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纳灵存蓄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异物与忠告

纳灵存蓄录 马永三 4266 2018.12.07 09:31

  “小龙,你怎么了?”康虞雅十分不解,只得连忙搀扶起季见龙。

  明见季见龙这么不小心,说着就要俯身帮他去捡。“怎么了?”

  从寒意与头晕目眩之中缓过来的季见龙连忙喊道:“不要!”

  季见龙自这黑色令牌沉沉落入手中之后就有一阵冷如寒冰的寒意传入脑海之中,让他头痛难忍,手也似乎有冻掉僵硬之危,只得以灵力驱除体内的寒意,久久之后才慢慢地有些舒缓。

  “啊!”季见龙话刚一出口,明月就已经捡起。明月也是一声惊叫,连忙把令牌丢向溶洞的角落。

  “你们怎么了?”康虞雅见他们二人如此,已经无法顾及。

  二人虽紧闭双目,好在并无大碍,都在忍着头晕目眩之感运用灵力来抵御清除体内的寒意,也就没有过多的精力来回答康虞雅。

  康虞雅见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那令牌处,再次捡起令牌仔细打量,并没有发觉有什么特别之处,对二人所为甚是不解。

  季见龙回转之后看得是目瞪口呆。“小雅,你手有没有被冻僵之感?”

  “没有啊,只是这牌子挺沉的,不知是什么材质所做,到底是用来做什么?”康虞雅说着不停地翻转令牌在打量。

  明月见状,又用一根手指轻触令牌,触碰瞬间立马抽了回来,惊讶地看着康虞雅。“这就奇怪了,为什么我们都有这冰冻之感,小雅却安然无事。”

  季见龙也很是不解,并不敢再触碰。再看这块令牌,并没有什么异样,只见它浑身乌黑发亮,并不知道是何物。

  康虞雅拨去令牌身上残留的些许污泥,再把令牌用洞外的雨帘冲刷干净。

  此时令牌在她手中如刚铸造一般新,在火光的照耀之下,铮铮亮光显得是熠熠生辉。上面布满奇怪的雪花花纹清晰可见,看着并不像是久经岁月的物件。

  凝视后似乎有种吞噬一切的力量,季见龙连忙转过头不敢再看。

  康虞雅见这这令牌有些古怪,令季见龙有些不舒服,心中也觉得怪异。

  “也不知道这令牌到底是何用,它对我来说也没用,不如还是让它陪着它的主人吧。”康虞雅说完就向那骸骨走去。

  季见龙一把拉住康虞雅,想要阻止,只觉手中似乎是有寒意传导而来,连忙松手。

  “小雅,既然这令牌于你有缘,你不防先留着,说不定以后还有什么别的用处。再者我看这令牌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你亦可当做防身之用。”

  “小龙你没事吧?我刚刚只是顺着这灵牌去探寻,才会如此。”康虞雅说着收起灵牌,缓慢地去触碰季见龙,季见龙虽有担忧但是却没有收回手臂。

  好在康虞雅的手依旧是温暖,季见龙便也释然。

  “你们看!”康虞雅还在犹豫之时,背过头的明月看着石壁惊叫道。

  二人连忙转身,只见明月所指的石壁上刻画着一列列遒劲的大字。

  季见龙连忙把火烛伸向石壁,只见溶洞的墙壁之上写着:“我月阳明因治国不善,遭逮人毒害,今命丧于此,望后世之人警醒。民乃国之根本,国乃民之依靠。国失根本,民无以为生,民失依靠,君无以为生。此乃是时也,命也,望后世有缘之人,能善用这黑金巫令,为民谋福,造福苍生。黑金巫令乃非乾定之物,因此需有缘之人方可驾驭,否则必被黑金巫令点化成冰而亡。它亦可使有缘之人获得阴柔灵力,有益而无害,黑金巫令是可……”

  季见龙念着上面所写,突然停住,因写字的石壁乃是康虞雅靠倒的那块墙壁,已然化为粉末,因此后面所写的什么,也只有月阳明自己知晓了。

  “这最后还有一句是‘还望有缘之人,点化我月氏一族之后人,恩怨仇杀皆是祸,人间自有正道存’。”明月用手指着另外一边的石壁之上说着便念了出来。

  季见龙转头对骸骨叹息道:“哎!想不到我们也是有缘,你就是两百年前的古月国的国王。我们隐雾门开山祖师竟然是你的臣子,不知你为何会身死此处啊。”

