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四、冤枉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097 2020.09.02 21:53

  几名家丁冲出来,个顶个凶神恶煞,面露不善,提着齐眉棍作势就要打来。

  古人也喜欢看热闹,一伙人见大家要动手,将我跟几名家丁围作一团,现在想跑已经来不及,人是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人双手叉腰,喝彩叫嚣。

  原以为,能够吃顿霸王餐,还没吃呢,就要被人揍了。

  窝着一肚子火,不想也不行啦,还好,在学校的时候学过几年散打拳击,有过几次上台实战的经验,若要打起来,那也不能吃亏。

  众人见我摆出一个古怪的制式,李小龙的招牌动作,口中一喊,所有人全都吓得往后退了两步。那当然,两个时代不同,文化差异明显,花里胡哨的动作谁也没瞧见过。

  一帮吃客家丁,见我只摆动作,并无其他举动,有个大胆的已经抄起棍子抡起便砸。

  有道是,双全难敌四手,好汉虎落平阳被犬欺,几棍下来,手脚酸麻。

  打架我肯定不在行,人多欺负人少,五六个人打一个是英雄好汉吗?我这一嗓子,把其余人给唬住都停了手。

  带客的仆役三寸丁使坏,说我理亏在先,打狗不分先后,这下可好,打得之前更凶了。

  我只好是抱头鼠窜,现在就想着如果附近有个地洞,我肯定一头钻进去。

  亭子门外,喧嚣的叫嚷声,此起彼伏,就把,院子内的人给惊动了。

  “谁在外面喧哗!不知礼数吗?”来人锦罗绸缎,服饰针织锦绣,五十来岁,自是那姓曲的富户。

  家丁停手,我被打的鼻青脸肿,衣冠不整。家丁通报,将之前的事一一禀告。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如此恶毒的家丁,主人自然好不哪去,他竟挽起袖子抓了根木棍朝我奔来。

  眼看棍子就将打我身上,人群中伸出一只大手,紧握住棍势,嗯,停在了半空,我正准备闪躲,再看时,曲富户双手持棍,左右抽不出,用了吃奶的力气,棍子硬是悍然不动。

  那汉子握棍的同时,一群不想惹麻烦的吃瓜群众已经自动退开,与两伙人撇清关系。

  那汉子道,“曲家人这般不讲理的吗?当街行凶还有没有王法!”

  曲富户抽不出棍子自觉丢了颜面,撤去双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哼!这个人不识抬举,他想进我曲家白吃白喝,难道不该打吗?”

  汉子闻言,眉头一皱,可想他是刚来,并不清楚刚才发生的一切。汉子问我,“小兄弟想吃人家寿宴,进门叫贺金是常理,你不凑份子钱,就白吃人家的,这于情于理也说不通嘛。”

  “如果不嫌弃,我带你前面酒刹吃上一碗如何?”汉子倒是豪爽,转眼笑道。

  “那可不行,此人在简上写了一万币,白纸黑字,如何抵赖?”曲富户撇嘴道,“依我看,送到官府,这一万币也得判给我。”

  我虽回到古代,可并不知当时燕国一年的税收也就几十万钱,一万币,燕王钊都舍不得花。汉子一听眉头更紧,但此人豪气干云,倒是个大侠般的人物。

  抱着根大腿,我岂敢胡来,只求汉子能以寡敌众,救我于水火。

  岂料这汉子一根筋,一听官府管这事,当时就拉我要去见官。

  人家下套,你就往里钻吗?这死脑筋,不知自古官商勾结的事还少了,曲富户信誓旦旦,自然有把握打赢官司嘛。

  “小兄弟,走吧!官家能管,总有道理说的。”

  我顶你个肺,肺都给你起炸了。

  战国古代管民事纠纷的叫‘县师’,专管民事纠纷,府衙没见过,也是第一次见,战国时期的御政师门口有一块蒙皮包裹的大鼓,倒是跟现如今的电视剧里的相似。左边的师爷、右边是文案,专做笔录,就是没看到铡刀,什么龙头铡、狗头铡这个没有,那是宋代的包拯。惊堂木在战国时期没有,案签倒有,专门用来定罪,定什么罪下多少签。死罪三根,往地上一掷,改天就得掉脑袋。

  大汉敲了蒙皮鼓,几人上草堂。

  中间师呈细眉冷目,问明缘由,“曲老三,你说张茂才欠你一万钱可有凭证?”

  这官府只求证据,现在证据在手,可就难办了,曲老三拿出贺寿竹劵,合着一并递给差人。

  “我问你,这确口承认许给曲老三一万钱,是否有此事!”

  师呈问我,我只好答,“确有此事!但我身上没带钱,所以打个白条。”

  “白条是何物啊?”那师呈大小眼,不知白条的意思。

  这倒是了,白条是现代的说话,量他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就是赊账的凭证,我确实许给曲富户一万钱。”

  听到一万钱,我见文案手都抖了一下,可想,他一个文案一年俸禄才不足一百布币,一万布币,不吃不喝攒足两辈子都不够。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本县限你三日内缴清这个什么白条,否则判你在曲府服劳役二十载。”

  我叉嘞,就说不要跟来报官嘛,你个秃子,嗯,拉我过来,一句话不讲,也不辩解。我拿眼瞅汉子,见他毕恭毕敬,这不是害我嘛。

  一同操作乱如麻,签字画押,按了指印,算是官宣了,现在,嗯?官府挂了名,跑到天涯海角都没处藏身了。

  我同曲老三,汉子出了县师,曲老三怕我中途跑了,竟让随从跟着我,然后是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心里这个气就甭提了,真是人倒霉,喝口水都塞牙,汉子却热情,判得不是他,他自然无牵无挂一身轻,心胸坦荡荡啦。

  先是掉进了巨门,后又穿越到古代,一般考古的人下落不明,现在还他娘的在战国时候的燕国蓟城吃了场官司,我招谁惹谁了?

  汉子问,“小兄弟,你还是真是大方,我看你年纪轻轻,身价不菲,一万钱都拿得出手,当真是阔气,可否赏脸交我这个朋友。”

  朋友?你脑子进水吧你?我要拿得出钱,还会当街被打吗?当即把经过告诉他,哪知道,这个人真是个一根筋的脑袋。他还以为我真的是没带那么多钱出来,你想燕国布币一万钱,装几麻袋都不够,怎么可能带在身上,其实我就是个穷小子。

  汉子一拍脑袋,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