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惩罚者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395 2020.03.10 19:39

  行动之夜

  众人简单地吃过一些东西后便开始着手准备今晚上的行动,除了那二十名好手其余的人早已穿戴好盔甲,因为这二十人要翻过城墙,盔甲的声音可能会暴露他们,而且因为太重也影响他们的行动。

  “诸位,准备好干活。”亚尔曼宣布,“这二十名好汉为我们打开城门后就冲进去把里面的人都宰了。”

  随后众人就在夜色的保护下来到了城墙不远处,头盔的眼缝限制了视线,亚尔曼只能看到正前方,他手一挥二十名老兵在法提斯的带领下悄悄地靠近。

  城墙上的守卫则是慢慢悠悠地巡逻,因为目前国内并没有战事,所以他们这段时间变得很懒散。

  甚至塔楼里的士兵靠着墙睡着了,而他们万万没想到今晚上对他们动手的是自己人。

  法提斯此时已经带人到达了城墙下,而攀爬用的抓钩也已经准备好,他们选择的是一处相对松懈的地方下手,这样守卫就不会因为听到声音而过来。

  四名士兵甩了甩手上的抓钩然后扔了上去,再固定好之后这些人便一个一个悄悄地往上爬。

  法提斯登上城墙后扫了一眼四周,这个地方暂时安全,远处的守卫则是在其它地方喝酒聊天,浑然不知死亡已经靠近。

  众人全部上来后纷纷拔出剑贴在墙面上,而法提斯则是慢慢走到塔楼边,他瞧里面望了望发现只有一个正在打盹的守卫。

  在他的示意下两名老兵瞧瞧地摸了上去,只见一个搂住守卫用手捂住他的嘴,另一个则是用剑干净利落地割开守卫的喉咙,喷出来的鲜血撒了一地。

  在处理掉守卫后众人进入了塔楼,而城门的就在不远处,目前看来是没办法摸过去了,看来只能正面夺权。

  “伙计们,看来我们得正面夺下城门了。”法提斯握紧了手中的剑,“速度一定要快,要不然咱们就没法回去了。”

  随后众人便冲了出去,那些守卫到现在还没发现,直到法提斯一剑砍翻一名守卫时发出的惨叫声才发现。

  守卫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有些慌乱,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城门已经被夺下,嘈杂声瞬间遍布城墙上。

  而钟声也响了起来,向全城警告有人偷袭,可这个时候城门也被打开,亚尔曼则率领剩下的人冲了进去。

  面对这样的情况墙上的守军根本无法集结起来,加上平日的懒散更是不堪一击。

  面对久经沙场的老兵们根本无力抵抗,二十人中目前仅有三人伤亡,还是来自敌方为数不多的弓箭手。

  亚尔曼在派了五十人去支援法提斯后便自己率军往城内的城堡进发。

  一路上只遇到了一些未能组织起来的守军,这些人哪里挡得住亚尔曼前进的步伐,击溃这些人后他继续前进,直到抵达城中心广场后。

  一千名城卫军摆开了盾墙挡在了他们面前,而亚尔曼这边只有四百人。

  看着前方的盾墙亚尔曼感到有些头疼,虽然自己率领的是久经沙场的四百老兵,可是面前的一千多人要想击溃他们确实有些难度。

  可亚尔曼现在毫无办法,咬了咬牙,“冲啊!砍翻这些懦夫!”众人高声应和。

  四百人组成了阵型朝敌方的盾墙撞了上去,发出钢铁的碰撞声与惨叫声。

  虽然城卫军人数众多,可面对这些老兵们终究是招架不住,盾墙此时已经被冲散了,双方人马已经混战在一起。

  亚尔曼挥舞着手中的“守卫者”,他一剑劈开了眼前身穿镶钉皮甲的敌人,整个人的肩膀被劈成两半,溅出来的血染红了亚尔曼的头盔。

  此时城卫军的将领向他走来,他轮着斧头用尽全力劈向亚尔曼的脸。

  亚尔曼紧握手中的剑挡了下来,碰撞的冲击令他的肩膀有些麻痹。

  亚尔曼透过头盔的眼缝紧盯着眼前的敌人,汗水淌进了他的眼睛,呼吸声变得沉重了起来,大声一喝!随后便刺向敌人。

  而这名将领面对刺来的利剑则是身形一闪向后退了一步。可就在此时亚尔曼突然变换方向,一个则身砍向将领的腿。

  面对这样的情况这名将领赶紧用斧头挡住,可岂料到亚尔曼的剑却顺着斧柄滑了上来然后砍断了他一边手。

  大量的血液涌了出来,疼痛感冲击着将领的神经,他握着断掉的地方痛苦地叫着,亚尔曼则是趁机挥动手中的剑斩断了他的头颅。

  在混战中的城卫军看见将领被杀后内心纷纷动摇,面对强悍的老兵他们本来就是靠着人数压制,可现在将领的死亡对他们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快...快跑啊!”

  “快逃啊!我军败了!”

  一个人逃跑剩下的人便纷纷逃窜,战斗的意念已经被抛之脑后,他们现在只想逃出去。

  血液得腥味在空中弥漫,敌人在冲锋之下瓦解,亚尔曼则是率军继续追赶着他们。

  在经过通往城堡的石桥上那些溃逃的敌军争先恐后地涌了上去,为了逃命一些人把身边的同伴撞进水中,任他们在水中求救也不理会,随后就因为盔甲的重量沉了下去。

  过了一会后城堡的大门便被撞开,老兵们已经杀红了眼,他们野蛮地毁坏城堡里的一切,眼前的活人在他们的刀剑下全都不再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不久后德赫瑞姆公爵便被两名老兵押解到了亚尔曼面前,一脚踹倒在地,他已经被绳子绑住无法动弹。

  凯恩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全身被鲜血染红的亚尔曼,即使是经历过战争的他心中也难免变得恐惧起来。

  亚尔曼摘下头盔扔在地上,他收起剑后俯下身抓着凯恩的衣领质问到:“老东西,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回到家就没事了,你是不是忘了在战场上你背叛的行为了?”

  “我是被逼的啊!”凯恩惊恐地看着他,“他们抓了我的儿子。”

  愤怒的亚尔曼一拳打在凯恩的脸上,这一拳让凯恩满口鲜血差点晕了过去,要知道鱼鳞甲做的手套可是很坚硬的。

  “你儿子?那你有想过约翰吗!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我损们失了多少人!难道他们就没有生命了吗!”

  松开他后亚尔曼对着身边的士兵冷淡地说到:“把他家里还活着的人全部用尖枪插在城墙上。”

  “大人...这未免有些...”

  亚尔曼瞪了一眼,“快去!”

  “是!”

  这时的凯恩彻底崩溃了,他不断恳求亚尔曼放过他的家人,可是并没有用,现在的亚尔曼要把所有的怒火全部释放出来。

  第二天一早,经历过战斗的街道已经被清理干净,只剩下一地的血水散发着恶臭。

  受到惊吓的居民纷纷走了出来,当他们望向城堡时他们惊呆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只见城堡上用尖枪贯穿着十几个人,血还时不时往下滴,而凯恩则是被钉在十字架上,亚尔曼强迫他面对着自己的家人。

  此时的亚尔曼早已在洗劫城堡后离开了德赫瑞姆城,五百老兵也只剩下三百多人,法提斯也因为负伤被抬在担架上。

  从今往后,“惩罚者”这个名号将伴随着亚尔曼的一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