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六、终得解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90 2020.08.18 15:02

  “白老师,我之前就有猜测过。姬胥他是抢来了萼卜的四象仪,然后在自己的皇宫里面建了个一模一样的。”

  “小东啊,你说的不完全对呀。听你说,嗯,萼卜的坟墓一直是个谜,不是吗?那么姬胥为什么会知道萼卜墓地的准确位置呢?”白教授意味深长,意思很明显,“冕国的姬胥本就跟周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呀。”

  “您是说。”老茂接过话头,“姬胥应该一早就知道四象仪的秘密是吗?”

  “对!”白教授笃定的讲到,“那么姬胥又从哪里得知的呢?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周朝的皇族啊。”众人等着他继续说,“我猜测,周朝的皇族一开始就打算让萼卜做出四象仪了!为什么?周末局势动荡不堪,肯定不会为了祈祷五谷丰登、风调雨顺而为吧。”

  “我想,一定是为了铸造出一具神器,以图,颠倒政局,逆天改命!”老茂喊道。

  “就是这个说法!古人崇拜上苍神灵,迷信般以为做出神器就可以转危为安。”白教授点头赞许,他回过头,“老昆,这段故事你应该熟吧?”

  “嗯。”昆教授听得仔细,他说,“周赧王当年向秦国贡献人口土地,郁郁而终,有野史称,他之前回国途中消失过一段时间,从时间上推断和陨石撞击赴郡的时间呢极为接近,他很有可能去找萼卜了。书中有载,天将夕、子乱政,赧陷局畏难,某日,梦一长衫老欧,行于江干,代迷津告反,赧,随之去,不得所踪,数日,见之暴毙宫中。”

  白教授解说道,“我来翻译吧,说,周末的最后一位王,周赧王心知大周即将灭亡,心急如焚。某一日他做了梦,梦见一个女子,让他寻江干去找。可能他当时就下了决心,也真就此找到了天上掉落的陨石。大喜之余,认为他的梦显灵了。随后,命人各地寻找能工巧匠,欲将其铸造成一具可以逆天改命的神器。当然,这都是野史不可考,但小东讲了一段,嗯,四象仪的野史,正好补全了这段故事,细细琢磨,难道说不通吗?”

  萼卜忧国忧民,全凭一颗赤子之心,一腔热血报效国家,对周赧王死心塌地。周赧王知道萼卜的学问,于是命他用陨石铸造法器,他当即点头答应。又历经数年呐,终于想出了四象仪的锻造之法。可惜,等他建好了法器,周国四面楚歌已然无力回天了。

  周国一灭,萼卜见大势已去,四象仪没了用处,只好留下来,甩手而去。

  不知为何,周赧王后人在得知了消息以后,遂让萼卜藏匿起来,直等他们有一天能够东山再起。几十年一晃过去,姬胥作为周朝余党,几经周转,挖出四象仪,又一路北上,建立起冕国。

  白教授反推一通,说的有理有据,大家伙听得频频点头。

  老茂说,“老师,咱们既然知道了萼卜铸造四象仪的目的,那么如何才能以此为突破口,找出运转四象仪的方法呢?”

  “有了,有了!哈哈哈...”白教授自言自语般,又笑又跳,他拉住昆教授的手,“咱们现在就去,诶,小东啊、小茂赶紧叫人,让大家一起来。”

  不久,遗迹之内大伙全到齐了,不仅有一区、四区的人,连其余几个区的人也全都来了。他们不清楚中宫发生了什么事,听大家伙说起来,无不激动万分。

  白教授一面指挥大家操作仪器,一面呢,念念有词,跟说道经一样。

  “自古南宫有道心,南来北往入咸京,西南方是秦国疆土,西南边为巨门大凶之象,天龙为上,白虎为下,对应毕宿。”

  “北部天龙威四方,臣子效尤万年载,东北方是周朝的疆土,东北方位为左辅大吉之象,姬氏有个氏字,当取氏宿。”

  “呃,东有三禾卿龙聚,当与斗室连良德,东南方位为文曲中庸之意,对应女宿。”

  “这个,西呢,西对川南浪子回头,就找武曲,对应柳宿。”

  萼卜铸的四象仪这般排法,不仅对应山、水、风、雷,而且相抵相克,还能做到相辅相生,足够证明萼卜这位十几岁的天才,真的不简单,除非对周易的精髓全都了然于胸,才能设计的如此玄妙,浑然天成。

  大家依照白教授的指导转动四象仪,对上相应位置,三个方面都对了,四象仪内部和地下在期间振动的愈发剧烈。可就在浪子回头上,诶,停止了动静。白教授本以为胜券在握,高兴的声音都发颤了,可最后来这么一下,像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

  “嗯?最后一步难道错了,不应该对应的雷吗?没错呀?”

  昆教授说,“雷是对的,但星宿好像弄错了,我觉得应该是井宿,你看,井代表井井有条,又代表天雷,周朝时期周边不太平,经常外族来犯,我想啊,井和雷更契合。”

  众人听完觉得可信,立马照办。

  四象仪在一阵轰鸣声中缓缓打开了。历经千年的沧桑,它的真面目最终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便见巨大的球体呈花瓣状展开,直到显露出它原本的样貌。

  大家兴奋、紧张,都想看清球的内部到底有什么。

  假如,放在现在,什么针孔摄像机,超声波绘图仪,塞里面转转全进了电脑,还是三维图像的。那个年代没有这些高端的仪器,全靠大家的智慧来破解谜题,没有一丝取巧的机会,那怕它打不开也没关系,能让人看见内部是什么样子,也就够了,所以现代人不习惯用脑子办事了,全靠蛮力。

  四象仪彻底打开了。

  老茂一看,嘶!里面竟然蹲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大虫子!大家伙原本以为,里面应该,嗯,至少跟浑天仪差不多吧?怎么会有一只巨虫蹲在上面呢?

  巨虫的两只飞翼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眼大如斗,还有头顶上的犄角,跟牛角、羊角都不像,不似蟾蜍、不似知了、不似蝗虫更不像天牛,反正一个四不像就趴在铜柱的顶端一动不动,大家都懵了。

  白教授喊,“小东啊,你见这种虫子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五一早就爬上去摸了,整个队里也就他能上去。

  他也瞧不出来,对下面人喊,“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它挺邪乎,你们大家伙,让开点!都别在这里呆着。”

  刚说完话,怪虫的嘴巴张开了,一道厉光打向了老五,瞬间把他的衣服点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