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家猫咪又成精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怎么可能?(求推荐票)

我家猫咪又成精了 民以天为食 2061 2021.01.12 05:45

  秋谭是被电话吵醒的,嗡嗡叫的铃声狠狠地粉碎了他的美梦,挂掉电话翻个身打算续接上美梦,结果被小白猫一脚踩清醒了。

  起身木木的看着地板,思考他为什么会躺在地板上?

  手机再次响了。

  秋谭不情不愿地接通了电话。

  “喂?”

  声音里带着浓浓的起床气。

  无论是谁,在美梦中被电话吵醒心情都不会太美好。

  “刚睡醒?”

  电话那头的人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怨气,笑道:“下午过来一趟,有点小事需要你帮忙。”

  从声音判断出对方是谁后,秋谭立刻清醒了,“好的。”

  “行,就这样了,回头见。”

  对方很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秋谭却在思考,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何老爷子叫自己帮忙?

  无比强烈的饥饿感让他放弃了思考。

  正要去填饱肚子,目光扫过阳台时秋谭忽然愣了一下。

  阳台上放着一个空可乐瓶,可他没记错的话,之前还有半瓶的……

  猫咪喝的吗?

  秋谭想了想,打开窗看了看。

  都很正常,没什么毛病。

  这就奇怪了……

  什么异常都没有,那可乐又去哪里了?

  他盯着阳台上的植物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失笑起来。

  难不成植物把他饮料喝了?

  怎么可能。

  应该是小黄喝的吧。

  毕竟它经常乱吃东西。

  秋谭把空可乐瓶丢进垃圾桶,不再去想其中的缘故,毕竟家里一没有丢东西,二没有招贼,既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想那么多就没必要了。

  填饱肚子才是目前应该做的事情。

  秋谭转身走进厨房,把黑枸杞拿了出来。

  这回足足消耗了三颗黑枸杞才勉强缓解了饥饿感。

  数了数剩余的黑枸杞,只有12颗,哪怕是一天一颗的最低标准,也只能坚持12天。

  得想办法弄到新的阴物,秋谭思考着。

  否则等黑枸杞消耗残尽,又要用普通食物充饥了。

  不到万不得已,秋谭不准备这样。

  身体里那两种血脉虽然会时不时的打架对他造成伤害,但同样也带来了特殊的体质。

  不仅让他从小到大都无病无灾,寻常破皮之类的小伤口,睡一觉就愈合好了,还比其他人更加适应环境,可以忍受寒冷和炎热。

  甚至在力量速度方面都略高于常人。

  而代价是食量变得奇大无比,尤其是受伤后那段时间,更需要大量的进食。

  这让秋谭越发相信科学,相信能量守恒定义。

  后来发现阴物不仅可以压制血脉的打架,甚至让这种对食物的需求大幅度降低,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平。

  从那之后,秋谭渐渐地离不开阴物了……

  走进厨房,惯例熬上一锅小米粥。

  虽然食用阴物后不会再产生饥饿感,但他还是无法舍弃食物的美味,日常的一日三餐还是要吃。

  加入大量的水,将小米粥的火候调到最小,这样散步回来时不至于烧干。

  正准备出门,小黄却赖在脚边不走,秋谭才想起来昨天的约定。

  “行,上来吧。”

  秋谭爽快的把它塞进了衣服口袋。

  “喵!”

  小猫咪从口袋里露出个头,高兴地叫了一声。

  摸了摸猫咪毛茸茸的脑袋,秋谭莫名的感觉自己像个袋鼠妈妈,只不过是把口袋里的小袋鼠换成了小猫咪。

  走出小区,没多久就看到张老板的那家小店,因为太阳还没升起,小店并没有关门,在外面远远的可以看见一道人影在打扫着卫生。

  秋谭直接走进小店。

  张老板还欠他一件阴物,正好过去讨债。

  结果没有想到,刚走进杂货店就被正在扫地的青年给摁在了墙上。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青年脸色通红,光顾着盯秋谭,没注意到口袋里的猫咪。

  小黄猫悄悄地从口袋里爬了出来。

  青年还是没有发现小黄猫,他正死死的盯着秋谭。

  突然,青年愣了一下,用力嗅了嗅,惊异道:“又吃了,这怎么可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秋谭挺蒙的,刚进杂货店就被人按在了墙上,关键是对方力气还挺大,不用全力的情况下他居然挣脱不开。

  要知道他的身体被血脉改造了多次,虽然比不上那些终日沉迷于武道的家伙,但气力也远超常人,在不用全力的情况下,居然挣脱不开青年的双手。

  这怎么可能?

  同样的想法也出现在秋谭心里,随后便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这么厉害的青年,在张老板面前却连浪花都翻不起,那平时乐呵呵的张老板实力究竟有多强?

  虽然早就意识到张老板绝非常人,但和青年对比后的巨大差距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阴物!你今天又吃了阴物是不是!”青年气急败坏道:“你为什么还没死?”

  “啥?”

  秋谭有些火大,刚进杂货店就被人按在墙上,还问他为什么没有死,泥人还有三分火,更何况是他。

  奋力挣脱开扣着肩膀的双手,恼火道:“你什么意思?”

  青年也意识到他刚才的话确实说错了,急忙道歉:“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明白为什么你吃掉了阴物却没有事。”

  麻烦了。

  秋谭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相反此时他非常的清醒,顿时感到棘手,很清楚这次明显不同于上次,没法再糊弄过去了。

  同时也有些懊悔,自己怎么不注意点?明明昨天对方就展示过能闻到阴气的能力。

  但也仅仅是懊悔。

  他的血脉是一个秘密,能吃阴物又是一个秘密。

  前一个秘密只有父亲和张老板知道,后一个秘密有多数人知道。

  父亲失踪,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拥有足够多的阴物,单靠他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只能借助父亲的人脉,吃阴物的事情自然也藏不住,暴露了出去。

  父亲那些朋友都很好的保守了秘密,并没有因为父亲消失多年就疏远秋谭,反而更加关照。

  血脉的秘密被张老板知道,那也是万不得已,但好在对方似乎有些误解。

  一直都认为他是什么玄阴之体。

  至于那所谓的怪病,其实是个幌子,甚至都登进了特殊病例里,可以遮掩住他大部分的奇怪行为。

  毕竟他有病……

  PS:求推荐票,求收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