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寒冬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038 2020.03.25 07:35

  当李太后松开手时南宫荡的脸已经有些红了,他向后靠着用力喘气,之前李太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抱得越来越紧。

  看到南宫荡这样李太后有些不知所措,“荡儿,你没事吧?”

  南宫荡举手示意没事,他想掀开被子想下床时却被赵启大人阻止了。

  “陛下,您这才刚刚醒来,现在最好是好好休息一下。”赵启大人说道。

  “没事没事,赵大人你看。”南宫荡根本就不听,他跳下了床活动活动筋骨,“我一点事都没有,不用瞎操心。”

  就在南宫荡嘚瑟时李太后伸出手揪住他的耳朵大声说:“臭小子,赵启大人让你休息就好好休息,你失踪这几天整个皇宫都乱成一锅粥了!你给我安分一点!”

  南宫荡倒吸了一口气,怎么刚刚还为自己流泪的母亲现在变成这样了!真的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嘶!疼疼疼啊,母亲大人我错了!我好好修养还不行吗!”他赶紧求饶。

  见南宫荡服软后李太后才松开了手,“你这小子不用点手段你就不老实。”接着李太后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我现在还得处理很多事情,等过段时间再问你到底去了哪里,接下来让月晴照顾你吧。”

  谢天谢地自己的母亲终于走了,当然了,剩下的人除了月晴之外也都离开了房间。

  南宫荡叹了口气往后一仰躺在床上,他现在得仔细捋一捋和阿亚在一起时的经历。

  他不明白阿亚为什么会把自己带走?为什么给自己看那些?还有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黑夜与寒冬交汇之时...死神...”

  正当他一个人碎碎念时,月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她将一旁的被子给南宫荡盖上。

  只是这一举动让两人的距离变得很近,南宫荡甚至可以感受到月晴呼出来的气息。

  这可怎么办啊?南宫荡的脸已经红透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月晴那双淡绿色的双瞳。

  “咦?陛下你脸怎么红了。”月晴伸出手摸着南宫荡的额头,然后又摸了自己的,“是不是生病了?”

  南宫荡知道自己这样要是传出去那丢脸可就丢大发了,他抓起被子猛地把自己的头盖上。

  “没有生病!你别乱说啊!”

  “那为什么陛下脸又红又烫的?”

  “我...我那是觉得太热了!就是因为太热才会这样!”

  听到南宫荡的狡辩月晴忍不住“噗呲”地笑了一声,“可是陛下,这几天外头已经开始下雪了呀。”

  “下雪?”南宫荡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你是说已经下雪了?可我才不在几天呀!”

  “这个雪是在陛下昏迷的时候下的,目前还是小雪。”

  这不符合道理啊,正常情况下第一场雪也不会来得那么早才是,“莫非和阿亚所说的话有关?”南宫荡喃喃道。

  “阿亚?那是谁呀?”月晴好奇的问。

  “呃...没什么,就是一个认识的人吧。”南宫荡自己都不确定阿亚现在还算不算得上是人。

  “这样啊,不过今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更早,也更冷一些,侍从们已经把火炭盆放在房间里了。”

  南宫荡转头看向地面发现确实是有一个火炭盆,难怪刚刚自己穿得那么单薄下床没感觉到冷。

  然后月晴便起身往桌边的箱子走去,只见她从里面拿出两件新做的厚长袍放到南宫荡床上。

  那是两件漂亮的黑色长袍,上面修着红色的飞龙图案和一些花纹,南宫荡用手摸了摸,这月晴的技艺果真很厉害。

  月晴告知这是用按照他的吩咐做的两件衣服,是在他失踪和昏迷的这段时间做好的。

  看着月晴高兴的样子南宫荡心头也感到暖暖的,可过了一会儿又心中又有些复杂,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上自己这个十二岁的小鬼。

  “呵,应该不会吧。”南宫荡在心里自嘲了一番,“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也不会看上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孩子。”

  不过他现在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听着月晴那甜美的声音,给他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事和做衣服的过程。

  而房间外的皇宫已经被小雪遮上了一层白色的外衣,左和右站在门外默默地守护着南宫荡,尽管身上沾满了飘过来的雪花他们也一动不动,失踪事件对他们的打击可不小。

  李太后和赵启大人还是在御书房继续讨论着国事,冬天来临要面对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皇宫的地牢中关押着一位老头,虽然头发杂乱不堪可还能勉强辨别得出这正是董雷。

  寒风从地牢口吹进让他冷得发抖,可并没有人上前去管他的死活,看守他的御林军反而巴不得他被冻死在地牢中!

  在外巡逻的御林军们也披上了厚风衣,侍从也开始在皇宫各处道路都摆放上火架子,这样至少能让这些御林军们休息时暖暖手。

  大家都在抱怨天气突然之间就变得那么寒冷,可没人去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某个山洞里

  阿亚从信鸽脚上取出了一张密信,上面告诉了阿亚目前斯瓦迪亚的情况,从信里的内容可以得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这封信正是奥利维亚送来的,阿亚看完后便把信扔进了火盆里。

  接着她又写了些信之后把她饲养的四只信鸽全部放飞了出去,她要告知另外几人目前的情况。

  阿亚站在洞口外看着远处的景色,飘落的雪花散落在她的金发上,她缓缓闭上感受着这一切。

  她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会怎样发展,只是嘴里不停地念着一些古老的祷告词,也许是希望她所信仰的神明能站在她这一边。

  至于大明则是已经迎来了新的季节,只是这个时候没人能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没有人能预见未来,对所有人来说这不过是个稍微寒冷的冬季罢了。

  整个大明朝廷现在最关心的事情依旧在领土的纷争和各自的利益中,不仅是南宫荡,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在等待开春之时发起新的攻势。

  冬天的到来将会给他们一个缓冲期,对他们来说再好不过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波斯红

波斯红

南宫荡篇章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的是维尔吉亚王国

2020-03-25 07: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