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一、破四象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61 2020.08.16 18:55

  若说眼球失窃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这里除了考古队,四周荒山野岭的,谁会在众人眼皮底下偷东西,还偷一颗眼珠子,为什么呀?有毛病吗?。再说,四象仪内部从未打开过,谁又有这个能力在不破坏原有文物的基础上,将它取出来呢?

  昆教授昨天检查过四象仪,知道眼球的事,他也纳闷,好端端的眼球怎么消失了呢?白教授没来过这里,对附近的情况也不熟悉,他说,“哎呀,不就是少了颗眼球嘛,四象仪里面是空心的,从现阶段看,除了往里掉落,还有其他可能吗?”

  大家一想也是,既然二位教授都同意了说法,那大家伙也没什么好说,总之,想法子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但现在问题是,没了眼睛怎么启动仪器呢?怎样才能打开这个铁疙瘩呢?

  白教授说,“小坤,你昨天按得是朱雀的眼睛吧?”,齐坤点头,带着白教授站到了朱雀法相的下方,现在朱雀的一只眼睛没有,留下黑洞洞的眼窝。白教授上前用手指就往里面扣,众人一脸黑线,扣有用?那还讨论半天个球啊?

  探了半天,白教授抽出指头,用鼻子去闻,“这味道不对呀?”,味道不对?什么意思?铁疙瘩还有气味?白教授不慌不忙伸出自己的手指头,“你们看,我刚才想啊,球的内部应该生满了锈迹才对,可我的手指却很干净。如果因为眼睛锈蚀自然脱落,那么至少有铁锈的味道吧?”,白教授的手指头满是老茧,字写得多的人,手指关节处才会留下老茧,大家都看着他,见黄漆漆的手指头上确实没有铁锈。

  “这说明什么?”昆教授也盯着他的手指头,背着双手,他说,“嗯,这证明球体空间里面要么涂了古代秘制的防锈漆,要么就应该是有人经常来打扫。”他拿鼻子上去闻了闻,“一股腥味,好像是某种生物留下的。”

  “古代人会用生物来清理青铜啊、铁器吗?有这种生物吗?”小余换好了他那副三好学生般的假脸,连杨洋都皱眉头。他呀,完全成了点头哈腰的虾米。这要换到,嗯,八年抗战打小鬼子那阵,估计就是个汉奸,拉出去枪毙八百次不嫌够的那种。

  老茂点头说,“古代确实有用生物来保存器物的先例。比如,保存一般有价值的容易腐朽的物品,会用蜜蜡掺合一定比例的石灰粉来做保鲜涂层。但金属属于缓慢氧化的物品,所以保存的方法比较特殊。我曾经在校图书馆里,看到一则传闻说过,古代就有一种虫子由专人饲养,用来清理金属锈渍。此虫习惯吃氧化过的金属,就像动物界的食腐一族,只是,它们喜欢吃的是金属,而非腐败过的肉。传闻是传闻,到现如今的科学界也没找到相关的实例。”

  “你说的这个叫‘茅骨虫’?”老五哼了一声,得意的说。

  “茅骨虫?!是刚才茂才同学所说的虫子吗?”昆教授的眼睛片比白教授的还要厚,听到老五说话,几乎把鼻梁都压塌了,他说,“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昆...昆老师,别听他胡说啊,嘿嘿...”白教授冲着老五使眼色,意思不要他再说下去,可昆教授不依不饶,他说,“诶,怎么能叫胡说呢?小东连四象仪的故事都知道嘛,依我看小东说有,那便不是空穴来风。”

  白教授没了词,老五看一眼白教授,见他默许了,他只好继续讲,“茅骨虫在唐代末期灭绝,可能养殖的方法失传了。茅骨虫生有六对足,前两对,足形如倒钩,用来剔除氧化的金属,颚部奇大,占了身体的三分之一,复眼四对,腹部细长,整个体型跟竹节虫有七分相似,它们靠锈渍为生,怕光。一般在唐代以前官葬墓里比较常见。它们寿命长,繁殖缓慢,但据说可以在无氧环境下,存活好多年。”

  “哎呀,好厉害的虫子!”昆教授咂舌问,“小东啊,你又...又从哪里得知有这种...这种叫什么茅古虫的呢?”

  “古书上啊!我家有一副画,虫子的样貌描绘其中,习性方面也记载的清清楚楚。”老五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昆教授正要说话,白教授急了,“诶,小东的古书,我先找他借的啊,你可别抢!等我看完了才能让给你看,先来后到嘛。”他这一搅合,昆教授把即将出口的半句话又给咽了回去。

  哼,知道了,白老师想把老五的事瞒下来。自己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逢春呐,好东西自己先留着,糟架玩了才甩给其别人,心眼也忒小了点。可有一说一,老五家的东西,能随便借吗?

  即便知道里面有茅骨虫作祟,那为什么朱雀方位的四象仪换了星位呢?不会也茅骨虫闹的吧?大家百思不得其解,小余接话说,“嗯,我猜呀,会不会是仪器本身出了点故障,按钮都烂掉了,经过昨天咱们一折腾,里面的机簧估计也一齐坏了吧,所以它才会转了个方向。”

  不得不说,也有这个可能,白教授寻思后点头,他说,“不管里面是否出了问题,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如何打开它,打不开这些谜团一样都解决不了啊。”

  大伙点头称是,接下来大伙着手准备开启机关,一窥究竟。现在的问题来了。按钮都没了,怎样才能让四象仪,转向呢?

  杨洋提议说,不如往下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开关。因四象仪太过庞大,当时考古的人为了图方便拍摄、清理,四象仪是从被埋的土堆中,一层层挖出来的,它的下方还留有很大一块区域堆满了沙土,未做整理。

  众人齐心合力加上士兵的帮忙,很快,巨大的球体就被众人挖了出来。从下往上看,中心的四象仪由一根粗壮的金属质地的铜柱子支撑出了地面,看形式应该为后期浇筑而成。一气呵成完成铸造,当时还没有这个工艺水平。

  老茂看着铜柱,深插入一块巨大的圆形的石墩中,也不知插了多深。铜柱和石墩严丝合缝,连根手指都插不进去。大伙围着石墩周围仔细寻找,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能找到小余口中所说的另外开启机关的按钮,但找了半天除了尘土还是尘土,大觉失望。

  两位教授让大家再出出主意,让他们在不破坏四象仪的前提下,找到开启机关的方法。众人是你看我、我看你,都没话说,急的两位教授直跺脚,宝库就在眼前,奈何锁头坏了,里面金山银山你也拿不到啊,那不干着急嘛。

  最终还是老五打破了僵局,他有些难为情的说,“白老师、昆教授,我想试一试,我家有古法破机关,道曰,十字顶门一字天,破机关无非外破内破,开启它我自有其妙方,不过,这是我家秘传,嗯...不能被外人看见,如果要我破,那...那你们都得离开一阵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