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山海灵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子瑜

山海灵墟 绿芥苦荞 4122 2020.11.22 05:00

  宋仲站在牢房里一言不发。

  牢房内外,挤满了警察。

  没有人说话,就连其他牢房里,那些吓得咿呀直叫的囚犯们,此刻也乖巧的闭上了嘴巴。

  所有人都明白,宋仲的心情很差。

  警局总署署长再次勒令宋仲,要他尽快结案,要他尽快移交人犯。

  为了这个案子,他刚和长官理论了一番,回来之后,却发现叶子诩淹死在了牢房里。

  一股无名火在他胸中翻滚着。

  走廊昏暗的灯光透进了囚室,透出一块小小的光区。

  周围的一切都被吞噬在黑暗里,让整个监禁区显得格外阴森。

  老仵作撑着惺忪的睡眼,检查完叶子诩的尸体后,小心翼翼的走到宋仲跟前,一五一十的汇报:“衣服湿透了,口鼻内有积水,肺里也有积水,双眼微突,躯干轻微浮肿,没有发现其他伤痕,确实是刚淹死不久。”

  “闹鬼啦!放我出去!”监禁区里的吵闹声,此起彼伏。

  警察们制止了很久,才让动乱平息下来。

  魏子规的家人已经赶往警署,那可不是好惹的主。现在连唯一的线索也死了,死法还如此的诡异。

  宋仲紧促着眉头,思索着如今的对策。

  他心里清楚,署长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如今的中山国百废俱兴,稍有不慎,一场风暴可能会席卷而来。

  “把人抬下去,和魏子规放在一块。”

  宋仲吩咐了一声,快步离开。

  一堆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愿意动手。

  “小林,二郎,你们俩去,快去!肥老三,你去买些符咒,爆竹,给牢里去去晦气。”

  小队长安排了几句,赶紧带着人离开。

  小林和二郎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拿出担架,抬着叶子诩,送往义堂。

  义堂在警署西厅,紧挨着侧门,暂时用来存放,尚未结案,无人认领的尸体。偶尔也存巡街时发现的尸首,大多是没钱下葬的苦命人。

  按照惯例,存放在义堂的尸首,七天无人认领,会由王室代替死者家人肯首,送往巫咸庙宫,火化超度。

  然而,义军拿下了国都寿灵城之后,王室被屠戮一空,巫咸庙宫的高层也不知所踪。

  对于义堂这种小事,新朝暂时没时间打理,大半个月的时间,这里的尸首已经堆积如山。

  小林和二郎把魏子规旁边的尸首扔到地上,将叶子诩搁在尸塌上,又从另一具不知名的尸体身上撕下一块白布,盖住了叶子诩狰狞的脸。

  环顾义堂,小林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很是熟练的念叨起来。

  “大兄弟,你的情况我多少知道一点,上面逼得太死,宋探长也没有办法……”

  二郎惊讶的拽着小林,低声询问起来:“他是被冤枉的?”

  “你琢磨呀,所有被害人都是淹死的,他也被淹死了,还能凶手自己淹死自己不成?“

  小林说完,继续念叨起来:“大兄弟你看开点,早点投个好人家,要真是想不明白,冤有头债有主,别为难我们这些当差的……”

  小林低沉的声音回荡着,原本就搁满了尸体的义堂变得更加阴森恐怖。二郎吓得腿直哆嗦,也不自觉的趴下,跟着念叨了起来。

  正念叨着,他突然觉得有人在动,抬头撇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尸塌上的叶子诩已经坐了起来。

  “哎呀妈呀!”二郎一屁股坐在地上。

  小林吓得连连惊叫:“冤有头债有主……冤有头债有主呀。”

  叶子诩坐在尸塌上,双眼无神的盯着他们。

  突然,他猫起腰,哈敕哈敕的喘着粗气,像是嗓子眼里卡住了东西,堵死了气管。

  喘了好一阵子,他突然干呕了几下,吐出了一滩滩水渍。

  两个警察吓得又蹦又跳,一溜烟逃了出去。

  叶子诩很不清醒,他觉得自己像个刚降生的婴儿,正在适应人生的第一次呼吸。

  对,就是适应。

  他发现自己已经挤开了气管,也吐出了积水,但依旧浑身难受,就好像自己正趴在烟囱上,周围的空气都充满了肮脏的污渍,呛的他烦躁不安。

  义堂的门被猛的推开,宋仲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他看见叶子诩,先是一惊,立刻想起叶子诩告诉过自己的溺亡经历。

  他赶紧凑了上去,没说一句话,直接搭住叶子诩的脉,仔细的听着。

  这一次,他搭了很久,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你的病似乎好转了?”

