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五、残卦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05 2020.08.18 12:03

  昆教授一听有复原十六项八卦的希望,大喜,忙说,“此话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的话,斩钉截铁、板上钉钉!”老五豪言壮语,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看他自信满满,似乎真的已经知道了十六项八卦的部分细节。

  “白老师啊,你真是捡了个宝贝徒弟,啊,你再看我的一帮学生?哎!没一个有出息!”昆教授先是夸赞老五,然后又想起自己的学生,不觉叹了口气。

  他不晓得,老五家底是盗墓的,否则反应也不会这么大了。

  白教授对老五的事,闭口不言,昆教授问起,他就说,老五家以前收藏了许多古董、旧书,又懂得鉴别,是名副其实的收藏大家。白教授听昆教授一番赞许,脸上有光,他说,“别听他吹牛啊,咱们俩个都想不出来的卦象,他一个毛头小子能拿的出来吗?小东啊,你呀,小心别把牛皮吹破啊。”

  老茂刚从震惊中回魂,现在心里七上八下,寻摸着等下,要不要,把看到鬼影的事告诉老五和杨洋二人。

  “不瞒您说,我手头上有一张残图,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我爷爷曾研究过,可惜,他没研究透就与世长辞了,只遗留下这张残卦。我父亲拿它继续钻研过一段时间,并且他生前也得过我爷爷的指导,不过呢...”老五惭愧的笑着说,“嘿嘿,也没...也没破解完整。”

  昆教授听完顿点失望,但转念一想,残图就残图吧,有,总比没有强,他说,“残图你带来了吗?”

  老五答,“嗯,没带,来的时候没想过会用上。”看着昆教授嘴巴又拉长,成了驴脸,他继续说,“不过呢,我能临摹一副给您,那张残图我看过无数次了,耳濡目染,可以画得分毫不差。”

  老五取出笔和纸,附近找了四本书,垫成一方桌子。

  他从四区营地来的时候带全了东西,毛笔和砚台是下墓时候必须要用到的工具,随身带着文房四宝,方便绘制出地宫的道路。他的绘画功底自然比不上包靓,能意思到就行,又不是搞艺术研究,但他的字写的真漂亮,蝇头小楷,字字见锋,一看就明白,小时候下了苦功,没他父亲的严厉管教,哪能写的出来呢?

  老五写,老茂从旁替他磨墨。老茂一边磨,眼角却时不时偷瞄白教授,从他清醒以后,就一直在观察着。二位教授盯着十六项八卦看,没人注意他,老茂一时分了心,墨就洒出来些许,可二位教授现在只关心八卦图,洒墨的事压根没看见。

  老五画完八卦放下笔,墨迹未干,二位教授就把纸呀抢过去了,开始忘我的议论。

  “茂才你干什么呢?魂不守舍的,思春吗?差点把我的大作给毁了。”老五看的贼清楚,他见老茂一直有意无意在看白教授那边,觉得有情况。老茂回头瞧了一眼,见二人聊得正激烈,小声说,“刚...刚才你看见没有?”

  “看见什么了,大惊小怪的?”

  “我看见白...白老师的影子里好像藏了东西!它...它还有双眼睛,刚才还睁着,被我发现,好...好像还...还发现我了。”

  老五立即警觉,小声说,“不会是狼崽子吧?又现身了?”

  “不清楚,反正影子它没尾巴。”

  老五和老茂暗中对话,他们俩声小,细弱蚊语。可两人万没猜到,他们对话的同时也被附身的妖精听见了,只能怪两个人没多长心眼,还是太嫩。妖精都长眼睛了,难道还没耳朵吗?

  二位教授谈论着残卦,发现其中的几个细节确实和如今的八卦有些出入,比方说,天龙应为乾宫,在卦象里却反过来,天龙变了地龙转到了坤宫位,坤为地,乾宫转坤宫,不天龙转地龙了吗?还有,兑宫泽为水,对应的应该是朱雀的法相啊,应该对着雀尾才对呀,怎么变成了玄武的方位呢?难道说,玄武不是旱龟而是水龟吗?

  “小东,你注释上写的意思跟当代的乾坤八卦多有不对吧?依照这般的摆法,天上转了地下,山岳变为河流,再说,几千年来地理变化也不大呀?结果太奇怪了。”昆教授取下眼镜,他的眼睛又酸了,“看样子,还是出在未解出的几个卦象上面,嗯,一定是了。”

  老茂刚才一直在注意白教授,没仔细观察卦象间的关系,现在他凑过去。看了刚才老五的残卦,发现,每个卦项分为了两段,左边一段、右边一段,天龙的乾改为了坤,玄武的艮宫写的是朱雀,不仅如此,还只写了一半,留了半边没写,对应的星宫名字多半有,小半无,不仅如此,星宫的名字也不同。

  老五没绘画天赋,朱雀画成小鸡,他为了表示朱雀的尊贵,头顶画了一个圈。玄武呢,画成了个缩头乌龟,没脑袋、没尾巴,龟壳上画了几个叉,就算了事。最离谱的是天龙,画得跟长鼻虫相似,老茂忍着没笑出声。倒是两位教授看了没乐,还一脸的严肃。

  “二位老师,我能谈谈想法吗?”老茂灵光乍现。

  “嗯,你有什么想法?”白教授问。

  “呃,白老师,我想啊,解铃还须系铃人,四象仪是萼卜发明的,他应该也存有自己的想法。”老茂学着白教授平时的口气,“大家得以萼卜建造四象仪的目的和动机为出发点,反方向推演,做一个相互辩证的模拟思考,或许能找到突破口也说不定。”老茂这句话师出无心之言,鬼知道萼卜当年什么想法呢?

  白教授却把老茂这句话听进去了,“嗯,小茂说的很对呀!嗯,对,我和昆教授之前一只关注卦象的推演,忽略了萼卜造物的动机呀,对!依照这般说来,从萼卜身上找突破口也是一种办法,哎呀,还真是点醒了我啊。”昆教授点头,也表示同意,“萼卜身于周末,对,当时的局势肯定大乱,烽烟四起,诸侯割据。”

  “小东根据你提供的资料,咱们来做一个推演。”老五点头,又听白教授点醒到,“大家试想,是谁有如此财力能够铸造出如此规模的四象仪呢?”

  白教授的一席话,如惊雷般在众人头顶炸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