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仓库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23 2020.08.01 02:31

  老邢压低了声音,“不过咱们局子,赏罚分明,有奖就有罚,啊,这个,举报也有奖励,按工资的百分比例提成。”

  老邢一通说辞,没人在意,现在会场叽叽喳喳跟麻雀开会,老茂和老马达成了攻守同盟,信誓旦旦说,俺们就跟领导对着干,哼,不让玩是不?咱把隔壁老王,咱仨打血战到底,罗他一个昏天黑地。

  老吴和小张是一窝,他们对今后不能看电视剧持很大意见,小张嗓子细,满嘴冒兰花。

  只有小贾听得清楚,奈何大舌头,讲了半天没人理,涨红脸猪肝色,“局长在说...发...发钱!”,他急了,吼了一嗓子。

  这回大家都听清了。

  “发钱嗦!早说嘛。”老马一听发钱,阴沉的脸放了晴,他做保安工资低,最在乎自己的薪水问题。

  大家伙又安静了,老马说,“啥子发钱嗦,发几多嗦?”

  发个毛线,小贾一指老邢,“诶,是这样滴,局里嘞知道大家工作辛苦,条件艰苦克服一下嘛!啊,这个,冬天每个人保暖津贴四百,提前通知,啊,提前通知。”

  津贴个茄子哟,四百?还不够塞老子牙缝嗦,老马立刻又拉长了脸。

  会议继续进行,老邢清了清嗓子,“下面嘞,咱们把冬季的工作谈一谈,啊,这个,临冬来了,最要紧是保护咱们局库里的文物,要求耐寒的简单做保养,不耐冻的给套下,挨过冬天再拉出来展览。”

  老邢这话对老茂讲,其他人只当听个响,毕竟往年的保养工作全是老茂一个人独立完成,小贾来的时间短,打下手老茂根本看不惯,即便他仔细捣鼓半天,老茂还是会拿出去从新包好再放进库里。

  “诶,这是仓库钥匙啊,我的这把现在交给你了。”老邢说完,就从皮扣上拿下钥匙串交付到老茂手里。“大门钥匙在老马手里,明天上班让他带你开门。”

  老茂皱着眉头。

  “有什么话要说?”老邢瞧见问。

  老茂没犹豫,“这次让我一个人进去吧,小贾手笨,我一个人就行了。”

  老邢转过头询问,小贾还巴不得少参合,连连点头,“那就这样办,不过丑话讲在前头,最近咱们局新从保物局借来的几件藏品,是上面领导交代,一定要按工期修复好的,应该过几天就会送来,你看能不能完成任务?”

  老邢话讲的重,老茂反倒不在乎,只要小贾不掺和,他相信自己一只手也能把东西复原。

  当天下午,老马就把钥匙交到了老茂手里,“这钥匙嗦,就一把,丢了可没第二把,你注意点嗦。”交代完毕他就回去值班了。

  老茂反正没事干,拿了钥匙三晃两拐到了仓库,索性开了第一道门,整个文库分两层,一层地上、一层地下,老马的钥匙管上面,为了防盗,上头仓库封得严严实实,没有窗户,连蚂蚁都没缝钻。

  里头比外面看的高不少,整个环境乌漆麻黑。电源从外头接进配电室照明,配电室有两套电源,一备一用,有专用的柴油发电机,专供恒温空调使用,为停电后保证室内湿度、温度恒定,做的紧急措施。

  一层放的文物多半不贵重,大的有青铜器,小的有瓷器、瓷瓶,都是重物,不好拿,一般需要卡车搬运所以放在上面。

  底下一层东西就多了,质量较轻也容易破损,比如百年前的书法名画,也有古时的衣物服饰等等。

  老茂所在文局的镇馆之宝有三样。

  第一件,秦末方周大铜鼎,铜鼎高三尺七寸,篆书两百零七个字,原始用途为当时祭天用的法器,字面的意思大概就是说,祝愿天下昌盛繁荣、粮食稻谷风调雨顺诸如此类。这是唯一一件放在底下一层的重物。

  第二件是五皇时期的一块玉珏,近代史发掘古代陪葬坑,玉珏并不少见,这件古代玉制品之所以珍贵,主要还在出现的象形文字上,记载了现如今史学界都不什清楚的某个遗落文明的历史,它在五皇时期崛起,兴盛一时,又在五皇后期没落,相传在其鼎盛时期甚至可以雄霸黄河以北,这个大概叫樾士的部族很可能便是突厥人或者鲜卑族的祖先,在后代书中记载,突厥部落由中欧大陆迁徙而来,但具体是在那个时间段迁徙到了黄河流域的一直没有定论,这枚玉珏恰好能够证明早在五皇时期这个樾士族群便已经迁徙到了黄河流域一带,至少比考古界先前判断的时间轴早了将近五百年的历史,极具研究价值。

  老茂走过玉珏,现在这件藏品被一个大玻璃罩罩住,老茂多年来一直跟这第三件镇馆藏品打交道。

  这件藏品源自先奏时期,战国时代的物件,战国七雄逐鹿中原,几个大国打的昏天暗地,当时文件的传递多半用的竹制竹简,但这件藏品有些特殊,它竟用丝帛做文书传递信息,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好些字,既不是小篆也不是先秦字体,那当然更不是甲骨文了。

  秦代以前就有用丝帛做文书的先例,一般是皇帝级别的高端统治阶层才能使用,毕竟那个年代丝帛属于奢侈品,那个平民会用蚕丝编制的丝帛写字呢?更何况那时候的平民几乎是不认识字的。

  老茂对先秦帛书研究了二十多年,毫无建束,说来惭愧,那怕一丁点的丝帛内容及其来历的蛛丝马迹也未尝获取。不仅如此他还先后请了研究先秦文化的数位泰山北斗前来观摩研究,均无所得。

  最后众人只好作罢,恐怕只能等今后进一步先秦文化考古挖掘有所进展以后,才能获得有关的线索和情报。

  一等,二十来年,老茂从一名英姿勃发的壮年小伙迈入了老成持正的中年大叔,大好的青春挥霍的差不多了。

  照他话讲,自己也算土埋半腰子的人了。

  这块帛书因为碳化严重,修复起来异常麻烦,必须在无氧无菌环境下操作,然后一针一豪的修复,否则就会跟上回小贾一样,破了相。

  万幸的是,破损部分及其细微,接触不多的外人也瞧不出端倪,并且破损的部位也非文字部分,他就忍了没报上去,但心里还是肉疼的,毕竟修了它几十年,说它是自己半个拉扯大孩子也不为过。

  老茂围着先秦丝帛转了两圈,才满意的点点头,去年的功夫总算没白做,物品保养的极好,现在就等从保物局借来的文物做比对了。

  他一想到可能即将解开多年来心底的谜团,两只手就不停地搓揉在了一块,瑟瑟发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