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家师父有点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可识得此令!

我家师父有点强 晨安未见 2128 2019.08.25 18:01

  半个月的时间倏然过去,整个九玄门内,自然是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积极的备战着。

  高耸入云的黑铁城墙,继续的修建,填补漏洞,攻防所做的设施,也都是一应俱全。

  没有人知道兽潮什么时候会来,但是既然是身在这里,就要做好了随时被兽潮入侵的准备。

  不仅仅是这九玄门,哪怕是临近的诸多宗门,都是防备了起来,想来也是听到了些什么风声。

  九玄门,是大秦北域抵抗北荒山脉的第一道防线,或许还有第二道,第三道。

  总之,九玄门只是能够充当马前卒的作用,北荒山脉的兽潮,一次比一次来的凶猛,每一次,都会有新的凶兽王者诞生,兽王上位的第一件事,不是稳固地位,也不是安抚群臣,而是,发动狂猛的兽潮。

  当然,这些事情,对于楚青来说,远没有他自己的那点小事儿重要。

  比如看书,比如让冷芫带嗷呜去北荒山脉之中觅食,尽管丛林怨声载道,甚至一副恨不得提前发起兽潮的样子,但是最后,还是按兵不动。

  小家伙的身躯,也是肉眼可见的长大了起来,现在估计能够一巴掌呼死下面那头冰蛟。

  楚青则是依靠着那四百万本书,在不断的推演着接下来的功法,也就是筑基。

  在开脉境界之后,再加上五耀,练血,灵台三个小境界,作为筑基。

  全身都是宝藏,没有理由不去开启。

  开启之后,定然能够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但是开通体内的五耀谈何容易,楚青虽然原理都是精通,不说能够内视,甚至还去解剖过这些东西,但是着实也是太过凶险了,没有万全的把握,楚青自己也不会轻易的去尝试这些东西。

  五行相生相克来强化,更是容不得丝毫马虎,毕竟,以前练差了,无非就是走火入魔,现在练的差了,就是真的尸骨无存了。

  楚青可不觉得,自己的心脏有那么强大,能够承受住灵气的百般运转。

  但也是万事开头难而已,到了后面,就没有这么多的顾忌了,无论是功法,还是妙术,都是一点点的推演出来的,楚青自己也不例外,只是很少有人能够有这么多的资料用来辅助罢了。

  盯着画出来的人体的肝脏图定睛良久,楚青方才回过神来,将图卷缓缓的收了起来,虽然仍然是瞎78练,但是开辟人体内的宝藏,总归不是错的。

  将桌上的东西轻轻的收拾了一下,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些草稿,最后能够定稿的,才是真正的功法秘技。

  “真希望龙战此后,也能够给我带来这样的惊喜啊,龙战的潜力,可远比武疯子小朋友大多了。”楚青缓缓的说道,

  无论是灵气怎么复苏,天地怎么大变,除了极个别的几位有大机缘者,恐怕其他人,仍然还是强者越来越强,弱者越来越弱,这是没有理由的事。

  强者趟过的路,根本不是平常人能够想到的,哪怕是龙战到了其他的领域,也是人中龙凤。

  哪怕是转修佛了,也一样。

  楚青很期待着龙战走出自己的路,到时候,也能够给他予以一些借鉴。

  毕竟,那可是一株神药啊,虽然现在自己看起来神药很多的样子,但是,这几株神药,几乎已经是把大半个大秦的积累,都耗空了。

  哪来那么多能够起死回生的神药,哪怕是大秦也是极为的肉疼吧,但是这十几位入道者若是都叫楚青给剁了,那整个大秦之中,入道者的数量,将会减少一半了。

  至于第三颗种子,则是长歪了,楚青只是教给了她一些极为特殊的手段,可以杀人于无形,可以在黑暗之中走动,让人难以发觉,但是唯独没有赠与她功法。

  想到这里,楚青也是微微的沉默了一下,这么好的身份,日后必定成为一位天地间的最为顶级的强者,这些,已经足够楚青做一个大的投资了。

  楚青决定,给这位投资一个大的。

  筑基境界的功法,楚青已经写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境界,不用猜,也知道,是金丹!

  此金丹非彼金丹。

  仙道有修内丹,有修外丹。

  此为内丹术。

  如同妖族一般,修炼内丹。

  妖族的内丹,到入道境界之上,方才能够彻底的成形,而仙道的金丹,则并非是那么麻烦,只是需要能够融入到丹田之中,以无边灵气乃至体内的一些神韵压缩而成,进而灌溉全身,连通着四肢百脉。

  金丹成,则仙道的根基便是有了。

  想到就去做,楚青觉得,现在还不能够脱离武道金丹的方法,再根据武道金丹继续的修炼下去,武道也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顺便结合妖族的内丹之法,应当金丹境界的功法,便是有了。

  楚青想了想,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株神药,招呼过来一名弟子。

  “执法长老,不知道您有何吩咐?”

  “将这株神药送到高塔下面,在那里喊三声,说藏书阁里那位要见一下您老人家。”

  “高塔,那是九玄门的禁地啊。”那弟子面露难色说道,“自数百年前,便已经是禁地了,高塔从没有人打开过,也从没有人接近,违令者,应当是都被门规论处了。”

  楚青不禁有些啧啧称其,将一枚尘封在储物戒中良久的令牌取了出来。

  “你可识得此令。”

  那弟子瞬间脸色煞白,跪在了地上,“执法长老令,弟子自然是识得。”

  “那就行了,拿着牌子,去吧。”楚青将令牌扔到了他的面前,说道。

  那弟子跪了片刻,犹豫了半晌,深吸一口气,拿起地上的令牌,便是离开了。

  执法长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宗主的权利都大,况且,持着长老令的,还是这位,不能接近高塔,是祖训,也是门规,但是执法长老令,就有这个权利来破坏掉这个门规,况且只是喊几句话,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过失。

  楚青则是缓缓起身,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目光深邃的望着高塔。

  整个九玄门,乃至整个大秦北域,若是说对于武道金丹的理解,恐怕没有人能够强过这位老者了。

  高塔屹立在了九玄城之中,不知道有多么悠久的岁月了,哪怕是现在,依旧是整个九玄城之中最高的建筑,比之藏书阁更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