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八、皇宫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55 2020.08.14 13:42

  “那赶紧的把东西拿回来,万一出事大家都有责任。”

  “你看老师的表情,能拿回来吗?”老五说着话,走到锅边拿起一碗粥。

  早上清粥白馍,就着咸菜,老茂担心白教授的安危,吃不下饭,“要不跟杨洋说去吧?看他什么主意?

  “吃了饭再说,饿着肚子怎么行?填饱了才好干活。”

  大家聚在一起吃着饭。昨晚满天星斗,今天大晴,中午又得热冒泡了。没了白教授的指挥,大家仍然得按计划下遗址做挖掘工作。一区方向,宫殿的外观已经在考古队员们的清理之下,展露出一个模糊的雏形。看模样足有四公里周长,属于整个遗迹中最大的建筑物。

  皇帝宫殿选的地段好,风水也要好,不仅如此,还会由当时知名的建筑大师操刀建设,里面肯定有不少好东西,众人心痒,看白教授,估计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如,咱们大伙去一区,就当是观光旅游。

  在小余提议下,老茂他们一拍即合,几个小年轻背着兵娃子,偷偷的出了营地。

  下山的路好走,沿着土坡,走了一个多钟头。

  近处看宫殿,大气磅礴之感油然而生,姬胥这老小子怎么说也算是皇帝,就算不是皇帝他也算个大王,有钱人家建的房子就是气派,光内城墙都有接近四层楼的高度。

  想当年,城墙之上旗帜飘展,战士拿着长戈,铁塔般站立在墙头,纪律严明,装备齐整。后方宝殿,群臣百官朝贡,表情肃穆,皇帝端坐中堂,颐指气使,四方称臣。后宫有山水阁楼,假山林立,鸟语花香,老小子陪着一众妃子,吃茶喝酒,观戏唱曲,小皇子围绕膝间嬉闹,看艺人杂耍。如此盛景,当真是人生事业双丰收,夫复何求啊。

  老茂看着城楼,咂舌,“好家伙,那个时候的皇帝真会享受,这得花费多少银子?又会征召多少工匠方能建成?姬胥搜刮的民脂民膏全花在上头了,老小子真舍得花钱。”

  “人云,一入朝堂深似海,他是有钱,不假,但是,没本事也打不下自己这份基业,依我看嘛,姬胥这个人还是有本事的。”

  “本事个屁!大好江山守不住,否则,老小子也不会在自家院里放烟花玩,还把城给烧了。”小余爆粗口,他这个人平时化妆三好学生,白教授不在,性格立显,暴露无遗。

  老五知道此人阴险,平常对老师阿谀奉承,实际一副小人嘴脸。老五跟他性格犯冲不太待见他,没跟他抬杠,他对其余人说,“诶,咱们上城楼看看去?”

  城楼坍塌的部分不多,但上去困难,没一区教授的同意,他们几个也不敢大着胆子往里闯。老茂趁一区考古队员不注意,偷了一根长绳,接下来,老五开始表演攀墙的功夫。他把手套放进包里,武侠小说里头,不是有一招叫‘梯云纵’吗?他这招,叫壁虎爬墙,四肢贴紧墙壁,真的像是壁虎一样,呈Z字型的迂回攀墙而上,看到这副模样,跟一只大壁虎没分别,除了没尾巴,观鼻观眼,看那那都像模像样。现在讲这个叫拟生学,游泳的潜水服,就是拟生海豚,老五拟的是壁虎,大概意思相近。

  爬上城头,老五甩下了绳子,“诶,用绳头绑住腰,我把你们拉上来。”

  杨洋体格大最重,拉的费劲,考虑到他有力气,他先上去可以帮老五一把。第二个上去的是老茂,然后是齐坤,最后才是小余。小余恐高,他犹豫半天也没敢上,最后一个才走。他在自己腰上打了个死节,生怕自己掉下去。老五知道他怕高,使坏,拉到一半就不拉了,吓得小余,悬在半空,左右为难。

  “诶,上面的,魏...杨洋赶紧把我拉上去呀!”刚说完,他就觉得自己自由落体,腾得往下落了一米才停住,吓得他,双手抓紧绳子,浑身发抖,上头老茂几个人都在偷笑,“对不住啊,抱歉,手滑了。”

  小余知道老五在捉弄他,一肚子气又不敢骂,怕大喊被一区考古的人听见,只好忍气吞声。上来后,小余眼神喷火,老茂忙说,“现在大家在一条船上,你别生气,魏东他也不是成心的。”心里却想,他不成心的,唬鬼呢。

  杨洋出来打圆场,扯开话题说,“有话留着回去再说,你们注意看,我怎么觉得皇宫大殿前面的广场有点奇怪啊?”

  大家听他这么说才把视线挪开了,一齐看向城墙之下的建筑物。

  皇城之下有一处宽阔的广场,对面拾级而上作为主殿。广场四四方方,在各角及中央的位置分别有一个形如球状的物体。

  古时候的宫廷,讲究规矩,一般不会在道路的中央放置如此巨大的建筑体。现在,它不但建在了广场的中央,连马道也要绕行,还在四周也建了一座,这在古皇宫建筑群中显得极不合理、极不寻常。一般古代皇宫,中轴的位置以大殿建筑为主体开头,从皇宫大门开始,望向后方应该是一马平川的,站在门口,便直接能看见中央的大殿才对。

  现在中间视野被拒,看着让人别扭。

  老茂寻思说,“可能冕国人讲究天圆地方理论吧,你看,中间的圆形体,代表天圆,广场是方的,代表地方。天为大嘛,皇帝顺应天命,称天子,管天叫老子,中间立着他爹也说的过去吧?”

  “那四周的小球体呢?怎么讲?”杨洋提出不同的意见,“它们之间遥相呼应,应该是一体的才对呀。”

  “老五你怎么看?”

  “你们猜,它是不是浑天仪啊?”小余冒出一句话。

  “浑天仪?脑子进水了吗?浑天仪不是西汉时候的玩意吗?战国时候就有,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假如浑天仪在战国时期就有了呢?”

  “你当人家姬胥穿越了?回去给西汉造啊?再说,也不像啊,浑天仪不是空心的吗?”

  老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等等、等等,我想起来了,好像我在家里的古书上看过,它叫什么来着?”众人又把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老五抓耳挠腮,好半天才说,“诶,我记起来了,它好想叫...叫什么‘四象仪’,没错,肯定是,真没想到,姬胥这老小子在自家院子里做了一个。”

  四象仪,在古代隶属天文历法,观星占卜之用,一般为四颗子体、一颗母体。四颗子体代表四限,表示天空东南西北四块区域,母体代表它们的中心位置。姬胥这么做,可能想表达,他的皇宫就是天地的中心啊,他才是万国一统的真命天子,野心之大可想而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