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绝境守护者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149 2020.03.31 22:31

  “双脚稍微张开一点,挥剑的时候要把身体重心放在剑上!”基兰对眼前正在训练的士兵喊道,“我真搞不懂我他娘为什么要来教你们这群小姑娘!”

  基兰是长城守军的总教官,他有着一头黑发和些碎胡渣,黑色的眼睛里总是透露出一种利剑的感觉,似乎可以看透任何人。

  “你!过来!”基兰对着一名看起来很高大的新兵说,“我看你真是除了像个大块头之外其余的地方和老妇人一样软弱无力!”

  “教官,请你不要侮辱我。”新兵显得很不满。

  从两个星期前他到这开始基兰就每天用语言侮辱他们,但是新兵们并没有见过基兰用剑的样子,所以大家都认为基兰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

  “侮辱你,你都这样了还需要我侮辱你吗?”基兰拿起未开刃的铁剑对新兵比了个手势说:“大姑娘,来。”

  新兵咬了咬牙握紧手中的练习铁金挥砍了上去,他现在也不想管对方是不是教官,他只想出了这段时间憋的恶气。

  但基兰轻轻一闪便躲开了攻击,新兵有些恼怒,他再次挥剑侧劈过去,而基兰则是向后一仰又躲过了攻击。

  基兰还不忘挑衅地说:“怎么?难道你真的是老妇人?”

  这下新兵是真的忍不住了,“去死吧!”他连出几招,可都被基兰轻松躲开,新兵的皮甲内挥汗如雨,块头越大消耗得也越快。

  新兵的呼吸已经有些絮乱,基兰看上去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怎么?不行了?”

  话音刚落新兵大吼一声朝前放刺去,结果基兰一个侧身将他的剑挑飞,然后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新兵的腹部。

  别看基兰各自不是太高大,但是这一拳如同铁锤般让这个新兵跪倒在地,然后基兰用练习剑架着他的脖子。

  “这要是真的战场你的脖子已经被割开或者被劈开脑袋了。”基兰缓缓将剑拿开,拍了拍新兵的脸说,“这才叫侮辱你。”

  其它新兵见状跑过来搀扶这个大块头新兵起身,这下他们算是心服口服了。

  基兰把练习剑扔给侍卫,结霜的雾气扑在脸上,感觉很舒服,他容许新兵们和自己休息一小会。

  就在他准备去拿酒袋喝几口时背后传来了鼓掌声,“真不愧是卡洛斯特最著名的剑客之一,能有幸见到真是太好了。”

  基兰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正是诺曼。

  他们一行人在要塞休息一晚上之后一大早就来到了守望者长城下的营地里。

  诺曼大步朝基兰走去,硬脆的皮靴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不愧是绝境守护者。”

  基兰鞠躬行礼,他自然能看得出来这位是帝国的储君,尽管之前没见过也听那些军官说起过他的模样。

  “少主,请问有什么吩咐?”基兰问。

  “没什么,我只是路过这里时听说卡洛斯特著名的剑客绝境守护者也在,所以便顺道过来看看。”诺曼微笑着说。

  “少主,我只是个普通的教官而已。”

  “不,你是兰开斯特家族最好的剑客!”

  看着基兰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忧郁诺曼也明白了为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那我就先走了,我还得赶往长城,希望之后能再见到你。”

  其他人跟着诺曼离开了营地往长城上走去,一路上不少人都认出了诺曼便纷纷行礼,毕竟这么多年来诺曼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军营渡过的。

  走上长城阶梯的时候诺曼可以看到一些士兵穿戴着双头雄鹰的纹章,他认得这个,这些人属于第七军团。

  这时,走在稍微后面一些的托普加快脚步走到了诺曼旁边,“少主,我听说这些剑客们都会以自己的称号为荣,可为什么基兰显得有些奇怪,我的意思是他并没有把这当成荣誉。”

  诺曼咧嘴笑着说:“确实,他和别人不一样,不过这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他经历了什么事情吗?”

  “对,整个卡洛斯特有十大剑客,基兰的实力应该可以排进前四,曾经的他对人热情且友好,和大多数人一样每当提起自己的称号就如同骄傲的雄狮一般。”

  诺曼看了眼一脸疑惑的托普又说道:“你知道的,就像故事里写的那样,高贵的剑客和美丽的恋人总是幸福甜蜜,直到有一天基兰离开家去另外一个镇子处理些事情时他的恋人遭到了山族部落的迫害。”

  “这...那后来呢?”托普追问。

  “后来基兰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疯掉了,他将他与恋人的房屋烧掉然后肚子一人拿着剑前往敌人的地盘,据说他一个人干掉了三十多人还毫发无伤。”

  “三十多人还毫发无损?!”托普惊叹道,“这是真的吗?”

  “鬼知道呢,听起来就像故事一样扯,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基兰便参军投靠我父亲,然后就成为了现在在长城守军的总教官。”

  这下托普明白了为何刚刚诺曼提到他的称号时会变得有些忧郁,真没想到基兰有这样的经历,虽然听起来确实像诺曼所说的一样,挺扯的。

  不一会儿众人便登上了守望者长城,一上来便看到神情严肃的守军们,这几天他们被城外那些杀千刀的蛮族搞得每时每刻都要警惕。

  以前他们只需要防备一些偷跑过来劫掠的小部落,现在突然冒出那么多人,这对于整个帝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不过就算敌人再怎么强大,在这些维尔吉亚人眼中这些蛮族都是下贱的物种。

  他们认为蛮族生性凶残蛮横,个个都是杀人放火的偷盗之徒。他们趁黑夜翻越守望者长城进行屠杀,他们掳掠妇女,还以磨亮的兽角啜饮鲜血。

  诺曼走到城墙边上望着远处,前方原本是一片针叶林,不过在百年前便被下令伐光,为的就是让前方暴露在长城的视野下。

  不过现在全都是大大小小望不到尽头的毛皮帐篷,从长城上还可以看到蛮族们正在生火做些什么东西。

  “我的妈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人。”老波尔感到有些震撼。

  好在目前的情况诺曼还不是不可以应付,至少他有信心可以在野人进攻时防守到援军到来,但是对于完全胜利又得另说了。

  正当众人在讨论时长城上的号角声吹响了起来,上面的士兵马上快速跑动起来到达指定地点,而诺曼等人也拔出了剑等待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