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从聊斋之后归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转机

从聊斋之后归来 问就是没有 2239 2019.11.22 23:45

  “我是崂山道弟子,你先不要声张,我有事情要问你。”这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马面耳边。

  话说陈汉典一个咬牙起身,神行符没有让陈汉典失望,加上陈汉典自己确是算的半点不差,整个人自囚车正中一路钻到马面身体的位置,马面身量极高,是以陈汉典整个人被包在里面外面看不出半点不妥。

  马面不愧地府神祗的传说,面对耳边突然的发问,整个人没有丝毫波动。如不是陈汉典突然听到了一阵嘶哑的回应,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小了,以至于马面根本没听到。

  “崂山道的神行术?不对,应该是神行符。虽然不知道你和崂山道是什么关系,居然能得到这个品级的神行符,不过崂山道应该也不好过吧。”

  “小声点!”陈汉典得到马面的回应没来得及高兴,被马面的音量吓得整个魂魄都苍白了几分。

  “这是天庭的囚车。囚车内外看似通透,实质上在重重禁制的加持下几近隔绝,只要不动用术法,它们是不会发现的。”

  陈汉典的心才定了一些,可以放开声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这辆车是怎么回事?跟天庭有什么关系?你说的崂山道不好过是什么意思?”

  嘶哑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不知是在组织言语还是觉得受了冒犯,等得陈汉典不耐烦准备再次发问,马面的声音才又响起来。

  “说来话长了……”

  “还请务必周全!”马面愿意告知,陈汉典大喜过望,也是摆足了姿态。

  “曾经有判官发现了一件事,几个人的名字从生死簿上消去了。或许是化成了怪异,或许是魂飞魄散了。换做平时,只需记录一下便可,但这次有个人的身份不一般,以至于秦广王还亲自带判官去探查了一番。”

  “秦广王去的是神仙山?”

  “……看来你也知道一点。不错,那个人的名字属于神仙道道主。秦广王很快就回来了,身边却不见随行的判官,有关阳间一行也是只字不提。其他阎君提到也只推脱‘收拾手尾’这一句,加之一段时间后判官又出现了,便也无人再问。”

  “直到前段时间,秦广王突然召集诸位阎君前往叙事,言辞有大事发生。我等也被召集在殿外待命。当时地府的运作都几乎停滞,不论黑白无常还是阴兵鬼将,连同孟婆等都被汇聚在一起……”

  说到这里,马面的声音更喑哑了几分,陈汉典需要仔细凑上去才能听得真切些。

  “正在疑惑间,最后一位阎君到达,十殿阎罗聚首。第一殿的门刚刚合上,整个第一殿发出了浩荡的豪光,许多修为稍差的小鬼就这么融化了!整个第一殿就是一个陷阱,一个针对阎君的大陷阱!不知道秦广王从哪里找的人,不论佛门还是道门埋伏者的实力都在道君级之上!”

  “我也无暇他顾,身边的人突然砍杀了过来,一些第一殿的鬼将的皮被之前的光刷得破烂不堪,我才看清楚,皮囊下藏的俱是妖邪!他们早就被换掉了,只是藏在其他人的皮囊之中。”

  “那秦广王和牛头也是?”陈汉典不由疑惑。

  “哼!秦广王可不是假货!至于牛头……”说到这里马面不禁叹了口气,“牛头伙同妖邪与我酣战,我观他战法不像平日的牛头。牛头素来憨直,又与秦广王亲近,恐怕已经先一步被扒了牛皮,吃了牛肉。”

  “战至正酣,第一殿大门洞开,来不及转头,我就被一招打成了这副模样,要不是秦广王说我还有用,应该就被当场打散了。”

  “秦广王到底有什么目的?将其他阎君杀死使得地府的力量大打折扣对他有什么好处吗?而且神道权柄悉归天庭,做下如此祸事岂能讨的了好?”

  “哪里有杀死,阎君是神道地府的化身,不死不灭,虽然没有看见,但应该是被封印在了第一殿。至于天庭,现在怕是还蒙在鼓里。十殿阎罗余一,秦广王此时的权柄足以撬动地府本身,封锁消息再简单不过。”

  “那……”

  ‘噤声!’

  陈汉典被吓了一跳,才发现这一句不是从耳朵听到的,而是直接响起在脑海里。

  ‘这才是寻常阴间的交流方式,之前你身上有神行符,我找不到你,才模仿阳间。现在你的神行符效力已经到了,我自然可以用了。你居然真的不是修炼者?否则囚车的禁制足以把你撕碎。可你既然不是修炼者,来地府干什么?’

  马面嘶哑的声音有些诧异。

  虽然之前听到陈汉典说话有所考虑,但实在是很难相信会有普通人的魂魄出现在这种地方。

  陈汉典这才发现,怀里的神行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自己也一动不能动,如同被埋在土地里,全然不似之前的从容。

  稍作思索,考虑现在不能不倚仗马面,便凭着感觉,试着把【走阴法】告诉了马面。

  应是成功了,马面的声音直接在陈汉典脑中炸起。

  ‘玄通阴阳,巧夺造化!大逆不道!愚蠢之极。’

  陈汉典不禁发出疑问,马面话的前半段给了【走阴法】极高的评价,后半段又诋毁至极。

  ‘你的【走阴法】确实是心思巧妙,但这个方法存在极大的漏洞。创立这个法门的人修为一定很高,以至于有些想当然了。一个普通人的魂魄,没有神祗的加护是承受不住地狱的酷刑的,即便怀有异宝,冒然施行只有魂飞魄散一途。’

  听到这里,陈汉典的心有些沉了下去。不过事到如今,即使真的是死路一条,陈汉典也只能强迫自己硬着头皮顶上去。

  这时,马面却又话锋一转:‘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陈汉典这段时间情绪大起大落,已经急的魂魄冰凉,连忙求教。

  马面也没有卖官司;‘正神的根基在于权柄,权柄的根本则是神力,而权柄的神力是可以提取的。秦广王没有当场杀我,目的是要抽取我身上的权柄。’

  ‘神力是神道根本,可以修补魂魄,我可以把神力让渡给你,我不知道纯粹的神力会不会污染魂魄,但是对你来说,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具体如何施为呢?’

  ‘你不需要知道。’

  听到马面毫不留情的拒绝,陈汉典觉得自己如果还活着必然气得喷一大口血。

  ‘到了。’

  不等陈汉典再争论,马面的话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神行符失效之后,陈汉典要看到外面,只能透过马面的骷髅那一边的眼睛。

  由远及近,前方一方石碑,上书一串鬼文大字【十八地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