌乱,甚至有些人跪在地上祈求光明神的帮助。

  原来他们的军粮被约翰派的二十多个好手给点着了,这下让乔佛里灰白的胡子一颤一颤地,全身都在瑟瑟地发抖,他现在只想生吞所有敌人,可目前又无可奈何。

  他身边的格拉摩根公爵邓加尔更加的绝望了,对于这次战斗原本就没什么信心的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些该死的畜生!卑鄙的东西!”

  “邓加尔,看来我们必须得在明天结束这场战斗了,因为没有足够的粮食那么士兵有再强的信念也不会取得胜利。”

  “但愿明天早晨就可以接到佣兵团的消息,我们不能等下去。”

  夜晚的风有些凉,虽说现在是秋季,可一到晚上气温便会下降很多,约翰带着亚尔曼站在丘陵上看着前方敌军军营中闪着火光,嘴角微微上扬。

  第二天早上在乌克斯豪尔公爵收到佣兵团的消息后便率军渡过莱恩河,他将军队分为五个部分。

  三大步兵方阵各由九千步兵一千弓箭手共一万人组成,军队的左翼由两千人去拖延敌军侧翼的进攻,而他们的后方则是八千名骑兵,在敌军的后方则是由伊贝林佣兵团发起突袭。

  约翰在得知消息后早已经令士兵们严阵以待,打算在敌军到一定的距离时发起冲锋,他把六千弓箭手放在三个步兵方阵的后方,而右翼则是派五千人守护。

  而德赫瑞姆公爵的骑兵将居高临下展开冲锋,他的目的是由重装步兵在正面拖住敌人然后等拉奇返回时和德赫瑞姆公爵一起包抄敌军。

  而亚尔曼此时在步兵方阵后,他不想被任何人保护而是自己夺取属于自己的荣耀,可是看着面前庞大的敌军此时的他既害怕可身体里的血液仿佛沸腾一般。

  他骑着高大的白色战马在步兵方阵后来回奔跑,以亚尔曼的想法大概就是战前热身。

  约翰虽然看到了亚尔曼但是现在的他并没有功夫去管这个不省心的弟弟,他骑着高大的黑色战马来到军前。

  身着暗黑色铠甲的他配上他的面容不像一个指挥官,更像一个狂战士。约翰看着眼前的士兵,他拔出他那把龙晶铁打造的半手剑高高举起。

  “先生们!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非常的适合野餐,唱唱歌喝喝酒,说实话我并不想让敌人的尸体破坏这美丽的风景。”

  “可我们到这里来不是野餐的,对面那些杂碎数百年前就对我们卡特列家族宣誓效忠,可他们如今却背叛了卡特列家族,你们说!背叛誓言是不是一直可耻的行为!”

  “是!”

  “大人!让我们替您宰了这些人!”

  “很好,先生们,感谢你们今天站在这里为卡特列家族而战,卡特列不会忘记你们的!我也很荣幸与你们并肩作战!今天就让我们杀个痛快!”

  顿时士兵们狂吼起来,其中夹杂着一些侮辱对方的词语,现在唯一能让他们冷静下来的就是来一场战斗。

  双方军队的距离越来越近,约翰也回到了誓言骑士们的身边指挥战斗,就在乌克斯豪尔公爵方面的军队到达一定的距离时双方的弓箭手也开始降下箭雨。

  当箭雨快落下时双方的士兵都把盾牌举了起来,有些反应慢的则是直接被一箭射倒在地,伴随着惨叫声双方大量的士兵倒下,有些没有被一箭射死的士兵则躺在地上痛苦地叫着。

  他们身旁的战友却无动于衷,因为在这种时候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双方弓箭手相互射击的时候约翰听到了来自侧后方战斗的声音,很明显拉奇与佣兵团已经展开交锋。

  此时约翰一声令下步兵方阵开始保持着阵型往前奔跑,而亚尔曼则是骑着马紧跟在后面,在奔跑的过程中不断有人倒下,后面的人则是直接踩过尸体。

  在双方距离只有七十米的时候弓箭手停止了射击,而步兵们则在军官们的带领下冲锋。

  很快双方的步兵就撞在了一起,嘶吼声和武器盔甲的碰撞声混在了一起,一个照面就有一千多人瞬间倒下,美丽的莱恩河畔如今已经变成了人间绞肉机,尸体逐渐多了起来,堆积在地上的尸体有的完整有的残缺,士兵们只好踩在尸体上继续战斗。

  亚尔曼则是骑着战马用剑挥砍着敌人,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他眼前的敌人劈成两半。

  就在亚尔曼骑马砍杀敌人的时候,对面一名士兵用巨斧将亚尔曼的战马砍倒在地,亚尔曼则是整个人飞了出去。

  亚尔曼的头部狠狠地砸在地上,不过还好他戴着面罩铁盔并无大碍,亚尔曼艰难的爬了起来摘下头盔甩了甩头便继续向敌人冲去。

  别看亚尔曼这小子平时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可再怎么说也是斯瓦迪亚帝国的二皇子,从小开始被逼着练的剑法和格斗方式此时成为了他在战场上最大的资本。

  敌方一名士兵举剑向亚尔曼的头部砍来,而亚尔曼则是双手握住剑挡了下来然后用肘部击打敌人的头部然后将他踹翻在地。

  “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

  亚尔曼已经杀红了眼根本不理会对方,直接双手握住剑往敌人身上插了下去结果了他。

  就在刚刚击杀这名敌人后,他身后传来一声吼叫,亚尔曼下意识转过身时,敌方一名士兵双手握着战斧朝他的头部砍来。

  亚尔曼根本来不及防守,他睁大眼睛面对着迎面而来的战斧,可就在这一瞬间卡特列家族的一名士兵用盾牌将敌人撞翻然后一剑刺死了敌人,随后这个士兵继续往其他敌人冲去,留下亚尔曼一个人在原地发愣,这是他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

  惨斗发生在战场的各个角落,到处都是嘶吼声和惨叫声,双方士兵的血已经染红了大地。

  乌克斯豪尔公爵则是开始派他的八千骑兵往敌人最薄弱的左翼冲去,而另一头的约翰则是命令传令兵用旗语下令德赫瑞姆公爵凯恩率领近万名骑兵去正面阻挡敌军的八千人。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约翰彻底愤怒,德赫瑞姆公爵带着他的骑兵当着约翰的面离开了!没错!他们离开了!

