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七、淌水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28 2020.08.24 10:17

  老茂听老五说尸膏,拿眼睛怪异的看着他。

  “诶,不是你想的尸体啊,这膏啊是某种鸟死后用中药熬制成的熏香,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熬不成,有了它,一切OK啦,甭管是毒还是瘴气,通通没毛病。”

  “吓人,我还以为你搞什么降头...那个尸膏...”老茂找他要说,“来点嘛,要不我拿东西跟你换?”

  “你身上有什么啊?”老五不屑的说,“除了身上破衣烂衫,你准备拿裤衩跟我换吗?别跟我说又是洗厕所的事啊,你还欠我一星期呢。”

  二人又开始吃嗑打混,杨洋走在前面,一晚上腿伤好了,走的快。老五和老茂没事瞎弹棉花,走的慢点,众人头顶的果蝠睡的正香甜,没有中途醒来,一切如常,挺好。整座果蝠的粪山长达一公里,三人花了半个小时才走完,走完一身臭汗,浑身还有一股子难闻的蝠骚味。

  杨洋下了粪山停住了,他说,“你们看,到头有好几个大洞啊,怎么走?”

  众人看见,摆在眼前的有三条路,全是摸不清底的洞穴,整个洞穴高了不下二十米,左边稍小的也有三层楼的高度,一阵阵的冷风从内里往外吹,冷的人直打哆嗦。洞壁湿滑,与地下水脉恐怕比较接近了,大家发现有土腻子往下掉,就不清楚洞道结不结实,会不会造成塌方。

  “往哪走都一样嘛,反正咱们要下到底,走不通就折返回来,再走,直到走通为止。”老五说着,从包里拿来油块,火剑烧了尽半个时辰火苗渐小,快灭了,他只好又重新加料,让火继续燃下去,否则太暗,摸着黑走路更难。

  “不如,咱们来点兵点将,点到哪条就走哪条?”老茂说着,已经开始闭上眼睛指了。现代研究科学表示,名义上,所谓选择困难症,基本有两种情况,一种,确实不知道该怎么选,所有选项都不错,就会出现呐选择上的困难。

  还有一种叫,被迫选择,就是多项选择,不管选哪条都很糟糕,但你又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只能靠某种心理安慰的方式来缓解压力。

  老茂采用的方式,事实上就是减压的某种表现。奇怪的是,研究还证明,不管选择与否,其实在你心里呢早就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了,大部分人认为是天意,其实呢属于下意识的行为,跟天意完全是两码事。

  老茂选了中间的一条,“条条大道通罗马,咱们今天来个条条大道通地心,嗯,就它了,哥几个怎么看?”

  杨洋没意见,他习惯逆来顺受,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这种老实人比较讨当年的女生欢迎,换现在,别说泡妞了,活着都费劲。

  老五不同意,他喜欢跟老茂抬杠,“你选的万一是条死路呢?依我看左边这条不错,咱们走左边。”他拉了杨洋的手,就往左边走。

  “诶,搞点民主行不行?搞什么个人主义啊?”

  “你不就是个人主义吗?”

  “要不这样,投票决定,杨洋,选择权可在你手里啊?我选中间,慎重选择,后果自负。”

  现在改杨洋选择困难症犯了,他看左右二人的脸都觉得不妥。这小子学坏了,一指右边的洞,“别吵了!走这边,大家没意见吧?”

  嘿,他还知道什么叫做避重就轻,反正老茂和老五俩人选谁都得罪,干脆来个,快刀斩乱麻。

  二人听完想想表示同意,右边的岩洞最窄,高了不过三米,也就一层楼的高度,杨洋第一个钻进去,他选的路嘛,他在前面开道没意见,老五举着火剑走在第二个。

  岩洞继续向下,走了一段就听见潺潺水流的声音,众人知道,碰见水脉了,三人大半天没补水,都渴了,听见有水比较兴奋,加快步伐,寻找水源。

  地下河由西往东走,因为东面地势较低。大家见到河水,老茂用手当勺子,捧起一把就要往嘴里送,被老五拦住了,“什么水里都敢喝!万一是死水,有毒呢?”

  老茂想起虫卵的事,“不能喝,等着渴死吗?!”

  地下水别看它是流动的,一般而言地下河的矿物质比较多,很多时候矿泉喝起来,口比较干涩,是因为水里杂质多,要想喝到纯净的水,除了蒸馏水,那就只能用过滤器过滤以后才能饮用。

  野外生存比较常用的方法挺多,比如老五的法子,他把火剑插在地上,在河水的旁边挖了一个土坑,土坑跟河水之间留下一段距离,那么河水就会通过旁边的泥土渗入到土坑中,这样起码能起到一定的过滤作用。

  老五做完一切,让大家耐心多等等,在这般条件下,喝坏水,拉肚子无疑是致命的。

  “可惜附近没柴火,否则咱们用火把水烧开了喝,那才最保险。”

  “算了吧,燃料宝贵,留着当灯使,没了光成了无头苍蝇,更惨。”

  说着话,水里飘过来一个圆乎乎的东西,老茂眼尖,看见了,赶忙取剑格挡,以免被水流冲进深处,“什么东西呀?这是?”

  等看清了才发现,竟然是一顶科考队员的帽子,老五赶紧把它拨上来。

  “好像是咱考古队的帽子!他们一定在附近。”杨洋大声喊出来,还对着水流的方向喊人。

  河水从洞的一头进,另一头出,属于横穿,河水的洞口又扁又宽,以老五的个头可以钻进去,但他俯身瞧了几眼就明白,里面肯定很深,还需考虑到小瀑布和暗涌,他也不敢冒风险。

  过不去,那便只能继续前进,知道他们掉进了大深坑,那么找到他们也是迟早的事情,先把水喝饱,有了力气,咱们再过河,之后想办法找到队伍。

  决定妥当,老五拿了一根竹制物品出来,形状跟吸管类似,他说,“便宜你们了,爷的吸管从没给别人用过啊。”

  “呸,我还嫌你口臭呢,拿什么吸管当宝贝啊。”

  “你要觉得脏,大可不喝,直接喝河里的水,我不拦你!”

  话是这么说,谁都知道二人又在耍宝,杨洋接过吸管,一路上听出了耳茧子,他也习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肚子喝满。

  要过河必须要淌水,这水大家都不敢淌,老五说,“我先过去,我会在石头上留洞,你们扒着我的洞过来。”说完他就飞身上了侧壁,用穿仙指凿出一排洞口,杨洋、老茂二人沿着他的指洞攀过去。

  杨洋人较壮,老五怕他抓不牢,刻意将指洞留的大一些,即便如此,杨洋还是好几次险些掉进河里,二人站在岸边,又帮不上忙,真给他捏把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