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胁迫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269 2020.09.15 22:45

  侏儒体型短小,动作招式灵活多变,我未学剑术,在吴钩攻势之下,只顾左右格挡根本没法还击的余地。

  体型上,我比侏儒要高上不少,但剑法的招数不是身材高就占优势的,几个回合下来,险象环生,有几次险些削中要害。

  小朱站在一旁看着,左右不是干着急,也帮不上忙。我现在额头冒汗,这个侏儒啊真有两下子,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早就西天见佛祖去了,弄得我一脸臭汗,滴答如雨,他却身法敏捷、游刃有余。

  “你快走!不要管我,他的目标是这把剑,不会找你麻烦的!”躲过了一波攻击,我急忙的喊道,如今,能逃一个算一个吧,若是我死了,至少还能有个人能活下来将来替我收尸。

  侏儒可不理睬我的想法,他见久攻不下,招式即可变得凌厉至极,可能,他打开始便没打算用上真功夫,他看我这幅模样也不是个练家子,随时就能解决掉。

  可他想错了,游斗了几十个回合,除了在我身上划了几道口子,并未造成致命伤。

  他收起了轻敌之心,身手比之前快了一倍还多,就看他围在我的四周,步伐诡异、出招角度位置刁钻,一个不提防,我的肩头中了一钩,连皮带肉削下一块。

  一招得手,他的攻势更快。

  我瞧他的招数应该属于古代的某种剑术,跟现在的花拳绣腿不同,古代剑术全是杀人的招式,每招都往人要害处攻击。我心里发苦,若不是仗着古剑锋利,削铁如泥,他的吴钩不敢与之硬碰,否则啊,我早就成了钩下亡魂了。

  危急关头,不敢多想,斗是斗不过的,赶紧逃吧。

  想及此间,我抽剑转身就走,回头看时,小朱竟还傻傻的站在那里。

  该死的!不是让她先跑吗?怎么还有闲工夫站着?我大喊,“跑啊!”

  小朱一动不动,我一愣神。接下来再看,终于明白了,她哪里是不想跑,其实她是根本动不了。

  她被人用匕首顶住腰,身后那人漏出半张人脸,我看的清楚,正是店家。

  我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不知她什么时候被店家挟持的,那匕首还是我买给小朱用来防身的。真是坏事,本想着给她买件武器防身,结果,防身的兵器反倒成了威胁自己的凶器。

  想了一瞬,吴钩却不给思考的时间,我现在肩头鲜血狂涌,手腕没劲。

  我只好放弃惯用手,换用左手握剑格挡。

  “我猜是谁,闷驴子?怎么是你呀?”店家挟持着小朱往前走了几步。

  侏儒刚才一直跟我纠缠,适才听见店家的话,他中途撤手退开几步,总算停下来,我也算暂时捡回一条命,大声喘着气。

  “掌柜的,人,是我先找着的,咱们总该讲个先来后到吧?”闷驴子瞧清楚了,他又看着小朱说道,“哼!想拿个女人威胁我,可笑!你杀了她也跟我没关系。”

  原来侏儒的诨名叫闷驴子。诶,怪了,他怎么知道小朱是女的?对了,他不烧洗澡水的吗?难道送水的时候看见的?

  “你的心思我还不清楚吗?”店家将匕首抵住了小朱咽喉阴恻恻的说,“城里的采花大盗就是你吧?嗯?这个女人细皮嫩肉,体质特殊,可是练十阴功的绝佳材料,杀了她岂不可惜?”

  此话一出,闷驴子的脸立马动容,他眉头虽短暂间皱了一下,可还是被我瞧见。

  古代有拿人练邪功的说话,比如,自古印度教就有采阴补阳的说法,人说的淫僧在古代可不是贬义的称谓,古印度的僧人也有用女色练功的,那是古人创造出的,邪门的功法而已,功效多半是利用女性的阴柔之气,克制自身的真气,有些真气太过霸道,练成之前如果做不到阴阳际会,便会损害身体,所以只好用采阴补阳的法子来解决问题。

  这类功法多半是因为其缔造者想的不够周全,或者练的不得法而造成的。结果可想,非是人家好色,不一定人家天生就是淫贼呀。

  闷驴子恐怕一早就盯上小朱了,一路尾随,恐怕目标刚开始就是小朱吧,剑呐只是赠品。他练了邪功,所以店家才会以此为要挟,逼他就范。

  “阴女的体质可难找啊。”店家将匕首往小朱的喉咙处又逼近了一寸,紧紧贴在她的喉咙上,一条血线就划了出来,怜香惜玉的心就算了吧,小朱忍住眼泪没敢哭出声。

  闷驴子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放低了手中的兵器,冷冷说道,“你想怎样?!”

  “便宜也不能你一个人占了嘛,好说,女人归你,剑嘛归我,大家各取所需。”

  他俩全然把我和小朱当成猎物了,现场就开始分赃了都,这他娘的找谁说理去。

  我看见店家身后无人,没看见蛮小子他们的身影,显然,店家一个人折返回来,甩开了蛮小子他们想独吞财宝。

  闷驴子可不是好惹的货,不过他被人抓着短柄,只好放下手,“按约定!剑归你,女人归我!”他见我没了还手的力气,一把抢过了我手中的长剑。

  “把剑扔过来,别耍花样!”店家厉声喝道。

  闷驴子点头,作势就要扔。

  店主刚说完,细不可闻一声怪响传来,空中一道黑芒,猛然间就从小朱腋下飞了出去。

  谁也没料到,店家一面说让闷驴子不要轻举妄动,他自己手上倒不干净,来阴的!

  人在江湖飘,多长个心眼准没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白脸,背地里却是个阴险的小人,这一记暗器打得太突然,我都没猜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别人数一二三,他还没数就开始了,这叫作弊呀。

  兵不厌诈,生死较量讲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闷驴子棋差一招,等反应过来举吴钩格挡已经迟了。这枚暗器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胸口处,他真跟闷驴子一样,喊都没喊出声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眼睛瞪得溜圆,气息只出不进,不消几秒脸黑如炭。

  闷驴子恐怕自己也没料到,今天他会死在草林子里。

  嘶,好毒的暗器,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再看店家得了手,他笑眯眯从闷驴子的身旁捡起了剑,又怕闷驴子没死透,用剑尖在闷驴子身上戳了几下才放心。

  我和小朱成了店家的战利品,待宰羔羊我算是头一个,店家缓步朝着我走过来,看他笑得渗人,我感觉背后冷汗直冒。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他看着我说,“先送你上路,等下让那女的去陪你,怎么样?也算对的起你吧?”

  呸!我瞧他眼神不善,他看向小朱的时候一脸的淫邪之相,想不到这个家伙也是个大采花贼呀,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