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三、时间轴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77 2020.09.08 22:48

  陵王微微动容,现在皇城虽然戒备深严,但想找一个人,何其之难。何况刺杀他的人又是训练有素,准确来讲应该叫忍。忍在战国时期发展壮大,又分为明忍和暗忍,明忍多为说客,巧言善变,能够颠倒是非,做到说服他人同意自己的观点,以利其行、锐其智。

  暗忍则属于暗杀,相当于刺客,擅长乔装改扮,以出其不意制胜。

  两位刺客,一老一少乔装改扮进皇城刺杀陵王,他们串谋已久,很可能对皇宫的路线做了摸查,都昌之前就猜测自己府衙有内鬼,那么皇城有没有?那可说不准。

  他们会对逃跑的路线事先考虑,假如任务成功与否,都应该留一条退路,好逃出来。

  都昌问,“乌将军,才嫔妃那边是否搜查过了?”

  “呃,才嫔妃那边并未查验,不过,都相请放心,我已派加人手,全是我的近卫亲信,以确保万无一失。”

  此言一出,太后说道,“不可不查!最危险的地方现在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贼人藏匿其中,最为保险,孤要你带一队禁卫,立刻赶往才嫔妃处,务必要把贼人给我揪出来!“

  太后发话,乌将军部敢不听,可他眼睛却瞄向了陵王,意思很明白,要去也得大王同意才行。

  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刚才抓上来的几人,全都放了,院子里只有太后、都相、我和陵王及乌将军一等人,气氛说不出来的诡异,可我又不知诡异在什么地方。我作为一个外人,当然是离的越远越好了。

  远看见一名小太监,一路狂奔而来,在地上跌了几次,帽子都掉地上,也没顾着捡。

  他的到来打破了诡异的氛围,“禀...禀太后、大王,才嫔妃...才嫔妃降喜...降大喜了!”

  降喜?古代宫中忌讳的词语甚多,生孩子就是生孩子嘛,说什么降喜?搞的人莫名其妙。

  陵王听完大喜,“生的是龙是凤?”

  “恭喜大王喜得龙子!生的是龙子啊!”那太监满脸都是泪,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流泪。

  也别说,生个皇子有什么大不了的,那你就错了,陵王活了大半辈子,其实膝下并无子嗣,老来得子能不高兴吗?

  他大喜过望,太后也是满脸红光,刚才诡异的气氛一下就烟消云散。人逢喜事精神爽,陵王一阵高兴,感觉自己都年轻了不少。问起才嫔妃可安好,那太监答,一切平安。

  陵王等不及了,拉着小太监就往外走。

  可是,一切发生的很突然,陵王刚才还在高兴,下一刻,就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一热,一道血痕就出现了,他身边的所有侍卫都没来及反应,小太监已经转头飞奔而逃,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贼人已经跑出十来米的距离了。

  乌将军反应最快,眼看陵王倒地,转头带着禁军就追上去。

  陵王鲜血从喉结处迸射,这种血腥的场面我也是第一见,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即将就要在我眼前消逝了。

  他伤的估计是大动脉,这群刺客果然受到过专业训练,而且胆子也真够大,恐怕都昌一直以来就在皇宫里安插了自己的人,这次刺客突袭,己方也是做了万全准备的,可终究还是棋差一着,让刺客当面刺杀了陵王。

  众人慌了神,特别是太后,毕竟是他的儿子,见他遇刺,大声历喝开始喊太医。

  喊太医有什么用啊?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止血,我赶忙上去,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我手指按压住陵王的伤口,可血还是不停的往外渗,这下我也没辙了。

  战国燕王陵遇刺在史书上是没有记载的,若非亲眼所见,谁知道他怎么死的,史书上也没写。

  太后见儿子气若游丝,急的晕过去,都昌是里面最冷静地人,可看他,这次真的是面如死灰。

  汉书中只写了一段燕国钊的故事,而钊王就是这位才嫔妃所生啊,万没想到,我竟然回到钊王的年代,经过了陵王之死,其中的曲折故事我也不便细说。

  之后我单独被都昌安排回到府衙,次日,皇城是白绫飘展,对外宣称,陵王于昨日暴毙身亡,他的非自然死亡定然不会真的告知与众,如果说是遇刺,那么燕国上下,不就乱了嘛。太后随即新立国君,听到他的名字,我当下就明白了。

  那名刺客当时就被乌将军当场剁成了肉泥,而那名老者,也在次日被砍了脑袋。

  一切的结果似乎圆满结束,都昌作为监国,被正式调往内宫,代为处理朝政。而我也做为都昌的门客,被太后点名进宫。

  名义上是升了都昌的官,事实上是软禁和监视,陵王被刺的事,谁也不能说出去的,听都昌谈起当时的人,好像所有在场的宫女太监无一不被软禁在宫里。

  能够入住禁宫的人,除了皇亲国戚还能有谁有这般的待遇,我倒觉得无所谓,就是感觉无法出宫调查为何会回到古代战国,实在有些不便以外,我倒也相安无事。

  一晃半年之久,好像一切事情都在逐渐地平息当中。

  只有我明白,这件事情远没有看起来这般简单的。

  某日,太后传来懿旨特赦可以出城了,长达半年之久的困局,总算是解开了。

  我得想法子到外面去看看,这些花草我都看腻了。不过在皇城期间倒也有好处,那就是,我根据书简的记载,学会了燕国的文字,能够查阅皇城内典藏的书籍,成了我每日的必修课。可时间久了,难免觉得腻味,再美的花草看久了也令人甚厌,再可口的饭菜吃久了也不觉得新鲜。

  太后能让几个大男人活在后宫而不阉掉,已经是万幸了,古代自有规矩的,凡是不净身的人是无法在后宫常住的,都昌不一样,他是监国。

  出城门往北,我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燕语楼,这是皇城里最大的书阁。

  既然无法出城,那么我至少要找到回去的办法。查阅古典,未曾有记载过穿越者的事,这当然嘛,即使有人穿越到过去,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这点就够奇怪的,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穿越到过去的人,会不会是进入到另一个维度的时间轴上呢?

  两个平行的时间轴相互间不会有交点的,所有回到过去,也始终是这个时间轴上的过去,唯一的问题,我是因何而从一个时间轴,连接到了另一个时间轴的呢?那么原本的时间轴上的我,还存在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