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从聊斋之后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疑问

从聊斋之后归来 问就是没有 2260 2019.12.02 01:10

  陈汉典出了鬼门关,扛着黑白无常一路飞越了重山,按理已经到了阳间的地界,抬头不见日月,俯首草木渐枯。还有一点让陈汉典有些在意,虽然没有地府那么浓重,四周也是朦朦胧胧,马面盔甲也是在从中汲取着力量,甚至渐渐丰满起来。

  “马面前辈,这些云雾一样的是什么?”

  ‘这些不是云雾,是魂屑。简单而言,是魂魄消散的结果。至于作用……你可以褪下肉盔甲感受一下。’

  马面的回答有些含糊,陈汉典将马面盔甲脱下一半,使得整个马头挂在陈汉典背后颠来倒去,引得马面抱怨连连,陈汉典却充耳不闻,沉浸在特殊的感觉中。

  一吸一吸间,陈汉典只觉得较之前在冰山地狱还要舒适,更要胜过在崂山道泡过的温泉,整个人仿佛被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包围住。

  随着陈汉典一口比一口大,牵动了越来越大范围的云雾的包裹,方圆数里形成了魂屑的风穴。

  等陈汉典回过神来,附加魂屑稀薄地近乎不见,而陈汉典整个人全身冰白,散发着幽幽的光,身体已经显出比在世时时更健康的姿态。

  “为什……为什么我之前在地府没有这种感觉?”

  陈汉典第一次全面的细微体味自己的新身体,随口问了一句,言语间还喷吐出青白的寒气,开始还把他惊了一下。

  ‘地府里的魂屑是死魂的魂屑。’

  陈汉典的动作顿住了,接着也不再继续适应的动作,不作整理,重新把马头戴起来,一言不发开始继续赶路。

  陈汉典一言不发,马面修为全失,在养心石里又看不见,也不好先开口,只能揣摩陈汉典的想法。

  “马面前辈是在试探我吗。”陈汉典终于开口,情绪比马面预想的要稳定得多。

  ‘现在情况复杂,我觉得……’

  “马面前辈,”陈汉典直接打断了马面的话,“现在的情况晦涩难明。阳间出现了生魂的魂屑,这个量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一个两个的事情。”

  “而我们现在势单力薄,急需力量,现成的‘补品’摆在面前,哪里有不吃的道理,对吧?”

  “但是马面前辈,希望不会有下一次了”

  陈汉典的话很不客气,马面却意外地没有什么表示,只应了一声表示了解,两人便没什么交流,一路无言。

  沉默地又再飞了一整子,远远一个镇子的的影子隐隐约约映在陈汉典眼里,陈汉典稍稍改了方向朝着镇子而去。

  到了小镇外,陈汉典缓缓落在地上,地面受到什么损害。比照之前完全控制不住力量的情况,已经有了长远的进步。

  陈汉典臭着一张马脸,扛着黑白无常自顾自地向前。

  ‘你准备就这个样子去见人?你还要背着这两个东西到什么时候?’

  “……”陈汉典有些尴尬,不好意思说自己怄气忘了考虑这码事,只能喏喏找了棵树,挖个坑把两个无常埋在底下。

  马面还在等待陈汉典向自己请教怎么处理这副模样,陈汉典已经在自己周围严严实实布下了一层冰,些微调整了一下,整个人渐渐模糊直到完全匿去踪迹。

  “马面前辈你看我这一手怎么样。”陈汉典兴致勃勃地特意把养心石拿出来,向马面显摆。

  ‘还可以吧。’马面不太情愿地应了一句,陈汉典显得更加得意,刚要雄赳赳气昂昂大步迈出第一步,想起现在的处境又急忙缩小了步子踱步往前。

  走进了镇子,陈汉典严肃了起来,马头上一双大眼瞪得溜圆,前后转动,时刻警惕着四周,等到都有些累了,也没看到什么异常。

  ‘不要放松警惕!这里有些不大对劲,到旁边的屋子里看看。’

  陈汉典刚要放松,马面的声音适时响起,陈汉典抖擞抖擞精神,重新提起一口气自旁边标着【李府】的大门摸了进去。

  李府规模不小,从大门摸进去是一个院子和二门,再入还有一重门,总计三重院落。每个院落都有正房、厢房、下房和雨廊。

  陈汉典从第一层的院落开始,挨个摸进了每一个房间,直到进入第三重门之前都没看到什么人,却遗留了不少东西。

  吃到一半已经有些发馊的饭菜,只剩茶叶的茶具,所有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灰,仿佛这里的人生活到一半突然消失了一样。这也使得陈汉典更加警惕。

  一路摸进了第三个院子,相较之前空气中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味道,陈汉典撑大了马脸上的鼻孔,循着气味靠近了第三重院落的正房。

  ‘这是什么味道啊?’陈汉典自己在心里想着,莫名其妙出现了似曾相识的饥饿感,不由得整张马脸紧紧地贴在纸窗户上,身处舌头在差窗户上戳了一个洞,再把饿得发红的眼睛对上去。

  这间房子很大,却不显得空旷。正房里的布置与常规的样式相比完全变了模样,家具和摆饰凌乱地堆积在房间的角落。大部分地方是从屋顶垂下来的屠夫挂肉用的钩子。

  大部分钩子正被用着。挂着分解好的肉块肉条,一些还有被腌制过的痕迹。现在正牵动着陈汉典心神的也正是这些被腌制过的肉。

  越看越香,陈汉典一双大手忍不住摸上了门,不自觉地准备把门推开。

  ‘竖子!’

  马面的暴喝直接炸响在陈汉典脑海里。

  陈汉典抱着脑袋,回过神来不禁有些心有余悸,连连对马面表示感谢,为了安全还用上了之前学到的鬼话。

  ‘马面前辈,死了还会饿吗?’陈汉典咽了口不存在的口水,继续说到;‘我好想吃一口。’

  ‘鬼也可以吃东西,自然也会有口舌之欲,但是能把你馋到这个地步……你猜这是什么肉。’

  马面的话有些耐人寻味,陈汉典吃了上次魂屑的亏,这次终于警醒,熏肉的味道还在萦绕,陈汉典现在却只觉得恶心。

  ‘这些肉是……吗?’

  ‘对,’陈汉典没有说的部分,马面读懂了,直截了当回复道:‘不仅如此,这里的肉还经过了严密的筛选区分,肉质比较好的经过处理,大概要供给一些大人物,才另外加了料。’

  陈汉典没有说话,也没有很听进去马面的话,任由马面的声音在脑海里回荡、散去,都化不开陈汉典心里的失落感。

  ‘我会因为吸收魂魄而快意,会因为这些……肉感到饥饿,’陈汉典一副受教的样子,一张马脸看不出情绪的起伏,实则在心里问着没有人回答的问题,‘我到底算什么东西?’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陈汉典回过神,虽然已经隐身了,还是找了个角落缩成一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看着院落的门被一点点推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