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从聊斋之后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天倾

从聊斋之后归来 问就是没有 2181 2019.11.13 23:51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下令暂时将年轻一辈弟子安置在西域的崂山道分支,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你一起,你先收拾一下。等什么时候风口过了,我再派人去将你们接回来。”

  “我不是瞒你,事态紧急,你在路上向你师兄询问即可,他们自会告诉你。另外……”

  崂山道主见陈汉典张口还要多问,挥手制止,递出了一方青黑透亮的玉符,”此物是我前些日子偶然所得,像是《奇物志》记录里的养心石,你好生佩戴着,对你的魂体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

  玉符通体青黑,仔细看玉符内仿佛有薄纱似的絮状物在缓缓旋动,陈汉典急忙将书合整放下,双手接过玉符。

  “嘶!”陈汉典碰到玉符手不禁缩了一下,原来玉符全然不同寻常玉石的温润,反而透着一股阴寒,不过稍稍触碰陈汉典就感觉双手仿佛都要冻上了,再一下才感觉双手触及玉符的部分依旧是温暖的,玉符的寒气似是直接作用在魂魄上,激得陈汉典精神了起来。

  “这就是养心石?!”陈汉典不由双手将玉符紧紧攥住,凑到眼前细细端详。

  陈汉典之前说的豁达,其实有苦自知,自从遇到妖邪,被伤了魂魄,精气神犹如开了口子的水缸,怎么都装不满,残余的只够日常生活,算来已经有十年未曾如此精神了。

  之前一直有崂山道的弟子照顾着,独自煎药也是这一两年才将将能做到的。只是崂山道主来访才强打一口气硬撑着。

  听不到崂山道主的回答,陈汉典抬眼望向四顾,才发现不知何时崂山道主已经不见了,原先快要煎好的药也已经被盛在了碗里,现在都已经变得温了。

  《奇物志》是玄门之间广为流传的一本书,据称记载了天下的奇异之物,这些奇物既有天生也有人造,还有一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怪异物件,如吸人寿命的斩首刀,照见古今的三生石等。

  这些奇物不一定珍贵,因为有些奇物妨主,遇之不详,但大多及其稀有,很多称得上举世无双,更有一些从未有人见过,被认为是著书之人臆想而作。

  养心石便是其中之一,“似石非石,似玉非玉,内蕴魂体,外养精神,有他用”便是书上的记载,但是“有他用”三字穷极养心石数代主人也没有头绪,加之效用对修道之人极为鸡肋,传承到如今已经成了单纯的收藏品。

  陈汉典端起药碗,一边慢慢喝着一边回忆《奇物志》对养心石的记载,想的差不多了才一口将剩下的药喝干,略做清洗开始收拾东西。

  “汉典师弟,咱们搬家了!我来帮你收拾东西来了!”一个大嗓门由远及近,陈汉典听出来是负责照顾自己的林师兄,一边继续收拾,一边头也不回的喊到:“我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师兄帮忙把院子里的药材收一收就好了。”

  陈汉典一个人生活不便,崂山道主便安排了一些人轮值照看陈汉典,负责照看的人中林辰与陈汉典最为熟悉,后来便商量着由他一个人照顾了。多年过去,两人熟悉得很,称得上相交莫逆。

  林辰也不废话,进门麻利地开始收拾。为了不刺激陈汉典,习惯性地没用道法,而是靠双手一点点收拾,等陈汉典收拾地差不多了林辰已经先一步收拾完。

  “咱们终于也能坐一回门里的辇车!”崂山道已经陷入了紧急状态,虽然还不知道具体事宜,但将年轻弟子集体迁往西域必不可能是小事。

  陈汉典看出林辰是在故意鼓动气氛安慰自己,也不戳破,加上崂山道辇车名声在外,名列《奇物志》,更是少有的完全由人力制造的奇物,自己也是第一次乘坐,也是显得有些兴奋,两人便兴奋地交流了起来。

  《奇物志》记载:崂山道辇车,青铜铸造,外观之,长宽不过五丈许,车身一面开口,其他三面依次绘有五岳三山,日月星辰,湖海江河。

  号称“在天凭天象,在地驾地龙”既可以凭空驭气而行,也可以如修炼者一般施展遁术,穿山过海而不损其分毫,且来去无声。内蕴乾坤,一车可装下一座山。平日做辇,战时为兵,整车砸下势不可当,被称为崂山至宝。

  不一会,远处一道车影自天边来,穿过崂山道的整个道宫,遇到房屋也未做避让,结果穿墙而过之后墙分毫未损,恰是这座辇车附加的崂山道穿墙术被运用地出神入化的表现。

  崂山道的弟子自己带着行李遇到辇车也不避让,反而站在辇车的路径上,等辇车走到近前霎时不见,其实已经被收入到了辇车里。

  盏茶的功夫,辇车走到陈汉典两人所在的老道观,也是直接向两人碾压过去。五丈许的青铜辇车,虽然确实是行走无声,但看着这青铜大物直挺挺碾过来也是骇人。

  林辰吓得双腿有些酸软,闭上了双眼大声给陈汉典鼓劲。陈汉典自佩戴了养心石,多了精神头,看什么都觉得新奇有趣,此时倒是有些兴奋地瞪大了双眼,紧盯着辇车,随口敷衍着林辰。

  没等陈汉典好好体味登上车辇是什么感觉,眼前一黑,环境乍一看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自己二人还是在道观门口,细一打量才发现,这是崂山道仿造崂山生生造了一座几乎一模一样的山放在辇车里。

  只是山外全被云雾遮住,什么都看不见。山上道宫树木一应俱全,只是少了鱼虫兽鸟显得有些过于寂静。整个车辇内的建筑都是后来造的,明显要比崂山上的房屋新一些,就连自己平素住的道观也有,与外界老旧的道观相比好了一大截。

  “林师兄,咱们已经进辇车里了”,四处打量了一圈,才发现林师兄依然攥着自己的袖子,闭着眼睛念念有声地嘀咕着什么,陈汉典有些好笑地提醒了一句。

  林辰闻言睁开了眼,发现陈汉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害臊地急忙把手甩开,转头看向别处,煞有介事地表示不愧是崂山道至宝,评头论足地夸了起来。

  懒得看林辰耍宝,陈汉典就掉头进了道观,准备抓紧时间把地方布置一下,崂山道西域的分支建立不久,估计也容不下这么多人,到时候应该还是要住在辇车上,不知要住多久,还是需要布置一下。

  林辰见陈汉典没有抓着不放,松了一口气也跟着收拾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