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一、消失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57 2020.08.31 22:32

  上面的蓝衣服,大家都认识,除了考古队的制服,谁还会穿这种蓝绸子布料?

  我对上面人大喊,“你们搞错啦,我们是考古队的,别伤了自己人!”我举着手,觉得自己像是战斗中的俘虏,怪难受的。

  上面的女人,她瞧着大家的样子,又回头,好像问其他人的意见,她说,“你们上来吧!”

  我跟两名战士得到特赦,双手就不自觉的垂下来,一支弩箭又不偏不倚的射在小战士的脚边,他骂起来,“刚才不是说了吗?!咱们是考古队的,他娘的怎么还放箭!”

  “双手举起来,不准放下,你们有枪!”

  “有枪怎么啦?我是郑连长手底下的人嘛,军队里的士兵,你们别开玩笑啊!”

  又一个男人探出头,我不认识他,他狐疑的看着我们,然后说,“嘛,你们那个队伍的?”

  “洞拐洞幺十四连的,你们呢?”

  “上来吧!”那个男人听完,喊了一嗓子。

  哨塔顶部的面积不大,大概七八平米的样子,里面还有两个男人,大家互相间都面生,没敢靠太近,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长的浓眉大眼,一副军装打扮,看简章,竟是个排长。

  小孙见到军官赶忙回了军礼,他说,“排长同志,报告,洞拐洞幺十四连下士孙小贵!”

  “你呢?”那个男人用眼睛瞟过来。

  “我跟他一个连的,汤卫斌!”

  “你们怎么到这来了?你们的人呢?”

  我就怪了,我们还没问你们,你们反倒问起我们来了,什么意思?官架子挺大嘛这人。

  小汤就把经过介绍了一遍,包括如何掉进的深坑,如何被救,都说了。

  那个人点头说,“你们刚才是不是碰见老虎了?就是长了翅膀的老虎?”

  大家一起点头,他说,“我听见你们枪响了,才给你们发了信号。”

  我看向旁边,哨塔上面的金锣,这个金锣很大,就跟古庙里的大铜钟比例一样,还漆着鲜艳的红色,刚才是排长敲的钟。

  那个女生是考古队的手里拿着弓,她的弓法倒是挺准,后来我知道她原来是体育生,学射击的。考古队的还什么人都有,她一个体育生怎么也考古队进山了呢?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另外两个倒是考古队员,问清楚知道,他们是六区跟着冯教授的队员。

  中间的排长姓司马,叫司马航,连里面人多,估计看漏了,谁会注意他呢?他说,他们也是被瀑布冲进来的,他中途救了六区的学生,又在森林里找到了考古队的小朱。原来是一场误会,他们以为我们是误闯进来的山里人。

  我们一看自己的衣服,全都破了,脸上黑如锅底,头发又乱,怪不得会认为咱们是山里人。

  山里人?我笑了,这哪来的深山野人,想起那堆‘龙角’的怪人,也就明白他们应该也看见了,于是问,司马连长点头。然后我问他是否看见老五,接着,他又摇头。

  现在看来,老五他们没过来,而是去了其他地方,他们到底到哪儿去了呢?

  司马航说,“大家既然都是考古队的人,这次无意中闯进来,你们打算准备怎么出去?”

  我就把夏冶的猜测说了一遍,排长点头。

  真是乱碰乱撞,就不晓得森林里到底还有多少人了,大家的目标一致,那就只好继续前进。

  我想老五他们应该会转危为安的,老五的判断力、行动力我是知道的,我把自己的意思跟司马航一说,他也觉得应该在哨塔上多等一等,敲锣可以的告诉附近的人,这边有哨塔可以聚拢大家,老五说不定也会听见金锣的声音赶过来。

  大家又等了半天,出奇的事,没一个队伍,哪怕是一个人过来,我很担心老五他们,但司马航在这里等了接近二十个小时,他说,他们是绝对不会留在原地等。

  我只好咬牙说,“不如,再等半天,如果等半天后,还没有人来,咱们就出发。”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半天时间将过,老五估计是不会来了,七个人一商量,就在塔顶烧了一把火,沿途再做记号,赶过来的人循着记号也能找到咱们。

  废话不多说,大家又开始新的历程,这次,大家再也没有碰见怪虎,有可能是害怕,也有可能是被我和小战士杀脱了窝,赶尽杀绝。

  小朱一直不说话,背着弓箭,我对她是越来越好奇,就像...就像在那里见过她,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司马航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走了大半日,蹦不出四句,还一句是个半句,真是够无聊的,若是老五在,也不至于闷的人头晕,想睡觉。

  走着肚子饿了,看见旁边树上有果子,也不清楚是否可以食用,要是古晴在估计知道,可大家伙都不敢吃,谁也没见这种果子,有条小青蛇盘上去,那果子突然张开了大口,把它给吞了,我说,“食人花吗?!怎么还吃蛇!”

  还好大家没摘果子吃,咬上一口,肉疼倒是小事,万一有毒,没解药,就麻烦了。

  小孙说,“妈的,这地方下辈子都不来了。”

  我说,“下辈子?这辈子活着出去再说吧。”

  小朱突然靠过来说,“你们几个!我好想...好想发现身后面有东西耶!”

  有东西?不会吧!我和小孙几个回头去看,没有啊!“小朱,别吓唬人啊,是不是看错了?”

  再回头,继续走,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劲,嘶,怎么少了一个人?刚才司马航排长背后的小子怎么不见啦?我连忙上去问,司马航竟然没听见我说话似的,他继续在前面走,头都没回,出鬼了。

  我抢过去,发现自己的脚步慢了下来,一看脚底,还是那个坑啊,怎么脚步就慢了呢?

  一抬头,又出鬼了,身旁的小孙和小汤不见了!刚才还在我旁边说着话呢?说没就没,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揉着眼睛,再看,这次一个人都没了。

  老五就这样消失的吗?这他娘的也太邪了吧,周围立马就黑了,我手里还拿着火折子,刚才不知哪来的阴风把手里的火棍子给吹灭了,我点上,急忙就抽出了古剑。

  古剑在手,心里就安分多了,点起火光的一瞬间,我的脑子嗡得一声,却发现自己走在一条路上,刚才的水泡子哪去了?找不到啊,地上的青石板,远处的小阁楼,整个人像是瞬间转移了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