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三、找路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54 2020.08.22 20:39

  三人干坐,休息,没主意。

  等着被救,痴心妄想,人想在恶劣境况下活着,保持乐观态度,杨洋是对的。保存足够的体力也是活下去的关键一条,老茂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老五说,“现在休息够了,咱们找找出口吧?”

  墓,会有出口吗?老五说,“能在墓道点蜡烛,并且不灭,那应该是有出口的。”

  往深处走无疑是找死,下面有寄化蜘蛛,大家只能往墓道上方去。

  走出一段距离,前方没了蜡光。三人手里的蜡烛火苗不断颤动,说明有风,三人脸上满是兴奋,走对了。墓道宽度一直在变换,有时候窄、有时候宽,窄的地方仅供一人通行,宽的地方,一队马车也能开过去。

  道路枝杈也变多了,这是墓地吗?

  “诶,老五?你见过墓道还有枝杈的吗?这七拐八弯的,我怎么感觉跟墓道不像啊?”

  “嗯,觉得不像,我猜,这应该是一处极为隐秘的地下建筑也说不定,要不就是墓葬群了,西方国家的墓葬群落,地下通道就有岔道口。但中国古代的群墓葬不多见呐,有岔道的更是少之又少,一般都横批竖直,我看多半是地下建筑吧?”

  “地下建筑?谁挖的?姬胥老小子挖的吗?他挖这么大块地方用来干嘛的?”

  老茂问的问题众人一个答不上来,“就你毛病多,问这么些个问题,鬼才知道呢。”老五拿着蜡烛走到一个岔道口。他一直拿着蜡烛,根据火苗的方向判断出口的位置,有微风吹过来,按火苗相反的方向走就对了。

  “诶,好像到头了。”杨洋跛着脚喊了一声。

  大家注意到,面前的通道被一堵石墙挡住了去路。老五拿蜡烛往石墙的缝隙边照,蜡烛的光剧烈晃动,眼看着要灭,他急忙用手护住,防止它熄灭。

  “出口可能在石墙后面。”老五说着,把蜡烛交给了老茂,用手指开始摸索,半天找不到开启的方法,用力推,太重,根本推不动。眼看出口就在石墙背后,奈何是个死门,怎么开呀?

  “要不拿工具砸开,老五你包里不是有东西吗?找个硬点的。”老茂说,“我看那口方砖砚台就不错。”

  “吃饭的家伙,别开玩笑啊,你当我肖申克吗?瞧你脑袋这么大,自己拿脑袋撞嘛。”

  俩人火烧屁股了还斗嘴玩,也不急,杨洋翻着白眼说,“刚才不是有个几个岔道吗?咱们返回去,换条路走吧,分头找,总能找到条活路。”

  几分钟后,三个人回来了,看脸色都没找到出口。

  “老五,你那边通的吗?”老茂自己都觉得讲的废话,要真找着了,估计隔着老远就能听见老五的喊声。

  “一堵墙把路堵住了,连个缝都没有,蚊子都叮不进去!”

  杨洋脸上有点古怪,二人看向他,老五说,“杨洋你呢?你那边情况怎样?也是一堵墙吗?”

  “没墙,越走越黑呀,我走的通道是往下的,反正我没敢下去,怕又碰见蜘蛛。”

  二人知道杨洋的腿伤,要他冒险,有点难为他,于是老茂说,“我跟老五下去吧,你留在这里休息,有什么异常就大声喊,大家听的见。”

  杨洋走的通道很宽,足够走两排马车,老五和老茂一前一后,壮着胆子一直走到底才发现,原来底部是一个巨大的房间。

  说是房间,跟房间又有差别,用洞穴来形容更恰当,巨大的岩洞往上看不知多深,往里走,面积大到几乎容得下一个足球场。

  二人来回走了一圈,发现场地下方竟然还有路。

  “咱们还往下走吗?”老茂说。

  “往下面走咱们出的去吗?你准备下黄泉路?”老五说,“依我看咱们还是往回走吧。”

  进来的时候,他们沿着岩洞的墙体摸着走的,现在知道了大概的面积后,他们准备从中间穿回去。

  可这一穿行,发现中间有一巨大的类似祭坛的物体矗立在中央。整个祭坛呈不规则的圆形,好像依照原有的岩石来修建的。

  这个祭坛一层一层像叠年糕似的往上摞,蜡烛光照有限,上面看不清。

  “他娘的。”老五说,“我本以为这里是姬胥老小子的藏兵洞,或者藏粮食、兵器的地方,现在看呐,姬胥还是称职的神道主义者。”

  “是啊?”老茂说,“处处摆地摊,搞祭祀活动,说不定他就喜欢玩这些个,嗯,神神秘秘的玩意。”

  二人合计完,准备上去瞧瞧。

  祭坛下方人为的开凿了一个门洞,把里面给掏空了,老五进去发现,有楼梯,人可以通过楼梯爬上去。

  走到顶,有平整的一个场子,抬头往上看才明白,上方有一个反向凸起的尖岩,尖部被人削去一块,看上去极为平整。

  在平台中央,老茂看不太清楚,隐约就看见有几个人站在那里。

  “老五啊,中间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站着几个人呐。”

  “中间有块四方的大石头,旁边还站着,嘶,好像是几个死人。”

  老茂腿抖了一下,在这种情况下碰见死人,真不吉利。走近看,几个死人已经成了几具朽骨,连完整的脑壳都没留下一个,还站的笔直。看脚,穿了钉子,应该是冕国时期的奴隶。

  几个奴隶手脚都被锁链捆住,生前应该承受了难以形容的痛苦,才死去的。所有锁链都聚集在一起,一把长剑深深插入到石岩的中央,锁链就缠挂在上面。

  “这什么鬼东西?”老五问。

  “嗯?这你都不知道吗?”老茂心惊肉跳,说,“活人祭剑总听过吧?”

  活人祭剑的历史要追溯到夏朝以前,当时人们认为,剑呢铸造出来以后,拿人的魂魄来祭祀才有灵性,站在一旁的全是剑奴,他们跟剑绑在一块,死后灵魂就会寄宿在剑里。

  古人认为入剑的魂魄越多,剑的灵性就越强,这叫邪剑,不详之物。古人愚昧,拿活人来炼剑的灵性,纯属无稽之谈。

  又比如历史上第一的铸剑大师,欧冶子,他的第一把龙渊就是按照祭剑奴的方式炼成的。也有传闻,炼此剑的剑奴啊全是自愿的,方能炼成举世无双的正剑,而非邪剑,非自愿的剑奴炼出的不是邪剑是什么?全是冤魂野鬼住在里面。

  “欧冶子是谁呀?”

  “干将知道吗?就是干将莫邪剑。”

  老五点头,“欧冶子是他岳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