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从聊斋之后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监狱

从聊斋之后归来 问就是没有 2061 2019.12.05 04:17

  “嗯哼!你看我怎么样?”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猪头小卒一个跟头,顾不得狼狈,回头向后望。

  “‘队长?’不是,大人?你这是?”

  看到熟悉又陌生的‘队长’,猪头小卒有些不知所措。陈汉典照着马面的建议,收集了‘队长’散开的魂屑,铺在冰壳子外面,稍作排布就大概成了‘队长’的样子。

  “不用顾虑,照实说。”

  猪头小卒这才鼓起勇气,走到近前,还有模有样围着陈汉典转了几圈,才开口说到:“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只是个子高了些,另外‘队长’,呃就是刚刚被前辈消灭的鬼,平时见谁都是没有表情,也不与人说话,最多是哼一声。”

  陈汉典想了想,在马面盔甲里深深吸了口气,把盔甲里的寒气吸回肚子大半。陈汉典本身不过常人身高,马面身材高大,现在的样子是有许多寒气填充起来的,这下被吸回肚子大半,整个盔甲自然干瘪下来,冰壳也调小了一大圈。

  再问过猪头小卒,得到肯定的答复,交代一句“叫我队长”,跟上疯狂点头的小卒。

  ‘马面前辈,我的实力很差吗?’

  ‘虽然没见过你的全力,但照我的经验判断,自古以来,我知道的怪异里你的实力也应该是顶尖的一批。’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

  陈汉典没有说完,言下之意是觉得马面的安排有些过分谨慎了。

  ‘陈汉典,你要记住,力量只决定你是不是有能力解决问题,却绝对不是鲁莽大意的原因,’马面说得很认真,‘要不要鲁莽,能不能大意,看的不是强大与否,而是能否付得起代价。到了。’

  “大……队长,快到了,就在前面,直到进入监狱,都需要队长走在前面了。”

  正说着,已经到了阴照山后山,远远能看到轮廓,猪头小卒顺从地拱手佝偻着腰侍候在一边,背上背着之前的葫芦。说来惊奇,这葫芦小卒只说是‘队长’不知从哪儿得到的,马面也看不出来历,离了陈汉典的手便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陈汉典为了伪装也就要猪头小卒背着。

  “嗯。”

  陈汉典也学起‘队长’的做派,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猪头小卒很识趣在后面颠颠跟着。

  少顷,两者到了监狱门前。

  阴照山监狱看着不大,一面挨着山体,门口只有几个长得歪瓜裂枣的小卒子,还正聚在一起喝酒,本来见有人来吓了一跳,见到是这二鬼组也就骂骂咧咧坐回去了。若不是门上正儿八经立着一块【阴照山监狱】的鬼文匾额,陈汉典说不得就要去找猪头小卒的麻烦了。

  “钥匙自己来拿。”

  围在一起小鬼的其中一个招呼了一声,陈汉典牢记身份哼了一声,对面小鬼没什么反应,猪头小卒着急忙慌上去取了钥匙,持钥匙的小鬼还给了他几拳,猪头套都打歪了,猪头小卒也只能赔笑,看起来确实是时长受欺负的样。

  等猪头小卒取回钥匙,开了门,陈汉典走了进去,两人便把门关上了,看门小鬼理也不理继续喝酒。

  见小鬼没有跟进来,陈汉典和马面都松了一口气,顺着通道往里走,才有心情打量这阴照山监狱。

  越走越是吃惊,在门口还不觉得,进来才发觉这监狱的通道四通八达,且每条通道都极宽极高,足以容得下马车并行,这监狱与其说是依山而建,不如说是掏空了大半山体,改装而成。

  开始比较靠近出口的监牢,还大概是寻常监牢的样子,只是墙上地板上多了许多血迹和奇怪的痕迹,不知这里装过多少批绝望的人,发生过多少惨痛令人绝望的故事。

  越往深处走,牢房越是大,阻挡犯人用的材料也不再局限于木头,夹杂了钢铁、奇种的木石,还多了一些地府风格的封印咒文,只不过这些牢房现在都是空的。按猪头小卒的话,有些空牢房是刚处理的,有些已经空了很久了。

  依然再往深处走,已经走了不知道多久,才终于见到一扇纯红色的门,离得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铁锈味,也不知道这么大一扇门要用多少人的血。

  门上有小探望窗,陈汉典把头凑过去,能看到房间里几个人背靠墙边坐着,再细一看,哪里是靠墙坐着,分明是被锁在了那里,手和脖子套着枷锁,肩膀还穿过琵琶骨被用铁链拴在墙上。其中有人望向这边,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窥探。

  “轮到我们了吗?”

  “妖魔鬼怪!”“唉。”……

  一声苍老撕裂的声音仿佛打开了开关,带起了一连串的叹息和咒骂。

  陈汉典毫不怯场,大大方方和最开始说话的老者对视,老者突然皱起了眉头。

  “你是什么东西?”

  和披散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人的眼神很清澈,陈汉典可以清楚看出眼神中的疑惑,所以陈汉典也正经回答了。

  “我也不知道。”

  “你不是人?”

  “我不是人。”

  “你来这里……”

  见老人问个不停,陈汉典只能挥手打断了他,说到:“轮到我问了。第一个问题,你们来的地方为什么用你们换普通人,?”

  “这很公平,”老人在这群人中很有威望,只摇摇头便使得其他人安静了下来,“神佛需要普通人的供奉,鬼怪却只把人当做食物,想要从鬼怪嘴里把食物掏出来,自然要付出代价。”

  “只是供奉吗?”陈汉典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两个地方的人还都是安全的。

  “当然不是普通的供奉,”老者把陈汉典的这句话也当成了问题,坦然回答起来,“现在神乡和佛国原本规定:普通人只保留着基础的耕作,赚取口粮,除此外的所有时间都要用来供奉。供奉要诚心,心不诚要受罚,受罚的种类……”

  老者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到:“有不敬神的言语破其七窍,有不当行为的,轻则鞭笞,重可毁坏肢体。到了现在,还剩下的人多是只会求神拜佛的傻子,耕作都忘了,不得已买一些人回去劳作,免得把人都饿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