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四、拔剑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10 2020.08.22 23:24

  “欧冶子离这个时代稍微久远,此剑就不知是不是干将莫邪给他造的。”老茂说完话,开始往剑身看,发现此剑奇长,先秦时期的剑,一般很短,不会超过一尺二,这把剑最少也得二尺长才对,它留在外面的部分,观其长度就超过一尺二了。

  千年前的铸剑工艺能将剑做到一尺二以上吗?或许是把祭祀用的剑吧,实用性不大,老茂摇头。老五滴了点蜡油在石头上把蜡烛放好,见他开始挽袖子了。

  “老五,你干什么?”老茂一看就明白,“别动啊,这玩意是邪剑,宁不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心为上,附近还不知有没有虫卵呢。”

  老五点头,从包里拿出一块手帕,绣着花的手帕,老茂看了,问他,“诶,你小子手帕哪里来的呀?花花绿绿的,别跟我说捡来的啊?”

  “这块是阿锈给的,嘿嘿,爷马上脱单了,知道不?”老五嘴巴乐歪了,看手帕又有点心疼,他就拿出自己的手帕,心想用完后洗洗还能用,接着开始往剑身上擦拭。只抹了一下,呲啦,手帕就被剑刃,开花了。老五一缩脖子,“好假在,这剑太他娘的锋利了吧!?几千年的老物件,还跟新的一样。”

  “还好没乱来,本想用手直接拿的。”老五拍着胸脯。

  “亏你没用手,用手啊,指头都给你切断了。”

  “我是心疼手帕。”老五说完,用手帕把剑柄的灰擦拭干净。

  剑柄擦干净后才发现,手柄由两条蛇身缠绕而成,蛇头相互咬合在一起,形成柄尾,样式古怪精灵,鳞片浮华油润,显然是铸剑大师所造,整个剑柄的颜色属于黑灰相间,就不知是什么材质了。

  “剑柄做的不错,好剑!这个拿回去,得值不少钱吧?”

  “你又想着偷盗文物?忘了自己身份吗?”老茂撇了一眼,又说,“诶,既然这把剑这么锋利,正好,看能不能切碎石壁,咱们好脱困。”

  老五点头,用手捏住了剑柄想往外拉,一拉之下,才感觉根本就拉不出来,长剑像生在石头里了。老五啊不服气,甩开麒麟臂用上童子功,大喝一声,起!

  结果直咧到他的脸,耳朵根子涨的通红,也没起来,“娘的,好结实,谁把它插进去的,力气不是一般大呀。”

  “旁边有链子,用巧劲,咱们一起扯,看看是否能把它扯出来。”

  “好!”

  二人给剑奴磕了几个头,好歹前人的遗体嘛,图个心安,就听老五念,“黄天在上,你们这些人的惨死,不管咱哥俩的事,所谓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啊,借你们镣铐一用,日后能出去,再给你们逢年过节烧俩钱,你看行不?就这么办。”

  他也不理会人家答不答应,说完,就把人骨拆了,用手帕擦干净,递给老茂一根链子,两人就左右开始拉。

  二人使足了吃奶的劲,此剑依然是屹立不倒,连晃都没晃过,老五擦汗说,“要不,找杨洋过来,他是病号不假,力气还是有的,我不信咱们三个人都拉不动它。”

  杨洋一直在通道那头等,等了半天,见没人来,大晚上的肚子还疼,又没吃的,又累又困,人就靠在墙边睡着了。老茂二人过来一看,心说,这个杨洋,心够大的,节骨眼上还睡的着觉。

  二人把见到古剑的事跟他一说,三人又返回到祭坛边。

  有了杨洋加入,从感觉上,比之前呐好了不少,三人从三个角度拉,至少能手感到剑身在动了。

  拉了几分钟,剑身被拉出来两寸左右,几人又累又渴,拉不动了,都坐下来休息。

  “哎呀妈,累死我了。”老五就要脱衣服。

  老茂说,“别脱衣服,小心虫卵!你变成了个大蜘蛛,咱仨都得死。”

  “你管的着吗你?!衣服都湿透了,不让脱,感冒了谁负责?”

  “感冒总比命丢了强吧?你看我跟杨洋,不一样都汗透了吗?谁跟你一样脱衣服啊?”

  杨洋这时候低着头不知道在干嘛。

  “诶,捣鼓啥呢?肚子又疼了?”老五讲着话,“刚想起来,我手里还有古晴的抗生素,你吃几粒,看管不管用。”老五拿手帕的时候发现里面包着的抗生素,就递给杨洋两颗。

  “不是肚子疼,这药没用,我吃过了。”他把老五的手推到一边说,“你们过来看看,我发现石头上刻有东西,好像是...好像是浮雕画。”

  石头有画,怎么刚才没发现呢?老茂好奇,站起身走过来看。

  杨洋刚才靠着岩石,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东西顶他,他觉得怪不舒服就去摸,一摸之下才发现,原来石头上雕刻了许多画像。老茂和老五之前的注意力全在剑奴跟古剑身上,没把注意力放在岩石上,所有漏掉了。

  定睛一看,浮雕壁画总共有六幅。

  第一幅画描绘的是草原上的风景,一群人骑着马、赶着羊,明显是游牧民族的写照。

  “你看,天上的太阳好像是黑的,是冕国的象征,难道说冕国前生是游牧民族吗?不对呀,姬胥不是汉人吗?”

  “后面还有嘛,接着看,一幅画能说明什么问题?”老茂插了一句嘴。

  第二幅在第一幅画的左边,古代人习惯从右往左绘画和写字,跟现代人习惯是不一样的。第二幅画也好懂,这群穿着游牧民族服饰的人,来到了一片森林,他们下马,牵着马穿过林地,可以看出他们身上都背着弓箭,森林茂密、巨木参天。

  第三幅画,画的好像是,在跟某种动作搏斗,画的像老虎,但这老虎啊有一对翅膀。

  “诶,奇怪,你们见过长翅膀的老虎吗?”老五摸着下巴说。

  “谁知道呢?长翅膀的还有独角兽呢,刻浮雕的人怎么不在老虎头顶上画个角出来呢?”

  第四幅画,画的是游牧民族一众人,杀掉野兽的情景,他们把老虎的皮剥下来,在河里洗,能看清虎皮上还留着翅膀呢。奇怪的是,旁边的丛林里还画了一双眼睛,是眼睛不错,那双眼睛在暗中偷偷的观察他们。

  众人又赶忙去看第五幅,这上面更奇怪了,在月光下,一具人身兽头的怪物,也可能不是怪物,可能啊,是带着面具的人,他在跟这帮游牧民族做交易。

  那兽人手里捧着金子,还是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把他们手里的兽皮换过来。

  第六幅画,直接显示了剑奴铸剑的场景,非常的诡异是,这些剑奴统统带着兽头,剑是深深镶入岩层,天空则阴雨密布,电闪雷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