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十、问卜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47 2020.09.28 22:16

  蒙青开口大声喊道,“楼上人还不快开城门,恭迎城主!”喊了几声,楼上的人比聋子还聋,根本没反应。

  “奇怪,他们难道听不懂吗?”蒙青嘟囔一声,继续大声喊话,这一次他运足内力,喊出的音量震的老茂双耳嗡嗡作响。

  可,还是没人答应。

  一道身影从背后飞身上了墙,他在墙面上如履平地,不是断炎还是何人?

  蒙青见状也飞身上墙,两人一前一后,很快跳上了城楼。

  不多时,蒙青探出脑袋,没有多余的话,接着,一扇厚重的板门就缓缓地下降。

  能看见这扇门是由城楼上方的吊锁捆住门头的一角,锁头沉重无比,待着的铁链足有成年男子的腰粗细,两个人都是内力绝佳的高手,就凭一根吊索,没三五个壮汉是拉不动的。

  吊索上的板门刚好跨过了护城河,再看城墙,起码也有不下十五六米的宽度。

  望城内,道路宽阔,青石板的路面,感觉敦实耐用。两旁建有高楼和瞭望塔,四方四正,牌楼无顶,洞**不下雨,要顶也没用,能见到牌楼顶部有木制的栏杆扶手,上面也没人。

  是嘛,现在是什么年代?那还会有古代人,不过从刚才晃动人影的身着打扮上看又确实带有几分古代衣着的风采。

  再往里看,就可见到更高一层的建筑物,同样是牌楼林立两旁也建有不同样貌的木制建筑。

  上方立起更高的建筑,云遮雾绕,忘不到尽头的样子。

  刚才就觉得奇怪,城墙内部上空雾气逼人,还以为上面是什么云团,结果门开后才发现,这不是云团那么简单,云团的后面一定是一座雄伟的巨山。

  不得不佩服,这比古巴比伦的空中楼阁也差不到哪去的。

  历史就是这么奇怪,不同世界不同的文明总会具备惊人的相识之处,比如说中国的长城,古印度也有,希腊也有,并且建造的时间相差也不远,所谓的抵御外敌修建的城墙,不是中国人的特例,秦始皇当年的城墙也是建立在七国的基础之上的。

  文安走在众人的前头,传过城墙,走进古城那种人的渺小之感异常强烈,树立在巨山旁边的四根擎天巨柱就给人一种蚍蜉撼树的无力之感。

  蒙青和断炎已经下了楼,他们站在一起,彼此保持一段距离,蒙青走过来。

  “蒙族长,上方可有咱们的卫兵?”

  蒙青皱着眉头开口说道,“上面无人,你们刚才看见的不过几件挂在绳杆子上的甲胄。”

  文安听完脸色一白,“难道此处已经被他人攻破了吗?姐姐她?!”如果说莽城成为废墟,她文安还能说服自己,大不了退守地下古城,可现在连古城也没了,几百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她真的是彻底绝望,双腿一软,就往后倒,小朱在一旁,急忙搀扶住,才不至于躺在地上。

  她这一闹,老茂都不清楚这是古代还是现代了,如果是古代,怎么莽城会变成那副德行,老茂可是亲眼所见,绝无可能,蜡烛是现代的蜡烛绝无可能,中国古代的蜡烛不可能是那副样子,他们点的油灯,普通人也用不起。

  蒙青搀扶起文安,“现在还不能肯定,主上洪福齐天,自有天象保佑,不如我即刻算上一挂,看看主上现在是凶是吉。”

  蒙青说完就拿出来包囊里龟甲,他随手捡了几块石头用剑削平整,一边圆角带菱,一面是平滑如镜。

  老茂第一次看人卜卦,觉得稀奇,凑上去看,几人也凑了过来。见蒙青拿了三块削好的石头,丢进了龟壳,一面摇一面嘴里念念有词。

  “生生死死,聚无定向,逢凶化吉,易行测卜,两仪三项,鬼魅莫语,积形势物,否极泰来。”每念四个字就颠簸一下龟壳,听里面的石头撞击壳壁发出一连串的闷响,念完最后四个字,抓起龟壳往天上轻轻一抛。

  三粒石子就翻着个的从乌龟的头部位置飞出,他一副凛然傲物的神情,让老茂忍俊不禁。

  占神问卜的方法早就失传许久,不是今日得见,还真以为他是个江湖混饭的老郎中。

  古代的占卜问卦,其实最多问的就是病势,古人在医学方面不发达,得了风寒感冒那都能算重病,不吃个把月的药更本就好不了,对于现代医学来说很多当代能治疗的小疾病,在当时可能就是绝症。

  问卦无非是图个心理安慰,当然了,他们也自圆其说的一套说辞,让你不得不信,多半是含糊其辞、模棱两可。

  石子在天空中打着转,掉落到了地面,两粒平面朝上,一粒棱角朝上,相互间摆出一副三角的形状。

  “嗯...”蒙青沉吟一声,继续说,“主上没事,从卦象上看,西方水涨只在此山中,南面又窄,为断水之势,火起水来断,逢凶化吉之兆,不必担心。”

  这群人都对蒙青卜卦的耍法频频点头,看的老茂直摇头,我信你个鬼,个糟老头子坏的很,你这不是搞封建迷信思想嘛,谁不知道比手巧,谁能抛出球,还能变个三角形出来,是一毫米的不差呀。

  反正,文安听完愁容烟消云散,瞬间有了精神。众人中只有老茂和断炎面色不变,老茂纯粹觉得他在瞎摆活,断炎对占卜一事根本没放在心上,冕王的死活跟他这个铁脸男有什么关系呢?

  文安拭去眼泪,说道,“蒙族长,那你说,我姐姐现在人应该在哪?”

  “这个...”蒙青听完文安的话,一阵掐指头验算,“我想咱们应该往东走,西和南水火不容,都不是大吉之相。”

  “那咱们事不宜迟,就往东走吧?!”文安想也没想一个起身寻了东面的道路就走,他的侍从也随即跟上。

  小朱看了老茂一眼,也跟上了队伍,蒙青对着断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老茂最后一个走。

  这条路比主路要窄,两旁的房屋,房门紧闭。

  老茂想看却被余真瞧见了,他现在对老茂的态度不冷也不热,通过几天的观察他发现老茂确实对文安没男女之间的意思,最重要的是,文安现在对老茂也有戒心,所以他觉得老茂这个情敌应该是凉凉了。

  他说,“兵营重地,不得乱闯!你最好老实点,这里是主上的屯兵的地方。”

  这家伙还是那个实在人,老茂还没问呐,他就直接交了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