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从聊斋之后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灭道

从聊斋之后归来 问就是没有 2006 2019.11.16 01:16

  册子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所有人都会死,所有人又都不愿意死。

  当天下所有人都只是凡人,寿长着也不过百来年,所有人也都会奔着百岁去活。而当有人尝到了延寿的滋味,这部分人便自然而然地想要更多。

  在对长生的探索进行得越来越深入的时候,他们便不得不面对一件让他们痛苦万分的事实——人是有极限的。

  他们仿佛听到了世界对他们的嘲讽:你可以御空而行,也可以翻江倒海,踏破山岳,甚至令鬼驱神,但你必将腐朽,不得超脱。

  长生者,无知其所起,不知其所终。可能长生的选择只有两种,成为神灵或是成为怪异。当天下容不下更多的神的时候,可供选择的只有成为怪异一途。

  世上从来都有信命的人和不信命的人。

  信命的人从对长生的探索中挣脱出来,他们开山立道,教授弟子,广发民智。从抗争到接受人的限制,这种人是修炼者的大部分。

  不信命的人在长生研究的绝境中,选择将目光投入了深渊。与其就此寂灭,不如……】

  册子后边还提到了种种他们以各种手段,不惜代价进行的对怪异的研究。怪异的成因,怪异如何保有神志等等。过程之繁复,手段之残忍,令陈汉典不寒而栗。不敢细看,快速跳了过去。

  一直翻到册子的最后几页,陈汉典看到的内容完全打破了他的认知:

  【暮景残光,惜研究未成,唯与众道友以身试之,附有研究成果、道友身份及加诸手段为卷轴一宗,惜哉!四代崂山道主留】

  陈汉典又紧接着翻看了卷轴,才终于明白,大殿两侧的棺材装的是什么。之前由于身处崂山道辇车内,陈汉典便自然而然的认为棺材里躺的是崂山道的先人。但根据册子里的内容,棺材摆放的应该是与第三代崂山道主一起进行怪异研究的研究者。

  至于分设两边,大概是一部分直接失败了,另一部分发生了未知的变化,才需要封印起来……

  “陈师弟!陈汉典你在哪儿?”

  没等陈汉典继续研究,远处传来了林辰的大嗓门,声音听起来颇为急切。

  为了不让林辰着急,一方面考虑这个地方的事情不宜传出去,陈汉典迅速把东西重新摆好,就快步迎了出去。出去的时候不忘把门带好。

  挥手远远招呼了一下,林辰看到了直接驾风落在了陈汉典面前,差点把陈汉典带倒。

  “我不是交代你待在原地吗?你怎么一个人走到了这里?这是什么地方,居然还藏着一座道宫?”林辰本来很是着急,到了却被道宫吸引了注意,不由得很是纳罕。

  “没什么。对了师兄,之前那声巨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陈汉典不好回答,看林辰已经把刚才的急切忘掉了,直接反问试图迁回了林辰的注意力。

  “没时间解释了,我先带你回去,详细的之后会告诉你!”林辰的注意力成功地被拉了回来,抓起陈汉典的袖子纵身一跃,就驾着来时的风往回赶,全然顾不得陈汉典的感受。

  林辰自顾自地一个劲加快速度,陈汉典在后边被风灌了一嘴,难受得紧却说不了话,连半点时间概念也无。

  等回过神来,两人早已经落地了,陈汉典弯着腰缓和了半天,刚要埋怨,抬眼却不由顿住了,也知道了之前巨响的源头——崂山道道宫主殿塌了。

  “这是?”陈汉典不禁疑惑地望向林辰,若是自然塌陷,此处的道宫与外界一般无二,且有历任道主的各种加持,实在是不应该;若是人为,身处崂山道辇车内部,就更不应该了。

  林辰在一边解释:“这件事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咱们崂山道辇车里的崂山并不完全是仿制的,在一些特殊的地方,里外两座崂山紧密相连,可以说是真正一体两面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陈汉典听懂了林辰话里的意思,却有些难以置信。

  “对,大概是是真正的崂山道道宫主殿倒了!”

  两人双双陷入了沉默,虽然之前考虑到了崂山道极有可能正在面临危机,但当危机造成的影响实实在在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依然有些难以接受。

  只能是默默站了一会,上前去帮忙清理废墟。不知是道宫残骸上历代道主留下的禁制依然在起作用,还是众人只是单纯的不想使用道术,所有人都只是默默用双手清理着,陈汉典也能一起出一份力。

  等把废墟清理完,两人再没有了漫山游览的性质,只能怏怏结伴走回后山的小道观,把之前留下的纸条捏吧捏吧丢到了煎药用的炉子里。

  “林师兄,你说道主他们怎么样了?”

  “放心吧,道主和一众长老修为深厚,手下还有修为深厚的师兄们,还要再加上崂山道在崂山的千载经营,一定可以逢凶化吉!辇车不毁,崂山不败!”

  话是这么说,但之前的景象给了他太大的打击,让林辰的语气有些沉闷。

  轰……

  一阵更沉闷的声音响起,越来越大,渐渐地里崂山跟着颤抖起来。

  “师弟”,林辰的声音也在颤抖,陈汉典疑惑地看向他,才发现他一手颤抖着指着天,脸上半点血色也无,“天,天裂了……”

  说到最后林辰的声音带上了哭腔,陈汉典抬头望向林辰指的方向,只见天裂开了一道狭长的漆黑创口,一只布满血丝的巨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里崂山——“抓到你们了!”

  伴随着巨大的吼叫声,越来越多的黑影顺着天上的裂口冲了下来,伴随着残忍的嬉笑声,眼睛不错的陈汉典能看到一个个黑影俱都是各种记载里怪异妖邪的样子。

  眼前的景象固然骇人,但熟悉林辰的陈汉典知道,林辰话音中的哭腔不是被它吓到了,而是这份景象背后的含义。

  “道主他们输了。”陈汉典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仿佛一把冰刀插入胸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