  他惊讶的询问,手丝毫没有放下去的趋势。

  被宋仲提起,叶子诩这才发现,他的身上轻松了很多,血癌导致的骨痛症状也有了缓解。之前是如影随形的锥刺感,现在则变成了时不时的针扎。

  宋仲继续询问:“那个就是他们的死因?”

  叶子诩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们指的是谁。

  宋仲拽起叶子诩,走到旁边的小榻,掀开裹尸的白布,指着尸体询问:“认识吗?“

  他的手依旧搭在叶子诩的脉搏上,叶子诩听到询问后,仔仔细细的辨认,老老实实的摇头。

  “他叫申青禾,是个从顾城来的小庙祝。”

  叶子诩想起了那份手稿,这就是发了狂,要去巫咸庙的那个人。

  宋仲又掀开另一个裹尸布:“认识吗?”

  叶子诩看了眼,再次摇了摇头。

  “他叫魏子规。东魏国信陵君的义子。半年前跟随东魏国使节团来到了中山国。“

  “信陵君是谁?”叶子诩不明所以的询问。

  “东魏国国王的叔叔。”

  叶子诩沉默了一会,试着将脑海里的信息前后关联起来。

  从目前的情况判断,中山国是在近期废除了王制,就连内战都不一定彻底完结。

  这个节骨眼上,魏国王叔的义子死在了中山国,还牵涉到无字卷这样的宝物,这就是警署所承受的压力吗?

  “知道我是谁吗?”

  宋仲突然话锋一转,直勾勾的盯着叶子诩。

  他的手死死的扣着叶子诩的脉搏,挤压的越来越紧。

  叶子诩紧张了起来,他明白,自己面对可是一个能拔刀拦下两个子弹的狠人。

  “记得,你把我押到了警署。”

  “为什么扣押你!”

  “因为你门诬陷我杀人。”

  宋仲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子诩会这么说,下意识松开了扣着他的手。

  “你确实忘了很多东西。也确实没有证据证明你杀了人。但同样的,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无辜的。”宋仲一边说着,一边将死者的裹尸布重新盖上。

  叶子诩沉默了很久,看着义堂里一具具尸体,开口询问:“我会怎么样?”

  “魏子瑜就要来了,他是东魏国世子,信陵君的儿子。署长的意思是把你交出去,息事宁人。”

  宋仲沉闷的说一句,叶子诩在这种闷闷不乐中看到了自己那个世界里警察的影子。

  他试探性的询问:“你的意思呢?”

  这句话让宋仲眼睛一亮,但几个呼吸的功夫,他的眼神再次沉寂下去。

  “认命吧。”

  大堂里的警察严阵以待。

  宋仲重新为叶子诩扣上镣铐,把他押到了自己的书案边。

  叶子诩撇了眼书案跟前的木质保险箱。

  硬币就在箱子里。

  关于那枚硬币,他有了一些猜测,那东西有可能会成为他的保命符。

  当然,只是可能。

  他需要寻找机会,进一步测试,把风险降到最低。

  “魏子瑜来了!”一个警察连爬带滚的冲进大堂。

  他的话音未落,一队披着铠甲的兵卒冲了进来。

  刀手在前,弓手在后。

  警察还没反应过来,大厅制高点,工位进出口,通道交汇处,所有的战略性位置被全部占领。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出现在门口,昂首阔步的走向大厅。

  他的脚步飞快,斗篷在身形激荡起的风中飘扬。踏入大厅的瞬间,他一把抽出长刀。

  厅里厅外的劲卒大喝一声,张弓搭箭,横刀而立。

  骄兵悍卒。

  满堂杀气逼的叶子诩心惊肉跳。

  对方至少进来了三十人,堂外可能还有更多。

  别看警察也有差不多三十人,搁在一块却完全没有可比性。叶子诩通过宋仲,认知到这个世界的个人武力,此刻,他并不觉得警署里长枪,短枪能占到多少便宜。

  他还在心里盘算着。

  如果自己落到这群猛虎饿狼手上,该怎么寻找机会测试。

  警务总署的署长申藜已经坐不住了。

  “屠苏将军,咱们好久不见啦。”

  他端起茶托,俸着亲自煮好的茶汤,一阵小跑,冲到了屠苏面前。

  “世子规何在?”