  “凯恩这个闸种在搞什么!这群叛徒,背信弃义的家伙!”

  怒火围绕着约翰,他将头盔摔在地上然后骑上战马,此时的约翰就算再怎么失去理智他也明白现在必须、马上、立刻阻挡对方的骑兵,要不然将会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约翰的身边现在只有三百名誓言骑士和六百斯瓦迪亚骑士,可就算双方骑兵数量有着巨大差距也已经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了,他只能率领这九百骑士去救场。

  乌克斯豪尔方面的八千骑兵在一瞬间就将卡特列军的侧翼冲得稀碎,在骑兵强大的冲击力下这五千多人瞬间崩溃,许多人被撞死和被践踏致死。

  就在这八千骑兵快包抄卡特列侧翼时约翰带着九百骑士撞了上来,别看这只有九百人而对面是八千人,可这九百骑士却挡住了八千骑兵的道路,因为这些可是骑士啊!

  六百斯瓦迪亚骑士身穿重型板甲,就连手部和腿部都覆盖着板甲,还有他们那标志性的十字“铁桶”头盔,战马也比普通骑兵的更高些,因为这些战马不仅要承受骑士们的重量还有在身上覆盖的护甲,普通的刀剑很难击杀他们。

  每个斯瓦迪亚骑士又是从小开始练习各种格斗杀人技巧,这些就是攻击防御爆表的杀人机器,更不用说从斯瓦迪亚骑士中选出的誓言骑士了。

  在战斗中骑士们往往不是死于战场,而是太过劳累倒在地上被敌人割喉.......可虽然骑士们强悍无比,但是因为成本问题整个斯瓦迪亚帝国也只有四千斯瓦迪亚骑士,这也是导致帝国国库一贫如洗的最大原因。

  此时的约翰一边砍杀敌人一边一边咒骂着德赫瑞姆公爵这个叛徒,他要不是万不得已也不会拿这些骑士老爷干这种苦力活,他发誓战争结束后一定要把德赫瑞姆公爵的头插在尖枪上!

  约翰凭借着高大又强壮的身躯加再上龙晶铁打造的剑完全就是活生生的狂战士,靠近他的敌人纷纷被砍下马。

  而骑士老爷们在骑枪断掉之后掏出身下那根在战马旁挂着的钉头锤用力甩着,这玩意一砸下去好的留全尸,操作不当的话敌人就是四分五裂。

  看到这种情景乌克斯豪尔公爵大声咒骂这群该死的骑士,“要是我也有骑士早就取得胜利了!让弓箭手朝那些骑士射击!”

  “乔佛里,我们的人也在那啊,会误伤的!”邓加尔公爵赶紧劝阻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仔细看看,这些该死的骑士已经让我们的骑兵无法前进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放箭!”

  话音刚落数千箭矢朝约翰的方向飞去,顷刻间乌克斯豪尔方面的近百名骑兵直接倒下,而卡特列军的骑士们由于穿得太厚导致效果并不是那么的好。

  看着天上飞来的箭矢约翰瞳孔逐渐放大,手中的龙晶剑也扔在了地上,只见盔甲上满是鲜血,本来只有敌人的,现在自己的也流了下来....

  就在刚刚斩杀完一名敌军的时候一枚箭矢插在了约翰的脖子上,约翰顿时狂吐鲜血,想说话却因为血堵住了嘴巴只能看得到像泡泡一样的东西,随后约翰痛苦地从马上摔了下去...

  卡特列军的骑士们见到统帅倒下并没有因此溃逃,这时骑士的荣誉感立刻被激发出来。

  活着的骑士们愤怒地狂吼着,他们已经彻底疯狂了!他们效忠的人死在了他们的面前,现在这些骑士只想报仇!

  面对本来就战斗力强大的战争机器乌克斯豪尔方面的骑兵们本来就很艰难的战斗,如今他们要面对的是一群狂暴的骑士,他们开始害怕了,有些人已经开始退缩。

  而远处的亚尔曼并不知道现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拉奇率领的军队也已经回援战场,这场战争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接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大喊一声

  “我军败了!我军败了!快跑啊!”

  此时一些步兵已经开始溃散,剩下的人在经过几秒钟的懵逼时间中也纷纷逃跑。

  而骑兵战场上乌克斯豪尔方面的骑兵由开始的退缩到溃散就在一瞬间发生,而且他们是骑兵跑起来非常的快,比后世的什么某港记者跑得还要快。

  乌克斯豪尔公爵和格拉摩根公爵看到这种情况已经明白他们彻底失败了,看了看战场后便调头逃跑去了。

  这场战斗从早上到追杀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此次莱恩河战役由卡特列家族带领的斯瓦迪亚大军取得了胜利。

  此次战斗中乌克斯豪尔公爵和格拉摩根公爵和他们军中的两万多人被俘,近万人战死(不包括佣兵团),剩下的不是跑路就是残了,而斯瓦迪亚方面军死伤六千多人,这场战役的结束也标志着叛乱的结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