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五、莽城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02 2020.09.21 20:29

  蒙青不敢动,断炎则背负双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背着月光断炎的脸瞧不清楚,从身高上判断,这个人至少有一米八五以上,在古代人中,属于比较高的一类人,虽然隔着黑色的绒衣,可隐约能看见他肩宽奇阔,三角肌一定很发达,此人挥剑的时候力度是惊人的。

  断炎没再开口讲话,只是站在原地,就像一根长在屋顶的木桩,一动不动。

  还是蒙青忍不住先开口了,他用眼角窥了我一眼,说道,“他我不能放,断炎前辈是奉了冕王的镖票而来吗?”

  断炎既不摇头也不点头,算是默认。我见有人帮忙总算临危不惧,就觉得好笑,看断炎的动作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纪,蒙青却要低声下四的喊他前辈,我看这辈分全乱了。

  “冕王给多少镖票,我蒙青愿以三倍奉还!”

  断炎终于有了动作,他放了手,蒙青感觉手上的丝线松了,我可心里没底,刺客也是见钱眼开的职业吗?怎么人家一说加钱,啊,他就反水了呢?

  看蒙青对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吗,我心里咯噔一下。

  “钱我要,人你不能杀。”断炎说着话,往前走了两步。

  “前辈这是何意?!”蒙青的脸阴沉的可怕,他也没料到,钱都不能买通断炎。

  “你的买卖在护送他们进城之后生效,我现在应的这单交易,必须带他们完整回到莽城,所以你暂时不能杀他。”

  看不出断炎的职业操守还是有的嘛,转念又一想,啊,怎么说送我到了莽城,不就是羊入虎口,任人宰割的份了,看断炎的身手,如果被他追杀的话,我是根本逃不掉的。

  “好,一言为定。”蒙青想也没想,甩手就抛出了一个袋子,鼓得发涨,“这是订金,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娘的,作为当事人,当着面做交易,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法律?

  袋子里是一块块的金子,足有十几块的样子,谁身边带这么多钱呐?蒙青的家底也不薄了。

  可蒙青还不满意,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药,不知是什么玩意,我看见他倒出一颗,捏着我的鼻子就灌入我的肚腹。

  我呛鼻子吞下去,只觉得肚腹内有一团火在燃烧,接着又感觉冰冰凉凉舒服极了。

  古时候人用毒药多半是从植物或者动物身上直接提炼,我不明白他喂我的是什么毒药,反正好不了。

  断炎没阻止蒙青的举动,”请前辈放心,这颗药十日之内不会发作,我只想买个保险,以防万一。”

  “随你!”断炎明白蒙青既然说了不杀我,那么断然不敢下猛药的。

  断炎转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人抓着我回到房内,这顿憋屈就别提了。

  蒙青似乎觉得大局已定,又改回了那张虚伪的笑意,他拍着我身上的尘土,可我看来这家伙的脸比蛇蝎的毒牙还可怕,“你最好想清楚,今日之事莫要跟文安或者那个小妮子提起,否者...”

  否者怎样?不就是死嘛,都死好几次了,就是死不了,福大命大也招人妒忌吗?

  说完他就转身带着蒙余真他们离开。

  当晚彻底睡不了,翻来覆去,当时只想通了一件事,人要在任何时候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实力和金钱永远是第一要务,有钱能够请的动像断炎这样的杀手,或者有实力断炎也杀不了你,他拿你也没办法。

  战国时期崇尚强者为尊的,武力比耍嘴皮子要有用的多,当时我也不清楚自己在战国还要待多久,两天?两天是从这里到莽城的时间,或者十天?我毒发的日子,或者...,总之先学会自保才有时间回去的。

  古代的武功千奇百怪,各有千秋,我从燕皇宫里就查阅过一套实用的内功心法,可惜,这门功法必须从儿时练起,还必须配合药物方能一日千里,我一不是少儿,当时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二没配合的药方,不过,其中记载了一套步法,不用配合内力便能够施展。

  步法分为七层,参照话伦经的潜宫方位施展,听书上说练到三层就能轻身如燕,练到七层可以化羽入飞。哎呀,如果老五在就好了,他这个人学过功夫的,叫他看看多半能看明白,穴位这个东西,谁看的懂嘛。

  想了一夜,第二天,鸡鸣声响,我是红着眼圈走出房门。

  蒙青一群人和和气气,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过背过脸去,还是能看见他们阴毒的眼光时不时的提醒我。

  我只得苦笑,小朱不明白我笑什么,还问呢,“张公子很高兴吗?”

  高兴?哭都来不及了,走不一步算一步吧,嘴里可不能说,人生如此,何不乐的过完几天,又两位古代的左右相伴,也不枉来走一遭嘛。

  我和小朱、文安一路说笑把余真给气坏了,他几次要上来理论都被蒙青给拦住,我心里发笑,我是故意要气他的,虽说他在蒙青三人中表面上脾气最坏,可暗地里他还算个正人君子,不会背后使刀子。

  问起莽城,文安大致说了些城里的情况,都一一验证了当初白教授的臆测。

  比如奴隶的事,还有王宫前的四象仪的事,古剑是蒙青他们干的,现在还没有,问也问不出来,作为一个外人,文安偷偷把莽城的底细全都给露了,说明她真的不把我当外人,小朱也在旁边听,现在小朱自认是我的侍女,文安也没怀疑。

  我谈起最关心的事,那便是莽城下方的皇宫。一时想问,又不知如何开口了,那是周国历代的绝密吧,我要是问起来不就露馅了吗?说投亲戚也是编的,我说起莽城的事也有个由头,可莽城地下皇宫的事我能知道吗?知道的人多半是最高一层的阶级统治者,还有那些修建地下皇城的奴隶,最后肯定是回不去的。

  一路走,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

  文安带我们一伙走的近路,那是只有她才知道的密道,不用走城门就能进城的密道。

  其实我也走过,就是齐坤被寄化蜘蛛吃掉后挖通的隧道。

  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地方,那就是进城前的所谓的荡子山了,那个地方哪有荡子嘛,全是一人多高的蒿草,至于狼,一匹都没见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