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五、‘狼’图腾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70 2020.08.07 23:24

  “呃,二喜老弟有什么想法?你跟咱们是一个团队的,这些也都是我的学生,不妨畅所欲言,说出来,大家可以一起商量商量。”白教授见二喜的眼神闪躲,怕他说不清楚,故意在后面加上一句话,给他壮壮胆子。

  二喜跟大伙待了一天一夜,平时除了给白教授和武班长指路以外,几乎没话,白教授还认为这个人话少,人呢也比较冷淡。

  “俺...俺也木啥好说得,就是俺吧,俺记得...俺来过这里。”

  众人听他这般说,精神一振,白教授问,“哦,老弟既然知道这个地方?可以带着大家走出去吗?”

  二喜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好意思啊,其实俺...俺也不知道咋走。”

  大家伙一听有点来气,你不知该怎么走?那你说这些个管屁用啊?这不浪费大家表情吗?白教授比较的镇定,他明白二喜不善沟通,嘴巴呢,可能比较笨,就压压手,让大家保持冷静,听二喜把话讲完。

  “俺...俺虽然不知道咋出去。”二喜有白教授撑腰大着胆子说,“但上次俺...俺们村长带俺们找到个小木棚棚,上...上次也被困在这哈,然后捏,大家才找到那里的。”

  “二喜老弟,你是说在这附近呐有间木房子是吗?”白教授满脸疑惑的问。

  “对!俺们上次来,就在那瞎过的夜。”

  众人商量一阵,要不,跟着二喜过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白教授告知二喜,让他带路。二喜随后走在了队伍前方,他左瞅瞅、右瞧瞧,时而停下,将手指放嘴里嘬两口,又放在空中让风把他的手指吹干,走路的时候也是弓腰驼背,样子别提有多猥琐,大家不明就里,嘴上也不好问。

  绕来绕去、七拐八弯,转眼呢日上三杆,眼看要过中午了,天气又燥又热,白教授累了,大家只好停下来休息。队伍带的干粮和水,考虑到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本来是够三天的,可在营地的时候大家伙走的匆忙,丢了一包补给,做饭的锅也扔了。现在大家只能尽量节省,水每人一壶,干粮每人三包,管够吃一天的。

  当时行军干粮,面包、饼干什么的,可是稀罕物。基本上全是些,难以下咽的压缩罐头和压缩饼干,味道差,吃多了反胃,但一个饿急了的人,吃什么都香,味道谁在乎?肚子管饱就成。

  吃饱喝足,休息够了,一伙人又开拔上路。

  不久,转过一处山崖,在山脊上,终于发现有条不大宽的泥巴小道,曲折、盘旋而上,大家明白路,总算走对了。二喜走上泥巴路,不再嘬手指了,招呼白教授,说他那间小木屋就在前方不远的山顶上。

  老茂往山上看,路是越来越窄,说不远,也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木屋的门是锁着的,二喜他们来的时候,门呐也是锁着的,得从窗户爬进去。这里打猎的猎户住过,木屋的中央有烧锅的痕迹,地上一堆木炭的残渣。

  说它小,也不小,十几个人挤一挤也能过的去,小木棚不止一层,竟然有两层,上一层的门也锁着,杨洋就拿上工具把锁给撬开了。开门一看,喜出望外。就见不大的二层阁楼里面有一张长条形的桌子,桌子上摆了一部有些破旧的手摇式发报机还有接收装置,地上的椅子东倒西歪,一地的废纸。

  大家兴高采烈的收罗好纸张,才知道,原来这间小木屋之前是一座野外的观察站,主要用来观察野生生物的生活习性的,前主人走了以后,这里就荒废了,成了猎户和像他们这类迷路人的庇护所。老五拿纸张出来看,“哟,这个小观察站以前的主人,还他娘的化妆吟游诗人嘿,什么狗屁不通的歪诗,我给你们念念啊。”

  老五那副破嗓子念诗,再华丽的辞藻到他嘴里也难听得要命,听他念的几个人在那笑,包靓几个女生更是笑的合不拢嘴。白教授当然是众人之中最高兴的,他盯着发报机问,你们谁会修发报机?

  杨洋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捣鼓仪器设备,他看了以后说,机器放的时间长了些,零件锈蚀的比较严重,不过还能用,就是手头上没有趁手的工具,里面的零件,他可以拆出来做个简单的清理,把断掉的电线也给接上。

  两名小战士懂得莫尔斯电码,军队那边的电报频率他们清楚,发报、收报工作,由他们来完成。

  一切顺利,白教授终于可以躺下来休息,躺在破草席上睡着了。

  该有的工作大家自行安排,老五和小余出去打猎,走了运,打到两只野兔和一只山鸡,晚上可以打牙祭。开膛、破肚、拔毛,几个女生在此等环境下也不嫌脏了。特别是古晴,人长的漂亮,下手可不轻,一只兔子被她三下五除二就给弄干净了,简直就在秀操作,她学医的嘛,动物解刨是家常便饭。

  阿丽能吃也能干,对付兔子不在话下。最笨手是包靓,弄的满手都是血。包靓晕血,最后还是老茂亲手帮她处理好。

  动物内脏得处理干净。说来也怪,自从上了山,原本后面跟着的几只土狼崽子就消失不见了,估计这块地界不是他们的领地范围,狼队领地的意识极强,绝对不会跨过雷池一步,这也说明晚上他们暂时安全了。

  香喷喷的烤兔子肉,滋润着大伙的五胀六腑,人间美味也不过如是吧。

  吃罢,小余拿出了包里的口琴,吹奏出美妙的音符,口琴悠扬舒缓的音色,震荡着人的神魂,仿若人间的一切烦恼都随着它而消散了,几名女生互相抱着彼此沉沉睡去。

  在她们眼里音乐会是褪去烦恼的灵丹妙药,可在老茂眼里,却变成了惆怅的导火索,武班长现在怎么样了?脱离危险了吗?老茂看了一眼老五,老五也同时望了过来,彼此用眼神交流都知道在想什么,武班长虽然跟他们待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在一起战斗过,他们曾经互相协作、相濡以沫,这段感情是无法用时间来衡量的。

  白教授半靠在一个木架子旁边发呆,他听着口琴声,陷入了沉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白老师,我有个事想问你。”老茂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他挪了挪身子,靠过来,把昨晚跟老五还有五班长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