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放飞的小秘密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113 2020.03.22 15:06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陈公公告诉了南宫荡太后让他一会过去,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为了追击叛军和敌国联姻的事情。

  “陈公公,你待会帮我把赵启大人送我的衣料给常宁公主送过去。”

  “这...陛下,看这天气应该是快要到冬天了,得留着用这些料子做些新衣物才行。”

  南宫荡擦了擦嘴,“对啊,我听说常宁公主手艺不错,让她帮我做两件衣服。”

  “遵命,我待会就让人把它送过去。”陈公公回应。

  今天按日子算应该是属于休息,大臣们也不在皇宫里,南宫荡只是让侍从们拿着日常的长袍穿上。

  简单整理好之后便出了门,只不过今天有些奇怪。

  按平常来说陪同自己的就是陈公公和其他几个侍从,可左和右也出现在门外等候。

  南宫荡估摸着应该是自己母亲派来的吧,只不过还有些不习惯。

  没想太多他便上了坐轿,随着侍从们的吆喝声便起轿往御书房去。

  一路上南宫荡一直在想着还没有解决的两个问题,感觉自己年纪轻轻就要面对这些真的是命苦啊!

  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轿子在陈公公那尖细的声音下落了下来,南宫荡刚刚出坐轿就感受到一阵寒风吹来。

  应该是在轿子里太暖和的原因,所以出来才会有这种反差。

  南宫荡没对周围的侍从说什么就直径往御书房内走去,李太后和往常一样喝着热茶在等待着他。

  刚进门南宫宇就想行礼,不过被南宫荡拦了下来,尽管是君臣,可毕竟是一家人,南宫荡觉得一家人这样规规矩矩的有些不习惯。

  “荡儿,你叔父昨天应该吧事情都告诉你了吧。”李太后说道。

  南宫荡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我都知道了,目前有什么消息吗?”

  南宫宇摇摇头表示自己昨晚上喝多了刚睡醒,现在什么也不知道。

  李太后则是吹了吹手中的茶杯说:“我听说我们的追兵已经发现了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们彻底歼灭。”她喝了口茶继续道,“只是现在这敌国联姻的事情有些麻烦。”

  自从上次战事结束以来南方的赛尔加一直都在准备复仇,目前他们暂时没有实力发动新一轮攻势。

  可自从听闻赛尔加与斯瓦迪亚联姻的消息后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现在的情况,他们相信对手很可能会因为联姻而组建联军。

  这样一来对大明十分不利,因为国内目前还不是特别稳定,新的军队还没有训练完成,只靠原来的军队是无法抵御的。

  “为何不与北方的那些人结盟呢?他们不是一直与斯瓦迪亚交战吗?”南宫荡问。

  “我听说维尔吉亚人现在在想办法处理他们长城外的事情,估计没功夫参与这些事情。”南宫宇答道,“况且自古以来大明和他们的关系就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状态,既不敌对也不友好,冲突有一些,可影响不大。”

  南宫荡沉默了,这样一来就相当于大明一家面对两家,就算大明军事实力再怎么强也抵挡不住啊。

  “这件事情还可以想办法,毕竟他们才刚刚决定下来。”再怎么说大明及时得知了这个消息,李太后还是比较乐观,“他们自己的内政问题还没彻底解决呢。”

  “也是,不过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南宫宇还是把不住,“目前看来我们只能赶紧扩军才行。”

  “我觉得我们应该主动出击,被动防守对我们不利。”

  “只要我们加快扩军的速度和训练的速度,而且冬天要来了,我相信他们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进军。”

  南宫荡这个提议倒是让两人有些惊讶,这小毛孩子的思路能这样想也是不简单了。

  不过确实是这样,如果大明只防守的话基本上会输掉,只能趁敌人没集结起来反击才赢的可能性,而且这个可能性很大。

  李太后和南宫宇对视了一眼都表示赞同这个想法,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军事冲突那么这将是近两百年以来大明所面对最大的一次冲突。

  南宫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我就先回雪原郡了,我得赶紧处理这段时间留下来的事情和接下来的征兵问题。”

  在简单说了些话后南宫宇便离开了御书房,这些事情越快处理越好。

  “母亲,赵大人呢?”

  “他去处理重建京师城墙的事情了,估计得忙一整天。”

  “那到时候让赵大人召集相关的官员,这样才能快点动起来。”

  李太后微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她现在对另外一件事倒是很上心,“先不说这个,我想问问你小子是不是对月晴有意思?”语气带着调侃。

  这突然一问让南宫荡脸有些红,“什...什么有意思,没有的事情!”对于说谎他表现得很不擅长,“我只是觉得姐姐温柔而已!”

  “其实呢,荡儿你想的也不是不可以,况且我也头疼得给你找谁做皇后。”李太后戏谑的说,“反正月晴本来就不是咱南宫家的人,你要娶她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也大不了你几岁。”

  万万没想到啊,南宫荡万万没想到自己母亲能开得那么开,自己才十二啊。

  虽然这些对皇帝来说考虑得早很正常,可这未免也太早了吧!

  随即南宫荡突然反应过来,“话说回来,母亲你怎么说起这个。”他问道:“我怎么感觉怪怪的?”

  “你小子真是笨。”李太后清了清嗓子说,“月晴又漂亮又温柔,这样的好女孩我怎么舍得嫁给别人,况且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要把她接到我身边?”

  “难道不是因为他们家的事情吗?”

  “果然是笨,真随了你爹了,遇到这种事情就一根筋,很大一部分原因还不是为了你!”

  这下南宫荡可是明白了,他冷笑一声,原来自己一开始早就被母亲大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了。

  不过这样一来就好多了,只要等到自己年满十六就可以和月晴姐姐结婚了,仔细一想南宫荡心中还有些小激动。

  “你看看你,稍微说点就这样了,没出息。”李太后嫌弃地说。

  南宫荡则是做了个鬼脸便飘逸地出了御书房,既然心中的小秘密被戳破了那就彻底不管了。

  现在得去看看自己未来的媳妇姐姐在干嘛,整个人现在看起来宛如花痴和白痴的结合体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