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八、白赠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23 2020.09.13 23:00

  老当益壮,不愧铁匠出身,都拿出来他也不嫌沉。

  他将一捆匕首平摊开,说,“客官,这全都是上等的好兵器,刀刃拿最好的铬锰燎过,保证剑血封喉。”

  你就吹吧,匕首是好匕首,看匕身跟照镜子一样,你们怎么不拿锻兵器的手艺造镜子呢?拿铜镜当镜子用,我胡子都三寸长,还刮的乱七八糟的。

  再说你们作的兵器样式除了长和短,嗯?能不能设计点造型出来?好歹跟老外锻造的剑一样,在匕首的把上加点纹饰上去啊?看的平淡无奇,工艺水准也忒太差了点。

  我拿起匕首在空中左右挥舞,还真别说,刀锋过处,匕锋嗡嗡声响。

  老者倒没骗人,好匕首只需在空中轻轻一挥就会有破风声响的。

  “老人家,这把匕首什么价?”我由自拿着匕首把玩,又拿起另一柄匕首,还没拿稳,险些被老者一句话惊得脱了手。

  “您手中这一柄清渊碧水匕,开价一百布币,瞧您也是燕国人,给打个八折,就收您八十布币吧。”

  八十布币?你这是黑店吧?我和小朱两套衣服一共加起来才十个布币,一大桌子菜打了包,里头还有烤猪腿、叫花鸡、驴肉火锅呢,也才五个,到哪儿住宾馆都比较贵,租两个上房也才二十个布币,洗澡水都加了花瓣。

  乌将军出城前只给了五十个布币,说一路上的开销省点用,足够去冕国的,我在路上一个大子都没敢花,可好,买把匕首,开价就一百。

  我放下了匕首,皱着眉,看老头一副憨态,想不到也是个奸商啊,“老人家说的价格可还合理呀?”这话是问小朱。

  小朱没买过兵器,宫里的兵器用得着买吗?何况她也用不上,蓟城不也不让买卖吗?

  小朱摇头,老者耳朵灵听见了,“客官不必紧张,我家打的刀剑在本地绝对值这个价的,不信您可以问问别处铁匠铺,看看他们怎生说法。”

  问什么?你们打刀剑的铁匠铺如果串通一气,问了不是白问吗?

  “能不能再便宜点?”

  “呃,这个...可以再便宜五个布币,诶,价再不能减了。”老者看似一咬牙。

  老头想是吃定我的模样,哪家还没铁匠铺嘛,我就不信了,抬腿就往外走。

  “客官留步!”

  果不其然,此招百试不爽啊,我跟地摊买东西的时候也经常用。

  反正,看两眼抬腿就走,地摊老板见状准会喊你回头,出一个让你满意的折扣。这个关头,你不能怂,还得往下杀,若问你希望什么价位,最好来个,拦腰一刀斩,打个半折是必须的。可我身上呀也就十五个布币了,要打折,必须要打他个粉碎性骨折才能拿到手。

  我咂嘴说,“怎么?改主意了?”

  老者说,“五十五个布币不能再降了!”

  “十个!”我直接就喊出来,此话一出,老头差点没吐血,吹胡子瞪眼地看了我一眼,意思说,十个?!干脆我送你得了!

  他脸色只变了一瞬,马上恢复如初,又笑着说“客官,呃...您不是说笑话吧?十个布币成本都不够的,还要加上力气、柴火、手艺,五十个不能再少!”

  谁跟你开玩笑,我他娘通身上下就十五个,还想着买一副冕国的地图用呢,“十个布币!不卖就走!”

  “你走吧!”老者有点生气,我也赌气,谁叫我没钱呢,俗话说的好嘛,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我拉着小朱没走多远,听身后又说道,“敢问客官,您背上背着的应该是一柄剑吧?能否,让小老儿瞧瞧,如果拿此剑抵价的话,想是够了。”

  哟,看不出,你眼睛真够毒的!从何得知我没钱的。还有啊,身上的古剑被裹我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哪还看的出是一柄剑的样子,说是背了块门板都不为过吧,嘶,老头竟然瞧出了端倪。

  古剑是拿来震压五行的宝贝,说不定啊还是铸剑大师干将亲自打造的,别说你家店里的一堆破铜烂铁,就算压上你这家门店,我看呐,都不够。

  暴脾气一起,我转了身,“你当真要看?!”

  “老夫看过之后才知道价钱。”老者撸着胡须,笑脸绽放,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我把剑身的布给扯开,就掷在老者院中央的石桌上,一剑下去,直没入底,只留下一截手柄在外面。

  老者看的眼睛都直了。古剑的威力我是见过的,别说石头,乃怕铸铁、精钢也能跟切豆腐一样,所以平常我用粗布裹它的时候都不敢留薄啊,生怕刃口翻了面,把自己切成两半,那不死的太冤了嘛。

  抽出剑体,老者拿指头在剑身上轻轻一弹,剑身立刻传出清脆的声响,又用指尖在刃喉处一搭,顿时手指头就开了口子,鲜血立涌,“好剑!”,他吮吸着手指,一抖手,从旁边架子上取下二指粗细的短矛,对准中间一切而下,刺啦一声,一剑两半,都不带停的,再看短矛的断面,光滑如镜,当真削铁如泥。

  老者早已爱不释手了,越看越喜欢,我斜着说,“看够了吗?!”

  老者方才反应过来,把剑平放在桌前,“客...客官的剑,真乃绝世珍品!小老儿不敢妄想,不知,此剑可...可否买与在下?”

  买给你?你出的起价吗?!再说了,你给的布币,我也没地方花。燕国我想,这辈子都不要回来,嗯,不,最好是回去后再也别来了,文明社会多好?这边待着快憋成心理阴影了,好死不死,差点被你们太后害死,他娘的客死他乡。

  “不卖!”我当即回绝。

  老者听完并没露出太多的失望神色,估计他心里也清楚,这柄剑的价值。

  “壮士的剑从何处得来?”老者又把剑握在手里,现在看一眼少一眼嘛。

  我能说是从莽城地下的洞穴偷的吗?编个理由就成,我说,“此剑乃是一位故人所赠,至于他是谁,小生不太清楚。不过,听闻父亲讲起,他拿到此剑的时候,那位故人已经云游四海去了。”

  老者以为我不愿说出铸剑者姓名,他道,“能铸出此剑的除了当世间的干将莫邪夫妇还有何人?!老夫有生之年得见此物,当真有幸呐。”老者哈哈一笑,“老夫打造的刀剑在它面前真跟破铜烂铁一样啦。”他又叹息一声,“这些破铜烂铁你随便挑吧,老夫分文不取!”

  他现在倒好,破罐子破摔,嗯?刚才还不叫嚣自己的宝贝如何如何?转眼又说自己的宝贝是破铜烂铁了?早知道,我把身后的剑拿出来给你看,不就完了嘛,还费哪么多口舌,浪费表情。

  我跟老铁匠一闹,附近买兵器人也聚拢过来,未免节外生枝,我随便挑了一件,拿起古剑转身推开人群挤了出去。

  心想,诶,老头见过神器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勇气再铸剑了吧,真够打击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