  “这,我们现在怎么办?”康虞雅拿着黑金巫令不知该如何应对。

  “好了,你啊,就是这位国王所说的有缘人,你就安心留着这根黑金巫令吧。”季见龙见月阳明所写,这黑金巫令似乎还是一个好东西。

  “对我来说,我并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个黑金巫令啊,我留之没有多大的用处。”

  “放心吧,以后会慢慢知道的。既然有缘,那就是缘分,缘分的事情也就不要推辞了,就像你我相遇一样,这都是我们选择不了的事情。刚刚探寻黑金巫令以后令人触碰就有寒意,以此方法也是可以防身的,只要你安全,我也就安心。”季见龙拉着康虞雅的手深情说道。

  康虞雅见季见龙所言有理,也就没有什么顾虑,安然收下这奇怪的令牌。

  “小龙,既然是有缘,那我们见到了也不能不管。我们也就不要去追寻种种过往,把月阳明国王的骸骨埋葬于这溶洞之中吧。”明月打断甜蜜中的二人。

  “也好!”

  季见龙说着便动手,片刻就在溶洞之内用鲛鲨利刃深挖一坑,收拾好月阳明的遗骸。跪拜这位曾经的国王,摧毁这石壁上的刻字,让这位没落的国王长眠于此。

  月阳明不论是一生追求权力,还是谋福于万民,最后身死深山无人知,落得个如此光景,让人感触良多。

  明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溶洞之外,看见大雨不知何时已然停歇,连忙催促众人上路。“雨已经停歇,我们还是赶路吧。”

  季见龙也十分赞同,连忙点头同意,“好!溶洞避雨是个好去处,但是如此藏有遗骸的溶洞让人无法入眠,还不如继续赶路,说不定过了南岭,就会有一处客店在等我们。”

  走入雨后的夜晚,虫叫鸟鸣不绝,原本寂静的夜晚显得充满活力。

  此时天上弯月与繁星不时地透过云层闪耀着光芒,树枝树叶之上的雨滴随意滴落在三人头顶之上,微微泛起的困倦之意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雨水滴落的刺激之中消失殆尽。

  找回山道继续前行,大雨过后,原本平坦毫无阻碍的山路被雨水冲刷而来碎石与杂物拥堵,行走起来甚是不便。

  上山的山道之上,形成一条条小溪流,鞋履都尽数湿透。三人在这微有寒意的夜索性光脚前行,不顾路途之上的艰难,也不顾身上的衣衫被树木花草的浸湿,继续行走在这漫无目的的山道之中,奔着一个未知的停留和终点。

  任由雨露侵袭,林中慢行,时光也是飞快,已经距离最后一道山岭黄洋岭越来越近近。

  向前而行,一处山隘阻挡在眼前,没有了森森树木,有的只有怪石嶙峋山石林立。

  季见龙不自觉地警惕起来。夜色朦胧,前方的一切都不可知,怪石树木黑影都让人心中不安。

  慢慢走进隘口,一地碑立在路旁,碑石约一人之高,高出身旁的矮草不少,上书“高池隘”三个大字。

  “这些马是哪里来的?”

  明月看着十来匹马没有约束,自行地在石碑四周吃草转悠,看着人来也并没有受到惊吓。

  “或许是赶路之人所留的吧。”季见龙说着心中也是担忧不已,夜里的那些黑衣人也已经来到此地,爷不得不小心行事。

  并不知其他路径和方法,也就避无可避,眼前的南岭山道之中就这么一条有人气的山路,万万不能贸然行走他路。

  “你看,前面隘口那么小,马不得过,他们才把马丢弃在这里的。”康虞雅看着前面隘口,只见隘口狭小,只容许两人并行而过。

  “算了,不管了,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十来匹马价格不菲,一般的行路商人可不会如此丢弃,怕是有人故意放在这边,我们还是快些赶路吧。”明月看着四周,不停地搜寻。

  出得山隘,眼前是一处高山湖泊,唤做高池,隘口因湖得名高池隘。高池之内汇聚着一旁山中的流水,下雨之时才能看得明显。此地泥土浑黄,此时池中一池黄水,因此高池又被唤作黄洋,岭也就被称之为黄洋岭。

