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八、庆贺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02 2020.08.19 20:52

  小年轻这边的人多,战士这边人多,郑连长的队伍二百多号人,属于两个连队零时拼凑在一起,加上考古的一伙八十多人,接近快三十桌了。来的时候呢,聚过一次餐,那是在出发前,原来的地方空,坐的下。

  现在荒山野岭没地坐,桌子都摆不齐,怎么办?郑连长说,干脆,姬胥皇宫大殿的广场不是清扫干净了吗?不如就在,啊,广场摆桌子吧。

  几位教授不同意,说这地方,几千年前的文化古迹呀,万一亵渎或者说损坏了,这是对后代不负责,不能这么干。要不这个庆功酒不开也罢。郑连长好歹是个连长,他打过的大小战役少说也有几百场了,平时别看他挺随和一个人,在某些方面还是挺固执的,说一不二。

  为国家立过汗马功劳的功臣,为国家出身入死,好几次命都没了,嗯?在旧社会剥削阶级大财主家吃个饭怎么了?在这吃饭还是抬举他呢,老百姓翻身当家作主,现在老百姓说了算,你说是不是?

  几个教授一听也没话茬了,就交代大家,一定要爱惜附近的花花草草,啊,不要将没吃完的垃圾随意扔在地上,吃完一定要收拾干净。交代完以后才在皇宫里呀吃饭,那叫一个滋润,以后提起来,谁在皇帝家吃过饭呐?说出来,无不羡慕嘛。

  老茂的这一座子全是四区考古队的人,古晴、包靓、阿丽、阿倩,几个男生,不仅如此还围了一圈战士,里三层外三层,挤得水泄不通,大家都来看老五的。不为别的,兵娃子最好功夫,在队伍里经常喜欢比功夫,搞群练。这个叫磨练战斗技巧,说白点就是打架,功夫好的人,厉害的人,大家都喜欢,觉得他是大英雄、大偶像。

  老五今天在大家面前露了一手,爬山虎的功夫,在兵娃子面前攒足了面子,兵娃子天生性格不服输,都想着要跟他比试、较量。

  那就来嘛,谁怕谁呀,他们就开始先礼后兵了。广场是比武的绝佳场所,他们在城墙的一角吃饭,旁边就是高墙。兵娃子里有几个胆子大的就跟他比试,看谁不依靠工具,徒手攀爬,上到墙顶。

  老五攀爬的技术老茂、杨洋等人都见过,都认为这个兵娃子托大,但一比之下,诶!老五也只略胜了半绸,一打听才知道,队伍里也有不显山不露水的能人。这个姓赵的兵,很小的时候就在名师手下拜过几年功夫,听说讲,他师傅还是曾入过国号的六星宗师,练到六星水平已经差不多快到顶了。

  兵娃子们第一场输了,心里不服气,又派来一个人跟老五比掰腕子。

  掰腕子,一来靠技巧,比技术,更多的是比谁的力气更大。上场这位兵娃子是个北方的壮小伙,个头快一米九了,足足高老五两个头,体格上差异太大。大家都知道,拳击有重量级和轻量级,为什么要分开呢?原因很简单,重量决定了一切,两百斤打个一百来斤的人,就像大人打小孩一样,体重大的人,不但抗揍、耐打,拳头也重,麦克泰森和李小龙体重悬殊,其实没什么好说的,高下立判,掰腕子也是一个道理,人家拿体重就能压倒你。

  杨洋听完不同意,他觉得这有失公允,他说这一场他来比,他和兵娃子体重和个头一般大,比较符合规矩,重量级VS重量级不吃亏。老五却不理会他,坚持要自己上场,他手脚并用,道门真气童子功都用上了,还是输了。

  这次换他不乐意了,阿锈在旁边看着呢,他是考古队一边的人,当然给老五加油,老五没面子,说,要不咱们再来比一场,三局两胜,怎么样?兵娃子也来劲,都同意了。

  老五的绝活可不止这两样,论起手指头的功力他练了十几年了,他那手指头跟钢钉一样。部队有练过单指头穿砖头的功夫,老五就说,那就看谁穿砖头穿的快,谁赢,大家同意,在周围捡砖头。

  他们在闹,旁边在看,薛副官也在其中,看见他们要穿砖头,急忙喝止,“你们几个傻娃子,哪哈用文物当砖头使咧,全放手、放手!”

  大家这才作罢,回到餐桌,感情深一口闷,兵娃子有酒,就拿了酒过来。

  酒,这边没有,有茶砖,茶砖好带,放在包里不占地方。教授让学生们不要喝酒,妨碍长身体,兵娃子劝不动,大家只好以茶代酒,济济一堂。

  糖嘛,倒是有,队伍来的时候带了好几罐糖,白糖,糖醋山猪肉,也不知兵娃子那座山头打来的,肥的流油。老茂抓起一条猪腿,后腿肉有嚼头也塞牙,一口下去,黏牙。

  老五回到座位,跟阿锈俩个人就聊上了,老茂气的翻白眼,美女与野兽,不,野兽与蛇蝎。

  作为第一批考古先锋队,杨洋作为班长,他说,“大家举杯,祝贺这次考古有重大发现,诶,咱们一起祝贺白老师他们去怎么样?”

  这一举动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几个人举着杯子过来给教授们敬酒。白教授喝得舌头打结,“好、好,这回也...也多亏...亏了,同学们呐。”昆教授把他的杯子抢过来,“诶,这杯酒我代你们老师喝了,还有啊,明天,这个大殿,哦,就是后面这座大殿也要做细部的清理工作了,小东啊,诶,还有小浩啊,你们几个留我这边,我跟你们老师已经商量好了,嗯,你们明天就搬过来,一起啊,一起。”

  “真的?太好了。”古晴和几个女生都拍巴掌,她们几个巴不得搬过来,这块人多热闹,伙食也好。

  “你们的昆教授刚才还在数落我呢,说我的报告里少写了几个人的名字,这位是浩魏东同学,这位是张茂才同学,对吧。”

  昆教授点头,“你们要好好跟昆教授敬一杯呀。”郑连长笑着说。

  二人不懂意思。那年头,工作一般靠分配,去单位前都有推荐信的,就是块敲门砖吧,砖头和砖头之间也有差别,有了这次考古经历和经验,敲门砖的份量就大的多了,这也是教授们的一番心意和这次考古的目的所在。

  老茂敬酒后,突然想起来,把郑连长拉到一边。

  “茂才同学有事情吗?”

  “是,我想问...”

  “你问的是武九生的事吧?就是带你们来的武班长。”

  老茂点头,他一直想知道武班长的情况,现在工作忙和郑连长又不熟,趁这档子时机正好可以问问,郑连长说,“找他的是驻扎在外面的连队,他们连长跟我熟,十来天了,没消息。”

  “是吗。”老茂有点沮丧。

  “依我看,生还的几率不大,作为士兵,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郑连长的脸上布满阴雨,“等着吧,如果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