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是李后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终于有人入瓮了

我是李后主 风青琳 2035 2019.05.16 08:05

  清晨的皇宫笼罩在浓雾之中庄严而静谧,东方旭日冉冉升起,撒出万丈金鳞,穿过厚厚的雾层温柔了许多,丝毫不觉刺眼。

  李从嘉无精打采的瘫在椅子上蹙着眉头扒拉着盘子中的饭食,这一天都过去了,自己竟是一个学员都没招到,别人穿越都是虎躯一震,小弟景从云集,美人投怀送抱;到自己这怎么一个个都避之如虎,真真是仓也空、井也空啊!

  正失意呢,“兔子”屁颠屁颠跑了进来,眉开眼笑的回禀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外面有人来拜访您了。”

  李从嘉虎躯一震,顿时精神起来,来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来拜访自己,看样子昨日的招生简介或多或少还是起了点作用,就怕没人感兴趣,只要有人来凭借着自己近十年的从艺经验就绝对能把他忽悠瘸了。

  “猫咪,造型地凹起。”李从嘉一声召唤,猫咪急忙进来帮他梳洗打扮起来,衣服都是前几天请内务府的裁缝在李从嘉的指导下新缝制成的,柔和了唐装的精髓又混搭了些许现代风,不同的时节、不同的场合有着不同的着装风格。

  查元素在“兔子”的引领下忐忑的进入崇文宫中,虽说当时走的是无怨无悔,但真到了门口反而有些踌躇,真怕自己会大失所望。

  “王爷,人带到了。”查元素循着声音抬头看,只见面前一人正端坐在一张精致的“胡床”上,手中拈一卷浅黄色的书册看得入迷,一袭月白色的文衫衬的人愈发丰神秀彻,如墨的长发自一盏晶莹的玉冠中蓬勃而出肆意的散在脑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的丝质冠带扬在耳边与这满头秀发相映成趣,许是深秋微寒,身上披一件深黑色的毛领披风,毛领质地柔软细腻,一看便是上等雪貂缝制而成,如雪的皮毛映得一张脸愈加俊秀。

  听到通报声,此人缓缓自卷中收回目光臻首看来,清朗的面容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如同和煦的阳光,真正得诠释出何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查元素心头巨震,自己也算这金陵城中数得着的风流人物,平日里流连于秦淮河畔也算识尽南来北往的文人豪客、王孙贵族,自诩阅人无数,但这般丰神俊朗的人物实乃生平仅见。好在后面跟着的“兔子”没头没脑的撞了他一下,查元素回过神来,急忙施礼道:“学生查元素见过安定郡王!”

  李从嘉眼见这小子被自己“虎躯”一震纳头便拜,心中暗暗得意,也不枉自己费尽心力打造的这套“梅长苏套装”,正所谓“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论起才子界的装逼指数,我江左梅郎可是个中翘楚。

  “汝可知何为表演?”李从嘉放下手中书籍和声问道。

  “这……这……,学生诚然不知,还请郡王赐教。”查元素虽说往昔放荡不羁,兴之所至不分场合便引吭高歌,颇具魏晋之风,也颇享受这种哗众取宠的感觉,但却从未对其有过什么定义。贫贱之人以之为谋生手段,文人士子或以之邀名,或以之自娱;甚至帝王将相亦会以之装逼、咏志,就像那汉高祖刘邦一统天下后衣锦还乡,召集昔日亲友、尊长、晚辈共饮十数日,酒至酣时,一面击筑,一面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而且还慷慨起舞,伤怀泣下;可谓影帝级的发挥,帝王之气四溢。甚至于荆轲刺秦时都要高唱着RAP与众亲友辞别:“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凄婉激烈,苍凉悲壮,感动的一众人是眼泪汪汪,千百年来一直传唱不休。表演艺术是一直融于人们的生活中的,它可以是诗句,可以是歌曲,甚至是一个表情、一句话,但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人真正定义过。

  李从嘉长身而起,洒然说道:“在吾心中,表演就是通过演唱、演奏或人体动作、表情来塑造形象、表达情绪、情感,从而表现生活的艺术,它来源于生活,终将融于生活。”

  查元素如坠雾中,如此系统、严谨的归纳尚是第一次听说,虽说是每句话都能听懂,但连在一起却觉很是深奥,不明觉厉。顿时心悦诚服,再次拜道:“还请郡王将学生收于门下传授艺术表演之道,学生定当用心研习,不坠师门之威。”

  李从嘉满意的点点头,表面上云淡风轻的道:“见你心意颇诚,本王且收你为记名弟子,他日若是上进才可列入门墙。”

  “是,弟子查元素拜见老师。”眼见面前之人逼格如此之高,查元素更是五体投地,恭恭敬敬行过拜师之礼。

  “你姓名唤作查元素?”

  “回禀老师,正是。”查元素躬身应道。

  “不好,不好。名字太素,有点像路人甲。为师且赐你一艺名。”

  “太素?难道老师是嫌自己名字里没有荤腥?”查元素虽说云里雾里听不太明白,但更觉老师高深莫测,心中敬仰之情滔滔不绝:“还请老师赐名。”

  “嗯!姓查,查……查良镛?不行不行,怕你镇不住啊!查……就叫查男好了?”李从嘉突然想起千百年后这个“吉祥词”,顿时脱口而出道。

  “‘南’好啊!自古以来天以南无为归命,地以朝南为尊崇。弟子

  获老师赐此佳名实在是喜不自胜啊!”

  李从嘉见他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顿时有点不忍再伤害这孩子,千百年后,当一个个怨妇咬牙切齿的诅咒“渣男”的时候,这孩子如果泉下有知不知会不会“内牛满面”。当下讪讪笑道:“你喜欢就好,你喜欢就好。”

  一旁的“猫咪”看着兴奋莫名的查南,再看看自己王爷的表情,翻着白眼想到:“自家王爷这给人取名字的爱好还真是根深蒂固啊!不过看他那表情‘查南’这名字绝对不会是啥好词,可能连‘猫咪’、‘兔子’都不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