  屠苏没有接茶盏,署长却不敢放下。

  他捧着茶托,低头哈腰的站在屠苏身旁,小心仔细的把魏子规的死因解释了一遍,又亲自拽着叶子诩的镣铐,把人押到了屠苏面前。

  不用多少,署长的话里添了不少佐料,把魏子规的死因推到了中山国王室身上,把凶手的罪名推给了叶子诩。

  屠苏没有多说什么,迎回魏子规的遗体,押上叶子诩,吩咐列队离开。

  临行前,一个侍从进来传话,告诉署长,魏子瑜有交代。

  “世子说了,中山太乱,不宜久居,接了魏子规的遗骸,咱们立刻回去打点行装,明日会晤中山群臣,三之之内,扶棺归魏。”

  署长立刻点头称是。

  “世子还说了,中山太乱,请署长你多多关照,派遣精锐护佑,直到我们离开中山国。”

  署长再次点头称是。

  “那就劳烦署长派人随我们回去吧。”

  “现在?”署长皱了皱头。

  “不然呢?”仆从反问了一句。

  署长再次点头称是,然后从警署里挑选了十人,由宋仲带领,跟随魏国使团离开。

  随着军卒退出厅堂,署长亲自抬起棺椁,将屠苏送出大厅。

  叶子诩被拴在棺椁边,跟顺着大队人马朝警署外走去。

  宋仲陪在他的身边,带着警察,提起煤油灯,团团围绕着棺椁。

  披甲的军卒围着警察,打着火把,拼凑出一条扶灵的“长龙”。

  警署大门外,另一队魏卒封锁了道路,也是三十人,他们拱卫着一辆鎏金坠玉的华盖马车。

  屠苏弯腰搭手,一阵小跑,奔到了马车前。

  他向车下的侍从禀告一番后,退到了一边。

  侍从微微挑开车幕,小声传达了几句,得到肯首后,回头大喊:“起灵……起灵……”

  魏卒们拿出白绫绸缎,缠在自己的额头。又拿出裁剪好的白麻,强行披在随队警察的身上。

  屠苏骑上高头大马,撑着白幡,带着三十军卒,为棺椁开路。

  另外三十军卒,跟在护佑棺椁的警察后面,拱卫着魏子瑜的马车。

  步入正街。

  屠苏突然低沉的吟唱起来。

  “归兮,归兮,魂兮,安兮。”

  随队的军卒抛洒着符咒,纸钱,拍打着胸甲,附喝着屠苏。

  “冥兮,冥兮,逝兮,追兮。”

  扶灵队占据了大道中央,逼停了沿途的马车,列车。

  喧闹的大街早已凝固。

  叶子诩混迹在护灵的警察队伍中,听到了围观者的窃窃私语,感受到了路人的指指点点。

  他明白了宋仲为什么急着破案,他看了眼宋仲。

  宋仲哭了。

  “宋探长!宋探长!”

  魏子瑜的仆从悄悄追了上来。

  “宋探长,世子请你去问话。”

  “问什么?”宋仲的嗓子有些干哑,显得语气很生硬。

  仆从笑了笑:“兴许和世子规的死因有关,谁知道呢,这哪是奴能问的,请吧。”

  叶子诩撇了眼宋仲,顿时有些窃喜。

  这位探长身手了得,要是没忍住,一刀劈了魏子瑜,他的康庄大道可就来了。

  “欺人太甚。”叶子诩冷哼了一声,故意说给宋仲听。

  仆从没有搭理叶子诩,传完话之后,直接转身离开。

  宋仲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了上去。

  看着宋仲离开,叶子诩开始在心里墨数,他期盼着后面的马车传来一声惨叫,但一直数到300,他的心彻底凉了,有些不满的念叨着:”欺软怕硬。“

  跟随着这支扶灵队伍,朝着驿馆的方向而去。

  穿过了七条正街后,扶灵队抵达了位于西南的驿馆区。

  棺椁抬进驿馆后,宋仲指挥着总署警察,带领着一队又一队的分区警察,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将驿馆保护起来。

  激愤的中山人闻风而至,却被荷枪实弹的警察拦在了外面。

  眼睁睁看着中山国的警察被打完左脸给右脸的模样,叶子诩默默告诉自己,千万别招惹魏子瑜,那家伙不好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