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二、救人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03 2020.08.26 23:32

  老茂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全是虫子,忙着用手扯,疼得呲牙。

  水蛭的身体表面有一层厚厚的黏液,用手抓根本抓不牢,而且它的牙床全是一颗颗的利齿,除非用盐水洗身子或者用火烫它才会松口,几个人一阵忙活,用火棍子当烟头烫,水蛭才被烫落了地。水蛭一松口,伤口就往外渗血水,那一个疼。

  本来体力就差,又没吃饱,现在被水蛭吸了一通血,几个人都快虚脱了。看着满身的血洞,脸色都不好,老五骂,“水里这么多虫子怎么刚开始没发现呢?晦气!爷爷童子功差点都被它破了,倒霉催的,倒霉!”老五从背后拿出金刚铲,一铲一个将水蛭一切两半。

  老茂来气,你这不是杀水蛭,你这叫给水里加料,水蛭跟水星的体质相同,切两半它非但不死,还能修复自己长出两条来。

  杨洋说,“地下光线本来就不足,再加上水蛭的颜色偏黑,着了道也是理所应当,诶,别急着泄愤了,咱们看看大水漂子里,有什么东西吧?”

  对呀,几人忙着拍身上的虫子,把水缸的事给忘了。老茂几个人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一齐把视线都转移到了大瓷缸上面。

  大伙推着瓷缸上了岸,听见里面有水晃荡的声音,大概进了河水。整个瓷缸又大又沉,三个人围着用手抱不过来,整个瓷体黑亮应该是土窑里面烧制成型的,没纹饰做装修,缺乏美感。不过按几千年前的制造工艺讲,能造出如此大的瓷缸也相当震撼了。

  瓷缸是用烧制的土泥做盖子,用手一拍就碎一大块。老五用手拍碎盖子,拿眼睛往里看,不用问也知道了,里面虫叠虫,全是一只只比巴掌还大的水蛭,看的人脸发黄,这些大瓷缸原来的用途不明,但现在全部成了水蛭的老窝。老五拿着火把,光线一照进去,虫子畏光,都纷纷往暗处爬,哪种场景,看了人心底生寒。

  老五用金刚铲拨开水蛭,像在里面找什么稀奇玩意,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顿觉无趣。

  “这些缸是用来干什么的呀?”老五喊起来,他又走过去,找了几个缸把封盖拍碎,无一例外,除了水蛭什么都没有,“他娘的,不会是专门用来养水蛭的吧?”

  “说什么胡话?谁吃饱了没事干养水蛭玩?”老茂说,“别光顾着玩,走走看,找找出路要紧。”

  三人一番探寻,发现整个地下湖就是个死水坑,根本没出口。

  现在大家又犯难了,现在只能往回走,出去,之前是没发现水里的水蛭,现在知道了,人一下水心里就一哆嗦,老五说,“清理几个大瓷缸出来,坐上面不就出去了吗?这有什么难得嘛。”

  “难是不难,但这缸啊你清行不,看着都想吐了,还清?清你个大头鬼哦。”

  “爷爷我也算...”还没说完,一下黑了,刚才净顾着讲话,忘了手里的火棍子已经快灭了,众人慌忙又开始打火星生火,杨洋还算得力,一只手游泳,木头竟还是干的,火星子一闪,噗得一下火棍着了。

  来时候带的燃料,用到现在已经快见底,油纸包的石油块也就拳头大小,可能最多再用半个小时,没了光,大家想出去就困难了。

  “水上好像飘过来什么东西呀!”现在的光线重新恢复后,视野开阔不少,老茂面对湖面,看见湖面上有什么东西起伏,朝着他们就过来了。

  就见,一大群水蛭包裹着什么东西,看外形竟然像个人。

  “水蛭好像包着一个人呐?”杨洋古怪的说。

  “瞎子都看的出里面包着一个人,还他娘的都站着干什么?快救人呐?”老五喊了一嗓子,拔腿就往水里冲。老茂二人听完,惊动了,是啊,管他是活人死人,捞上来再说。

  人形的蛭球被几人抬上了岸,老五用火烤着水蛭,从那个人的身上烧下来一大片。大家伙首先看见那个人的屁股,惊呼道,“考古队的人!”。考古队的服装是统一制式,屁股后面两个大口袋,一般用来放手电和笔记,这个人衣服颜色一看就是考古队员。

  不由分说,大家开始解决水蛭,直到清理完他身上的虫子。

  这队员真够惨的,看的出,他都快被水蛭给吸干了,眼窝深陷,脸颊无光,身体干瘪,皮肤苍白,嘴巴紧咬,牙齿深入嘴唇都咬出血了,不经意看,还以为是具干尸。

  老五一摸脉搏,听胸口,说,“还有救,快快!”,他拿手开始掐人中。来人皮肤在水里泡的时间太久皱巴巴,老五掐的紧,人中属于神经特别敏感的区域,一旦有人强烈刺激,会在脑海里产生剧痛感。

  老五掐的太用力,把那人人中给掐的紫黑,那个人才醒了,吐了好大一摊水,才缓缓睁开眼。看见老茂他们,估计他的眼睛还没回复,他说,“这是地狱吗?我...我还活着吗?牛鬼蛇神爷爷啊,别带我走啊,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下有十二孙女,求求呀...”

  老五给了他一巴掌,“说什么浑话呢!咱们几个长得像鬼吗?你瞧清楚了再说,成吗?!”

  水漂子终于看清了几个人脸,他吓得往后爬,大声说,“你...你什么人?!牛...牛头,还...还...还是马面?!”

  “牛你个肠肠!”老茂扯着自己的衣服,“看见没?考古队的,咱们一伙的,你怕什么呀?”转头一想,也对,老五这张脸呐,谁刚开始看了都怕,也难为他了。

  老茂现在才注意到,这个人的年龄至少也有三十好几。诶,奇怪,考古一行人里有中年人吗?看他的制服也不像是教授啊?

  水漂子的肚子咕咕叫,老五知道,他估计两天没吃东西,就拿了仅剩的两包压缩饼干塞在他手里,“吃吧!”

  三十年前的压缩饼干打开后,外表颜色都黑了,水漂子也不嫌馊,拿起来就啃,开胃大嚼,还问有没有水。

  经过众人的盘问,一打听,才知道水漂子姓夏,叫夏冶,是二区祁教授手底下的学生。那个年头的学生年龄差异大,比老茂大个一二十岁的完全有可能,夏冶跟他们三个其实是同一届的同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