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七、闲话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38 2020.08.14 00:54

  清晨起早,昨晚老茂睡的香,没了白教授打雷般的鼾声,大伙睡得踏实。

  小战士们开始烧火做饭。老五呢还在呼呼大睡,他这个人是个夜猫子,每天晚上总要很晚才睡,也不知道他晚上躲在帐篷里干什么?可能是挑灯夜看小人书、连环画什么的。

  老茂只好找小余他们聊闲话,总不能找杨洋聊天吧,两人要说话,就成了叫花子守夜,多余。再说他们俩也没话题聊。齐坤则是闷罐头,你说十句他回不来一句话,可能脑回路比较长,跟不上。

  结果,小余竟然也没睡醒,老茂心说,出了鬼了,找个人聊会天的都没有,总不能找女生聊天吧?

  女生亲嘴都脸红的年代,老茂忽然想起那个时期还真有他喜欢的一个女生。

  老茂的家境还算不错,父母生前在城里的工厂上班,那个年代工厂里上班那叫光荣。记得后来,又流行了穿军装,女生都喜欢带着肩章的兵哥哥,觉得很威武、帅气。

  老茂在学校一直穿军装,常年就这么穿着,他也不嫌脏。待在学校时候他喜欢晨跑,现在年纪大了,人也懒了,啤酒肚也出来了。可当时,一打扮还是挺标准的美男呢,挺帅的一小伙,都说,每个时代对美的定义不同,比如唐代,还以肥为美呢,杨贵妃其实是大胖子,你信吗?只是当时人们觉得她漂亮,就像老茂觉得他应该也算漂亮一个样。

  学校的小卖铺找了新人,学校招聘找来顶替原来的店员。老茂夏天晨跑口渴,经常性就去小卖铺买茶喝。当时的茶不是瓶装的,用杯子倒好了茶水,盖上一块玻璃,两分钱一杯,从现代人的角度看,真的很不干净,喝完了就拿热水泡泡,直接倒上一杯新茶。

  这天新店员上任,不知道茶要摊凉了才能倒进茶杯,渴的人可以现拿现喝,解渴。

  老茂渴的厉害,一上嘴,纯开水啊,当时就起了满嘴的泡,他破口大骂。小卖铺老板不了解情况啊,马上出来道歉,知道情况后,把小文新来的事告诉了老茂,小文忙着一旁赔礼。

  所谓爱情说来就来,完全没道理,老茂天天来小买铺买茶喝,一来二去和小文混熟了。

  小文是大学一年级的新生,来了一个学期,老茂还逐渐了解到小文重来没有谈过男朋友,是挺纯洁的一个小女生。她平常课少想做点零活,赚点小钱,交学费。老茂喜欢她呀,得知她就住在校区的宿舍,那就隔三岔五往女生宿舍跑了。

  他们学校的男女生宿色离得比较近,那个年代人呐比较单纯,不讲究这些个。晚上,总有些男生喜欢去女生宿舍唱歌,有唱的好的,女生就爱听,都蹲在窗口边偷瞧,是谁家公主啊,找到了白马王子。当然也有唱得不好听的,免不了被上头女生的臭鞋子、臭袜子砸了满脸,灰头土脸的跑了。

  老茂有点才艺,他会弹吉他。弹吉他唱两首情歌也称得上是那个时代帅哥的标配了。老茂已经情窦初开,对小文死心塌地,他也红着脸去女生宿舍弹吉他。女生就喜欢会弹吉他的男生,觉得浪漫,如果还能甜言美语,那这个女生准定就能追到手了。

  老茂也是新手啊,谈个恋爱也能谈错,小文住的位置刚好在二楼,他蹲在楼下一通弹。刚开始还好,去的几个晚上,小文都自习室,老茂壮着胆子,越来越大,结果,闹了大乌龙,谈到旁边一间宿舍去了。小文都气哭了,还以为老茂早有了心爱的女生。之后,小文见了老茂也爱搭不理的,这在老茂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遗憾,不仅是遗憾,而且是个麻烦。

  “想什么呢?”老五打着哈欠。

  “想你妹!”老茂回了一句。

  “成,我还真有个妹妹,你要喜欢,我可以帮你介绍介绍。”老五一脸坏笑,“不过她长的比我还难看,正愁以后找不到婆家呢?便宜啊,白捡一媳妇。”

  老五和老茂习惯了没正紧的瞎扯,聊着天说到昨天的事,“白老师,昨晚好像没回来吧?”

  “是啊,徐教授来的时候也不是没回去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说,他跟徐教授怎么见了面就翻脸?感情上又觉得挺好的呢?好到能睡一个被窝。”

  “穿一条裤衩的交情,能为一个女人说断就断吗?”

  “那个女的谁呀,班里人知道吗?”

  “我知道的不比你多,反正当年他们同时喜欢上的一个女生,最后在考古的时候不幸遇难,他们之后就相互掐脖子了。”

  “禁忌之恋啊!搞事情?”

  “啧,那时他们都还年轻呢。”

  “当年那个女生叫什么?”

  “这我那知道,我也是听的传闻,七假三真吧。”

  “听谁说的?”

  “诶,这么八卦干什么?少知道点不吃亏,白老师脸皮薄着呢,小心给你小鞋穿。”

  “讲来听嘛,又不说出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信不过你,你这人大喇叭,跟你说了,不跟全校说了一样吗?”

  两人沉默一阵,老茂开口说,“昨天你不让白老师带镜子回来,是有原因吧?”

  “嗯,我真不该拿上来,手贱,碰见生坑的东西,就想拿。”老五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说。

  “那你还拿?”

  “一时高兴,把这茬给忘了嘛,你忘了昨晚多那俩鸡腿,谁的功劳。”

  “我知道你是想邀功,算了,即便你不拿,下次来,还是一样会被整体挖掘的人找着的。”

  “我知道,主要是现在白老师拿镜子,真怕他吓死。”

  “怎么了?”

  “书上说,凡有妖邪,入镜者单看其身,必有所闻,耳现其鸣...”

  “说人话,别整些文绉绉的东西,”

  “意思就是说啊,正直的人一旦被镜子照了,没什么,但凡有正气之人,妖邪不侵。身染邪祟的人呢,你别忘了镜子用来干什么的。”

  “吃恶魂、恶鬼呀,之前不是说过吗?”

  “对呀,邪祟就是妖魔鬼怪嘛,照上就现行,你在镜子里不仅看到你这张脸,还能看见一个厉鬼附在脸上,你不怕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