  高池之水已经满到溢出,顺着山道潺潺留下,山路也变的甚是湿滑。沿着湿滑的流水山道,一路无阻,三人就这么轻而易举就翻越了最后一道山岭黄洋岭。

  向下望去,远处的千岩门映入眼帘。陡峭的峡谷之中巨大的岩石堵住峡谷与山道,岩石仅三五寸厚,中间被人为凿出一道石门,岩石依旧高立守护着石门。

  “穿过千岩门,下山之后应该就是大漫关了。也不知这一路会出现何种状况,大家都小心为上,不要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明月心中有些担忧地看着峡谷中的千岩门和远处山腰下的关隘。

  一路并没有遇到什么怪异之事,明月心中甚是不安,只得小心防备着一切。

  下山之路行将起来尤为困难,此时高池溢出的流水,加上因少见日光长在山道上的青苔,三人时不时就在山道之上滑到。如此行了几步也就不再那么急切,放慢了脚步稳妥前行。

  山路之险,让人提心吊胆,只得小心翼翼背身紧贴石壁,拉扯着山道旁的树木与没有锈蚀完的铁链缓慢而下,半个时辰才下到石壁之下。

  从千岩门下石缝中渗下的水流,沿着石壁的台阶一路向下,在面前开阔之地的两旁各自形成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溪。

  来到平坦之处,没有了之前的艰难与险阻,也就没有继续紧绷心神,乏累之感也渐渐明显。

  踏步在平坦的道路之上,虽然感觉分外急切与轻松,但是也挪不动步伐。

  季见龙看着四周,心有所想,“下山的山岭之内居然能有这等开阔之地,看来大漫关之前也定然是一处紧要之处,只是不知因何而没落,但是仍旧不能掩盖关隘的岁月沧桑。”

  看着身旁疲惫的二人,明月也觉得乏累,不再追求赶路的速度。“休息下吧,台阶走的腿都酸了。”

  “好,我们再往前走走,大漫关就在前头,说不定那里有不少可供休息的地方。”季见龙看着前方的关隘在树林之中隐现,便想着坚持。

  “好,去前头看看有没有落脚的地方。”

  三人继续前行,两旁山高挺拔,中间夹杂着一条深谷。行了几十步,发现深谷被一块巨大的岩石阻隔。

  远远望去,可见岩石之上似有关隘,快步走近,才看清岩石同布满青苔的关隘混为一体。关隘之上一座城楼一般的建筑有三丈之高横在峡谷之中,透过青苔的轮廓,可见城楼有不少残缺,似乎可见当年战争的惨烈。

  城楼上大漫关三个字已只有一个大字可见,其余都已经剥落。城楼下是一扇可供三人直行之门,早已经没有了门的阻拦。

  走到城楼之下,可见城楼深达三丈,城楼下上城楼的木梯只有最下一级,上面被人为破坏,楼梯原本之处是空空如也,也不知城楼之上的状况如何,大漫关此时只是一个无人的没落关隘,让人无法理解之前古月和海天城的联系。

  “小龙?”明月指着城楼之内的一处石块之上似有血迹之状,用手一摸,血迹可被抹去。

  季见龙也是心头一紧,看样子这破旧的城楼还经历过一场打斗,只是从外表已经看不出一切,似乎是被人收拾妥当。

  再次仔细查探四周以后,季见龙没有说什么,而是示意三人继续前行,但是却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城楼之内乱石堆砌,没有丝毫的落脚之处,有的只有没过脚背的溪水在流淌。水流经过城楼之后在大漫关前右侧汇成一条小河,前方的山道平缓,看模样已经是走出深山。

  走过大漫关的城楼,关隘前方数丈之外,摆放着一方石桌,四把石椅,显然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方圆数十丈的平坦岩石之上,除了几处不平整的坑洼之内长出一些杂草小树,此间再无他物。

  “我们还是速速赶路吧,趁天明之前走出南岭,到时候找一家客栈好好睡一觉。”季见龙看着明月,似乎是在询问,毕竟若是遇见那十来个歹人,也不一定能应付。一路前来并没有遇见他们,可见他们仍旧是藏身在山道之中,让人不得不防。

  “好!”见到季见龙表情有些凝重,康虞雅和明月二人同时回应道。

  加快步伐的三人朝着下山的山道走去,刚去不过四五十步,一阵吵杂之声响起,两旁的树林边涌现出两群人,一前一后把三人围在山道之中。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