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六、准备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24 2020.08.28 23:14

  现在一伙人坐着休息,老五一个人独自观察附近的地形,嘴就没停过,还以为他肚子里的虫没清干净,两个兵娃子架着胳臂把他抬过来,老五说,“你们干什么?爷爷清醒的很,怎么?又要揍我?”

  两兵娃子作势要打他的肚子,他用双手扶住肚皮,“哎呀,还打个什么劲,找吃的要紧,爷爷的备用弹药库本来就没啥存货。”他揉着自己的腰,那腰细得跟竹签似的,确实没什么脂肪,“要有阿丽那个腰,我保准一个月饿不死。”

  老五谈起阿丽,大家伙又想起了白老师一等人,沉默片刻,老五说,“附近刚看过了,没路的,都别上去了,就一条瀑布走下来,高了不下百米,大家没摔死真够幸运的。”大家一同看向瀑布那边,对之前被水蛭和怪虫袭击的恐惧感还没完全驱散,心里一直毛毛的。

  “你们看呐,此地从风水学上说叫,狂龙吸水一炉丹顶凤阳天,瀑布是龙头啊,以此地为载体,二分阴阳,它会围绕峡谷一圈。我想,它可能还会在中间一分为二,包住内在的巨大的陆地或者建筑,形成水路上的护城格局,咱们只能往下走,别无他法。”

  听老五口中所言,大家意见不一致,杨洋和两名女生加上那名胆小的同学,他们主张,就在巨门外想法子,攀上峡谷,设法出去。

  老茂和老五还有夏冶兵娃子一路,主张进入到巨门内,说不定能找到其他的路。依据老五这个盗墓贼的判断,任何皇帝的宫殿城堡,底下都会留一条出去的路,这个叫留后门,找到这条暗道,咱们就能够出去。

  夏冶跟大家也算混熟了,他说,“魏东的话,我...赞成!咱们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挖掘冕国的王都吗?姬胥的王都就在咱们...咱们身后这座石门之内啊,还犹豫什么?千载难逢的机会,犯不上打退堂鼓嘛?”

  “你从哪点得知身后便是姬胥隐秘的王城呢?你说说看?”杨洋白着眼问。

  别说,夏冶比在场的人年纪大,分析起道理来,诶,可信度还挺高,竟然差点把杨洋都给说动了,他说,“你看啊,姬胥隐藏了一辈子,那么之前的皇族有过记载吗?”

  众人听完都摇头,“周朝灭亡后,他的族群在春秋时期干什么去了呢?你们大胆的猜呀?!”见大家不吭气,他才说,“这就对了嘛!两百多年时间不见踪迹,战国后几十年才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为什么?我想啊,可能他们一直在地底下活动啊!”夏冶锤手道,“我一直就在想,他的军队在那里?要跟中原大地的霸主们交战,没个大几十万人的军队,够吗?我听祁老师讲过,据野史料记载,冕国全部的人口加起来也不超过十几万呐,就算实行的周朝兵赋政策,啊,草木皆兵,除去老少妇孺,士兵最多也凑个十万就顶了天吧,哪去凑大几十万的人呢?”

  大家沉思,老五摸着下巴,“夏冶同学说的对呀,我想,如果用此地来屯兵,绝对够隐秘呀,你看,他们若想出去也就一定要有通道啊!几十万的兵马从地下运出去,何其困难?那么附近山里肯定有运兵通道的!”

  老茂听完,猛然想起拿古剑的岩洞通道的形势,确实像极了兵马车道的布局,恐怕它的作用真的也就是其中一条,通往地面的运兵通道,只有这样解释,才说的通。

  “你看嘛!咱们一分析,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咱们出去后就设法联系外面的人,再过来救人吧!别犹豫,越快到达地面,就能缩短救援的时间啊!”老茂说的诚恳,表明现在的形势间不容发刻不容缓。可心里只能寄望大家伙,能跟,啊,夏冶那般幸运儿被其他人救上岸,或者自救了。

  最后,杨洋的队伍妥协了。

  除了古晴唯一的那名女生要留下来,跟着杨洋找攀爬的路,攀爬的绳子也给他们留下。他们一队就只有那名胆小的考古队员,和杨洋一共三个人。

  杨洋告诉大家伙,如果整件事进展的不顺利,他会带着其余的二人跟上大部队,他让老茂他们沿途做标记,给他指明方向,他们好随时可以跟上来。

  古晴呢,她必须跟着大部队走,谁知道巨门里面的情况?光看巨门内部的大森林就够阴森恐怖了,还有头顶上飞翔的那些未知名的大鸟,对大家而言都称得上是某种潜在的威胁,留她既可以救治伤员,还可以当做厨子使。森林里面遍地都是宝,也只有她懂的分辨植物是否可以食用。

  如今,最主要的问题是填饱肚子啊,一旦稳定下来,饥饿感上来了,老五说,“先想法填饱肚子再上路吧,水也备着。”

  老五和杨洋、古晴、兵娃子进了林子,他们准备进去打猎,找点水果、野菜什么的。

  老茂和其余几人开始架锅烧水,这水啊不烧开确实不能喝呀,还好附近的木头多,兵娃子的战术刀没丢失,夏冶和老茂用古剑当锯子使,在小杉树上切下一段,用战术刀给每人削了一个带盖的木杯,算是有喝水的容器了。

  奈何没锅,拿老五的罐头盒烧水,杯水车薪,只好沿用战术野外生存办法,挖了一土坑,在底部垫上新鲜的树叶,又取了河面上的鹅卵石放进火堆里烧,烧得发烫后就丟进已经盛好水的土坑中,反复如此,水就开了。

  水浑浊不清的,但滚开的水消了毒就应该能喝了。

  期间,几个人回来了,收获不小,老五和杨洋还扛着一条巨蟒,森林里多的是巨蟒。这条花斑巨蟒小了不下碗口粗,足够十来个人食用了。

  大家伙去皮取内脏,老五把蛇胆和还在跳动的心脏给取出来,他拿着蛇胆丢进自己的嘴里,“真是好东西,这玩意大补。”他舔着嘴唇一脸享受,又把手里的蛇心递了过来,“小七,这东西生吃,又嫩又滑,来,尝尝、尝尝。”

  老茂看着老五满手的血污和手心中跳动的心脏,直摇脑瓜子,“生的谁吃呀!你给其他人吧。”

  “要命!好东西给你留着你还不要。”他刚想往嘴里送,古晴竟然跑过来。

  “你不吃?给我。”

  “吃啊,没说我不吃啊。”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给我嘛。”

  老茂心说,怪不得单身,一颗蛇心都吝啬的不要不要的,嘶,哎呀,我的妈耶!老茂看见古晴一把抢过了蛇心,张嘴就吞下去了,都不带嚼的。他娘的你属鳄鱼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