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从聊斋之后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化生

从聊斋之后归来 问就是没有 2059 2019.11.24 02:18

  囚车队维持着高速,一直到石碑前,倏忽止住,囚车周围的唢呐声同时消失,后囚车关押的小鬼也压低了惨叫,尽力把疼痛咽进肚子里。后囚车周围的妖邪们反应稍慢,也渐渐在这种环境下停住了喧闹。

  站在车队前排正中间的那只鬼把唢呐别在腰上,左手半只手伸进嘴里抓着下颚,右手抵着上颚,稍一用力便把自己的嘴掰成了难以想象的幅度,

  一只纯黑的手从中探了出来,接着是另一只。只见两只纯黑的手臂左右摸索几番,确认了下位置,等寻到鬼的上下颚,敷一用力,竟是直接将唢呐鬼撕成了两半,残骸当中跳出一个漆黑的人形。

  人形身上似乎穿着衣服,样式有些眼熟,只是此时气氛古怪,陈汉典一时也辨不出个所以然,更不敢询问马面,只能把疑惑往肚子里埋。

  人形往前走了两步,刚好站在‘十八地狱’的方碑前,两手前伸,与方碑触之即分,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黑影也不回身,直接倒着往囚车走来。

  黑影直挺挺走到囚车近前站住,半晌没有动作,陈汉典以为自己的窥视被这不知名的东西发现了,急忙闭上了眼睛,不禁心生绝望。

  等陈汉典感觉到了震动,再张开眼,才发现不知何时黑影已经不见了,而马面也已经被从囚车里押解了出来,双臂上的咒文延伸出长长的一截,被抓在剩下的唢呐鬼手里。

  马面身后传来琐碎的声响夹杂着几句尖利的鬼叫,虽然看不见,但陈汉典猜测后面囚车的小鬼也被一并押了出来。

  押解队伍越过方碑往前行,陈汉典才注意到方碑后面多了一条路,明明在囚车上的时候方碑还是孤零零立在旷野的。

  感觉此时大概已经安全了,陈汉典再憋不住内心的疑问。

  ‘刚刚那个黑影是什么?这块碑是怎么回事?’

  马面本不想搭理他,又想了想暗中叹了口气,还是回答了陈汉典。

  ‘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命里犯了灾星。刚刚的是秦广王依托权柄分化出的一缕念头,被赐予唢呐鬼带着,用以开启地狱。’

  ‘开启地狱?地狱还需要开启吗?唢呐鬼是指周围那些东西吗?’

  ‘若是平日自是不需要,但秦广王发作的当日为了以防万一,将地狱封闭后,一整个献祭掉了。那块碑本来只是地狱与阴间分界的标识,应该是被当做封闭地狱的中枢了。’

  ‘难道说……’

  陈汉典有些惊疑。

  马面猜到陈汉典还有问题,不等陈汉典问完,提前一步继续讲了起来。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当日我等被击倒在地,秦广王领着僧道先去了地狱方向。

  不久后我见整个地府亮如白昼,天降金莲,佛音滚滚,我就大概猜到地狱被强行清空,秦广王他们借着地藏王菩萨自己的宏愿迫使地藏王成佛了。’

  ‘那……’

  陈汉典愣了一愣,还是不死心地准备继续追问。

  ‘到了。’

  马面的声音骤然响起,比之前更沉了几分。

  陈汉典从马面的眼眶望出去。

  连绵的冰山,还有凌冽的风雪,马面的胳膊上也已经覆盖了一层冰凌,后面的小鬼更是早已经失去了声息。

  ‘补全你【走阴法】的契机就在这里,你确定要用吗?’

  陈汉典不知道马面的话藏着什么意思,崂山道的师兄、多年不见的双亲,还有一向和蔼的崂山道主,在崂山生活的点滴浮现在脑中。

  事到如今,且不说已经是退无可退,但凡有一丝报仇的机会,陈汉典都要死死抓住才行。

  ‘我确定。’

  痛!

  剧烈的痛!

  话刚出口,剧烈的疼痛便差点把陈汉典冲昏。像是有冰做的刀子在身体里流动,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不痛的。

  ‘这里是冰山地狱。他们把我带到,是寄望于地狱粉碎我的魂魄本质,能只剩下地府神祗的外壳,制成可以行使权柄的甲胄。’

  ‘我的权柄已经被秦广王敕令封死了,这是我的死局,而你的机会也就在此。

  你在我的神体内,虽然不能主动动用神力,但我的神体足以把你的魂体锁住。魂魄不散,只要你能保得住意识……’

  更后面的话陈汉典已经一句都听不清了。

  此时的陈汉典,仿佛被米糊裹着丢进锅里的猪肉。虽然魂体外面隔着一层马面,却不能减去冰山地狱丝毫的威严。

  陈汉典的魂魄一次次被冻成残渣,被吹成碎片,又一次次被马面的神体挤压着捏成原来的形状。

  陈汉典原本纯粹的魂魄的本质也一点点湮灭,又一点一点,混杂着冰山地狱与马面渗透进的神力产生着奇妙的变化。

  {怪异,何也?既非妖邪,也非鬼魅。悉知妖邪有寿,鬼魅易灭,而未曾见怪异之寿,亦未见其消亡也。

  怪异,何生之?怪异之形未见有同。余曾见怪异于宅邸,其状如生人;亦有怪异于山林,其形如云雾。怪异或凭其地利……}

  《志异》记录了以当时崂山道主为首的一群巨擘,对怪异从一无所知到知之甚详的过程,他们推测怪异是魂魄、怨气与环境的共同产物。

  越是阴气重,越是怨念深厚,越是危险的环境,越容易生出怪异来。而生出的怪异,不论形态还是能力也都与其生地有着密切的联系。

  ……

  不知过了多久,陈汉典恢复了神志,下意识伸个懒腰,从一块冰疙瘩里走了出来。

  一出来面前一圈冻成冰棍的唢呐鬼,把陈汉典吓了一跳,反射性一个挥手,眼前的冰棍们就都碎成了一地。

  ‘这是?我成功了!’

  陈汉典这才想起了马面,猛一个回身,一座巨大的冰山里,立着魁梧的马面。

  之前束缚马面的敕令化成的锁链,也只剩下一点点,正如同针线在修补马面的身体,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但陈汉典借着对冰的天然感应,却清楚地“看”到这不过是一层空壳。

  ‘谢谢你了,马面道兄,你的恩情我是不会忘记的。’

  心急外界的情况,陈汉典也不多祭拜,拜了几拜准备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