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掉荡子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35 2020.08.03 22:16

  眨眼的功夫,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老茂纳闷,四周看看,阿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个人并排走,说着话,对偏离大道一事毫无察觉,逐渐脱离了队伍。老茂正准备迈腿,被老五一把给拦住了,老五眼巴尖,他在阿丽消失后就看见身边的一团杂草有些异状,他指了指老茂身旁的那团草窝,大喊“别动!”,接着他趴在地上用手去拨。

  老茂心惊不已,他已经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露出来,有股子阴风往外冒着凉气,两个人开始对着洞里呼喊阿丽的名字,“阿丽--阿丽...听得见吗?你还好吗?!”,老五把老茂往旁边推,“别喊了,小心掉进去!我守着,你快去找人!”

  他们三个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其实武班长才该是队伍的最后一名,他做保卫工作的,不敢有丝毫懈怠,领导交代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教授和这群学生。之前三人谈话的内容他也听见了,阿丽说自己肚子疼,又看着三人抛离队伍往外走,他以为二人是带阿丽去小林子里方便。虽然他从三人身边插过,但出于安全考虑,他放缓步子没敢离的太远。

  刚才他就一直留意身后的情况,期望这三个人别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刚想,就出事了,他听见老茂的呼喊声从后方传来,赶紧叫停了队伍。前方队员搞不清状况,只得都停下来,之后瞧见武班长往后飞奔而去。

  武班长问老茂,“出事了?!”。

  老茂大急,“不...不好,阿...阿丽同学,掉荡子里了!”

  武班长听完脸都白了,老茂慌忙带着武班长来到之前阿丽落草的地方。再一瞧,老五怎么也不见踪迹了?他娘的,叫我脚下当心,老五你怎么自己也掉进去了?活见鬼了!

  “跟你一起那小子呢?”武班长问。

  “他...他让我回去叫人帮忙,然后我返回去叫你们大伙,就..就碰见你了,他...他...刚才还在,难...难道也掉进去了?!”,老茂有些语无伦次。

  武班长脑子嗡得一响,往洞内喊了几嗓子,见无人回应,不再迟疑。他迅速摘掉帽子、脱掉上衣,从包里掏出手电用嘴叼住了,往里照。武班长是想自己下去搭救二人,他的动作干脆利落,一看就受过专业的训练,五班长明白营救时间,争分夺秒,可能上一刻人还活着,下一刻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

  武班长用手电往洞里打探,老茂趴在一旁也看。就见这洞挺深,普通照明设备探照距离至少在十米以上,但灯光打下去,根本探不到底,整个洞呈不规则状,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

  本地常年干燥,但雨季也多,就造成洞口上方五米多高的洞壁,干巴巴的,脚一踩上去就掉渣,根本没地落脚,五米以下洞壁呢,潮湿,又带点滑腻。下去是容易,但上来难!更何况还需要背着一个人攀上来,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武班长急了,好在队伍都掉头返回,白教授问明了情况也是大急。他作为这次考古勘查工作的主要负者人,带来的学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逃不脱干系,当务之急是解救掉进荡子中的老五和阿丽两位学生。白教授赶紧让杨洋将身上的绳索拿下来,让他套住武班长,放他下去救人。

  一番忙活过后,武班长就准备下荡子救人了。

  刚走到洞口,一颗人头就冒了出来,老树枯皮般的脸上满是污泥,不是老五还能有谁?武班长骇得退了几步,不是他心理素质差,主要是老五这副尊容本就是挺吓人的,再加上污泥糊了满脸就显得更可怕了。有的女学生见了,直接吓晕过去,反应过来的也都是尖叫着捂脸,不敢睁眼去看。

  老五见大家这般反应,不照镜子也明白自己这张脸有多难看了,嘴里嘀咕,“老子下去救人,不把俺当英雄看,也别他娘的反应这么大呀?老子又不是死人。”

  他不知道,他现在这张脸比死人还难看。

  “别下去了,人没事,晕过去了。”老五抹了把脸,“还好洞底有一滩水泡子,否者十七八米深,人真得摔出内伤。”

  众人听完适才松了口气,武班长半日来一直绷着脸也露出了一丝笑意,“小子,功夫不错嘛,怎么上来的?”

  老五最喜欢听奉承话,一听有人夸他,狗尾巴立马翘的老高,“承让、承让,祖传的本事,嗯呵。”

  老五还想显摆几句,武班长却说,“人没事就好,你带上绳头再下一趟,咱们把你同学拉上来,记住,绳子多绕几圈,绑牢!”

  “得令嘞!”老五学着老辈江湖腔,唱喏一声,接着就翻身下去。黑暗中便见老五双指如钩,拇指充下,犹如凤爪,双臂翻舞如电,行动起来比平地奔跑,还要快上三分,老五的手指头坚如钢铁,每次双指插入洞壁时,整个身体都能够纹丝不动,拿单臂也能吊上个三五天不再话下。

  老五的手指头其实生来并非这般模样。那是之后,不知那次老茂听老五讲起过他的过往,三岁那年,他的父亲便开始传授家中的盗墓秘法,最先开始练的就是手,江湖中一门铁砂掌与其同理,铁砂掌练指,需要练到刚硬如铁才算大成,而且,每次练习的时候,都需要用秘药配合,方能保住指头,不至于变形。

  老五的祖上练得并非铁砂掌,而是一门叫‘穿仙指’的功夫,铁砂掌的手指是越练越滑、越练越厚的。穿仙指呢,越练越长、越练越糙。同铁砂掌类似,毒性也是越练越强,使用的秘药自然是不一样的。

  盗墓者成天跟古尸打交道,古尸的毒性优胜而过之,碰那些古尸的手如果不用秘药泡过的话,长久之后,不但奇臭无比,还会导致溃烂腐败,常年长脓包,闻之作呕。

  听老五自己说,这个药美中不足的,是它能够逐渐改变人的容貌,皮肤变得干枯丑陋,但只需停药半年去除戾气则毒性全无,生育倒不成问题。他还说,其实他祖上本来存有这种秘药的解药,只需长期服用,便能够恢复容貌,可惜,那罐秘药仅有一瓶,成分的药单则已经失传许久了。

  当然酒后之言,不可全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