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家师父有点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绝代杀星现!

我家师父有点强 晨安未见 2049 2019.08.14 12:59

  楚青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中年人,三十多岁上下,几乎很难看到岁月的痕迹,但是周身的血煞之气,却是令人作呕,太过于血腥了,浓稠到仿佛是置身在血气之内。

  这就是如日中天的白家嫡系,是整个天地之间最为强大的家族之一,传承无数载,代代有绝世将星出世。

  白家老爷子,楚青已经见识过了,虽然没有这么浓厚的血腥之气,但是想来,是因为年事已高,多年不曾沾染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军队了。

  年轻的时候,又是何等风姿,恐怕只有上一代人才能够知晓了。

  用精神力扫过面前的白启,心中不禁出现了一丝怪异的感觉,这么强大的家族,是怎么培养出白小狂这么个废物的……

  不参加军队,修为在白家相对来讲也不行,更别说治理一方的谋略了,相对比之下,白小狂就更是逊色了。

  中年人面色儒雅,长发如瀑,浓眉,丹凤目,高鼻梁,脸上尽是随和,跟身上的气质丝毫不相符,若是没有那一身的血煞之气,估计楚青都会以为这是一位俊朗的书生,或是一位放浪不羁的游侠。

  一身鲜红色的袍子,如同鲜血一般的娇艳,内,则是白色的浅浅衣衫,一双长筒靴,周身打扮虽然简单,但是却井井有条,几乎是没有丝毫的褶皱。

  中年人看了一眼桌上的真龙天子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剑还是那柄剑,但是,却是少了其中的“神”,现在已经是从可以灭道的剑,跌落了半个品级。

  他虽然不是炼器师,但是这些,还是能够一眼便是看出来的。

  “你……”白启眉头松了下来,脸上浮现了一抹无奈,轻轻摇了摇头,“要不要做的这么绝。”

  拿起一旁的真龙天子剑,轻轻的抚摸着剑身,如同呵护孩子一般,“这其中的神,是这世间最为顶级的炼器师,名叫兰冶的人炼制的,纳龙魂于其内,以自身投入熊熊大火之中,铸造无上的剑魂。”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啊。”白启轻轻一叹,说道。

  楚青眉头一挑,他倒是能够看出,白启是真的喜欢这柄剑,但是龙魂他另有他用,断然是不能交给他们了。

  随后缓缓开口,“你要是真的喜欢这柄剑,下面还有一条蛟龙,蛟龙魂魄虽然弱了些,但是却也可以凑合着使用。”

  虽然白启看起来没什么架子,倒像是平常人闲聊一般,但是能够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又岂是等闲。

  “算了吧,龙政在乎的也只是这柄剑而已,至于其中的神,用顶级强者的魂魄也一样。”白启摆了摆手,但是每说一个字,声音就冷了一分,到最后,甚至茶杯上的水已经结上了冰碴,只不过,却是话锋一转,转为柔和了起来,“小狂在这里吧,好久没见他了。”

  楚青,“……”

  大型精分现场!

  果然,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都不能够用常理来揣测的。

  “在楼下,你可以自己去看看。”楚青坐在一旁,缓缓说道。

  白启点了点头,转而目光看了过来,杀机四溢,一道无形的气机牢牢的锁定住楚青,眼神之中仿佛有着尸山血海在蔓延,无数的白骨堆积成山。

  良久,气息方才彻底的消散。

  压力一松,旁边的茶杯瞬间破裂碎开,化为碾粉。

  白启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微微拱手,“打扰了。”

  楚青,“……”

  ( ̄△ ̄;)你瞪我有什么用,我又看不到。

  虽然只是试探,却仍然心中巨震,哪怕是能够看出楚青的一身实力深不可测,但是他这种精神上的威压,几乎是可以瞬间将一个人压爆,这是从战场之中磨砺出来的,专门运用在精神上的压力,实力再高也没用。

  哪怕是龙战,也不敢轻易的面对他。

  但是百试不爽的压迫之力,竟然失灵,如何不让他震撼,面前的人,仅仅是初步的试探,便是已经让他有些捉摸不透了。

  若是楚青知道他的想法,不知道是何感想,老子别的不多,就是精神力多的令人发指,不然的话,你也看几遍未来榨干精神力试试。

  敲门声响了起来,楚青清咳了一声,“进来吧,门没锁。”

  白小狂轻轻推门进来,“我听到有声……”

  “老师,不要啊,他是我哥……”

  看着白小狂扑在自己身上,紧紧的禁锢住自己的样子,楚青就更震惊了,这俩兄弟,今天这都是怎么了,一个闯进来说了几句话就瞪自己半天,另一个,直接扑了过来。

  “那个,孩子,你看清楚,是你哥要对我动手,我还没还手呢。”楚青灵气一震,将白小狂不着痕迹的震开。

  白小狂脸上也是露出了尴尬。

  “哥,你打不过老师的,有什么事,你们可以商量着来。”白小狂看着白启,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打不过他。”

  白启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致的意味,轻轻弹了弹手中的真龙天子剑,发出阵阵的剑鸣声音。

  白小狂沉思了一下,说道,“你打得过龙战么?”

  “他无真龙天子剑的时候,六四开,我六,他四。”白启温润的笑了笑,并没有什么骄傲的神情,似乎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一般。

  白小狂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那就是了,那个黑面神被老师给宰了。”

  白启,“……”

  “你说什么,是他动的手?”白启的目光又是凌厉了起来。

  楚青站了起来,面向白启,面色仍然是平静如深渊,“是我动的手。”

  白启的气势曾一瞬间的不稳,随后缓慢的减弱,“龙战……杀了也好……”

  随后脸上继续的恢复着放浪不羁的笑意,“但是总归是要象征性的留下点什么吧,不然的话,我回去不好交差啊。”

  “留下什么?”楚青缓缓地问道。

  直到楚青精神力扫过那张拓印下来的自己的脸,再看着那个用化生棉伪造的头颅,甚至下面还有着红色的墨汁,楚青无语的更深了。

  这到底是精分啊,就是这么拿去交差的么?确定龙政看不出来的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