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王座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133 2020.03.12 05:45

  登基仪式的这一天中,帝国境内的大领主们已经赶到了婵达城里,尽管消息突然但作为臣子的他们依然得冒着风雪来到这。

  亚尔曼一大早便在仆人的服侍下穿戴好加冕服和长袍,此时的他头顶火焰形状的金色皇冠,手上戴着两枚镶嵌着蓝宝石的戒指,手中紧握“守护者之剑”。

  不过现在仪式并没有开始,他独自一人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象,飘落地雪花如同身处梦境一般,前段时间还是诸君的他今天便要成为这个国家的新皇帝,尽管过程并不干净。

  他往下望了望,看到领主们骑着马已经到达,随后他们在仆从的带领下去大厅等候亚尔曼的到来。

  “陛下,仪式就要开始了。”不知何时拜尔德首相已经来到了门前。

  亚尔曼则是微笑着说:“我知道了,你去让他们准备准备吧,我很快就会过去。”

  拜尔德领命后便离开门口往大殿去了,现在亚尔曼想去看看多琳怎么样了,因为今天的仪式按照惯例她并不能参加。

  一大早就起来准备的他并没有吵醒多琳,而一天无事的多琳还在睡觉,亚尔曼悄悄地走到床边弯下腰拍了一下她。

  缓缓睁开双眼的多琳伸出双手搂住亚尔曼的脖子,此时的她脸上有些红红的,让人真想狠狠咬上一口。

  “仪式要开始了吗?”她轻轻声说。

  “还没有,不过我想让你也参加。”

  “可是我只是一个平民,我听修女说这有些不合规矩...”

  可亚尔曼心中已经决定了,既然他可以做出那种肮脏的事情,那么这些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已经是皇帝,他也有权力这样做。

  亚尔曼俯下身子吻了一下多琳,“没事,我现在有权力这么做。”然后他的手慢慢伸进被窝里。

  “不要...你才刚刚穿戴好这些。”多琳轻轻推了亚尔曼一把。

  “那么待会你要帮我重新穿上这些。”

  ......

  过了一会儿亚尔曼领着身穿巴洛克风格蓝色礼服的多琳来到了大殿外,在叮嘱一番后便独自一人往前走去。

  红地毯两旁站着皇家卫队,他们全副武装,从头到脚穿戴着金丝花纹的精美盔甲,红色的披风抖在身后,剑则是用双手搭在中间,右臂上则是卡特列家族的金狮标志。

  在领主们的注视下亚尔曼英姿挺拔地走在红地毯上,而新任命的大主教红袍女巫-奥利维亚则是站在王座边上。

  亚尔曼登上台阶来到王座前,眼前的王座有些宽阔,左右副手是用黄金打造的金狮头,无数金色花纹像水一样从椅背流淌下来铺满王座。

  亚尔曼转过身看着身边的奥利维亚,但是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他便坐了下来。

  奥利维亚走到前面看着眼前的领主高声说到:“古老的卡洛斯特今天起将传颂新的故事,斯瓦迪亚将迎来光明!”她转过身向亚尔曼单膝下跪,“天佑吾皇!”

  随后大殿内的所有人面向亚尔曼单膝下跪,整个大殿回荡着“天佑吾皇”的声音。

  在仪式结束后亚尔曼还需要单独接见几大领的公爵们,而其他人则是被安排到另一个地方举办宴会。

  原本有六大公爵的斯瓦迪亚如今战死了两个,剩下的四个里面有三个是刚刚成为公爵的领主,还有一个则是代理苏诺公爵的拉奇。

  “陛下,我今天想向您请求降低乌克斯豪尔地区的税率,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们这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恳求陛下同意。”开口的是新的乌克斯豪尔公爵-伊瓦尔·布罗格

  “我同意你的请求。”亚尔曼的目光转向旁边的格拉摩根公爵说,“你们两个地方都需要恢复,接下来皇室也会拨出一部分款项资助你们用于建设,并且两年内你们只要按之前的要求上交百分之三十。”

  两位公爵听后心情很是激动,他们恨不得趴在地上亲吻亚尔曼的鞋子,他们不断夸赞亚尔曼的伟大,诸如什么你的美名从夜海到蓝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之类的。

  而德赫瑞姆公爵则是请求亚尔曼能给他一些工匠去建设城镇,这个请求亚尔曼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还额外许诺资助德赫瑞姆一笔钱。

  在三位公爵离开后大殿只剩下拉奇一个人,看着拉奇心事重重的样子亚尔曼有些好奇的问:“舅舅,怎么回事?我看你好像有些心事。”

  “陛下...这个...我希望能暂缓一部分税收上交皇室。”拉奇有些支支吾吾。

  “噢?为什么?”

  “因为苏诺有七位封臣已经有好几个月没上交了,之前的一直是由苏诺补上,可是这几次战争的开销巨大所以希望能缓一缓。”

  亚尔曼站了起来来回走动,他瞄了一眼看自己的舅舅并不像是撒谎,“那么那几位领主来了吗?”

  “来了。”拉奇回答。

  他走下台阶来到拉奇面前,“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他笑了笑说,“舅舅你快去参加宴会吧,这件事情不用你操心。”

  拉奇不明白亚尔曼想做些什么,不过他并没有多问,随后便告别了亚尔曼前往宴会。

  宴会上歌手拨弄鲁特琴高声歌唱,领主们在欢声笑语中碰撞着酒杯,整个宴会厅弥漫着啤酒和烤肉的味道,而那七位小领主则是在不同的地方酩酊交谈。

  随后几位侍从来到他们耳边嘀咕了几声后这几位领主一个个错开时间离开了宴会,他们有些好奇为什么陛下要在这个时候召见自己,他们在大厅见面后才反应过来。

  可是已经晚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手举长戟的皇家卫队已经把他们团团包围。

  “你们这是干什么!陛下呢!”看见这场面他们感到不妙,可是他们并没有带武器,“你们这些走狗有本事给老子一把武器!”

  而皇家卫队并不理会他们的叫喊和叫骂声,在卫队长的命令下他们刺穿了这几个领主。

  此时的宴会上亚尔曼高举着斟满葡萄酒的酒杯向各位领主们致敬,众人纷纷应和,他们大笑着谈论自己的故事,亚尔曼则是与家人们一起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刻,没有人发现少了谁。

  几天之后七位领主各自的城堡大门外都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袋子,里面放的正是领主的头颅和一封皇室的信,上面写着来自亚尔曼的警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