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四、开挖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154 2020.08.12 13:31

  次日,一切照旧,老茂等三人各走各的,就当,昨晚没一起谈过话,只做简单的眼神交流,让大家伙以为,他们跟杨洋这厮还是水火不容。

  老茂,暗中观察细节,真还发现了几处老师行为方面,不同以往的举动。比如,平日白教授喜欢喝热茶,现在他变得极为厌恶开水,半滴热水也不沾边。杨洋只好用水桶倒些凉水在他杯子里。还有,他偶尔会翘嘴角,虽然只停留了短暂的零点几秒,但他所表现出蔑视的神态,却老茂观察到了。老茂在微观上很细致,除了以上两点,他还发现白教授休息的时候,还时不时的闻闻自己的腋窝。

  所有动物是不喝热水的,比如猫、狗,你拿热水喂它,它一定狗不理、猫嫌弃,除非你拿凉水给它,它才肯喝。翘嘴角一般是犬科动物的习性,比如,狼吃完骨头就习惯磨牙,猫呢吃完东西就喜欢舔嘴唇。至于闻自己腋窝的迷之行为,则大多数动物均有,这点不算个例。

  人类中也有闻腋窝的行为,还喜欢闻、爱闻,但他一个正教授自持身份,怎会做这种无端的不雅的举动呢?

  奇怪的地方,找出三五处,合将起来,觉得白教授呀确实不对劲。

  老茂三人疑神疑鬼的行为,倒叫其他人觉得不正常了。

  “小浩啊,你们几个蹲地上干什么呢?过来、过来,帮我看看。”白教授拿着昨天包靓赶制完成的地图,指着一个点说,“昨天咱们看了一圈,我觉得这块地方呀,嗯,咱们必须得去看看。”

  老五有点不情愿的跑过来,对白教授他心里也打鼓,不知道,这妖精是否已经控住白教授了?转念一想,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吧,看风头不对,那可说不得要对老师动粗手了。

  老茂瞧着包靓画得草图,精美,不愧是学绘画的科班,每一处地界都描绘的挺周全,带了说明。从大门处开始进来的贫民窟,到本区域中心大型的商业建筑群,均标记了面积、大小,所用的材料,还在旁边批注了小引。白教授昨天猜想的话呢,也一同注上去了,关键她字写的挺漂亮、娟秀,字多了也不烦。

  依据教授昨天所讲,本地应该有一个大型奴隶交易的场所。

  当时奴隶交易,属于合法买卖,既然合法,那么它附近就应该有个专门用于管理交易、整顿市场的部门。按现在的话讲,叫交易所,用来记录交易信息、备案,所得的钱财呢一部分上缴,一部分留下来做管理费用,人家也要吃饭嘛。

  诶,这算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得作为基建费用。比方说,房子破了,要修,新来的奴隶呢要住,你得花钱扩建,又比如马路坏了,你还得花心思修,得找奴隶负责重新修补好了,才能使用。经白教授判断,此地应该不存在军官的府邸,顶多在附近有座临时的营地。任何时候军队都由国家发饷、管理,姬胥派遣军队过来做做普通的治安,应该就差不多了。

  言而总之,白教授用手所指的这个地方,可能就是这么个管理交易的部门。

  普通奴隶的房舍清理起来麻烦,若想在里面找出些有价值的东西,几率不大,也就什么吃饭用的破碗,喝水用的茶罐。交易部门不同,里面说不定能挖到比较古老的文献。

  当时的文件,一般用粗麻线捆竹片编制成书简,加之此地干旱无雨水,如果深埋地底,隔绝了空气,指不定能找到破损的残片。可惜呀,大家对古文在识别方面有限,假如能够破译文字,那么对于冕国政治制度便能一窥而知全貌了,在先秦历史文化中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

  “你看啊,我认为这块,嗯,就这里。在地图上应该处于比较特殊的位置,你有什么看法?”白教授说着,把地图交到了老五手里。

  老五拿地图上下颠倒数次,又把目光转移到远方的角落,他说,“老师,此地在风水上不存在问题,地势在整个区域内处于靠近中心的位置,周边的马道四通八达,能够迅速传达和沟通内外部的信息,做交易中心确实不错。”

  “从格局上看,四周的房舍形体布局为扇形,从老师所指的点位上,可纵观、可监视,一览无余,假如奴隶造反,在此处排成一字队列,能够有效防御他们进入城邦,起到了威慑作用。”

  白教授点头,说,“我和小浩的看法一致啊,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今天,咱们就把这块清理出来。”

  清理一大块区域,耗时费力,白教授让随行的战士们也参与到了挖掘文物的工作中。

  加上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进度明显。不多时呢,就从一大堆碎石中清理出了建筑的屋顶。陶制式样的屋顶瓦片,暴露在了烈阳的普照之下。可当时的年代并没做相应的保护措施,老物件一旦处在空气中,就会迅速褪色,变得脆弱不堪。敦煌莫高窟在发掘过程中,就因为保护不当,造成原本壁画艳丽的色泽在短短几分钟内变得暗淡无光,煞是可惜呀。

  当时老茂和白教授等人心里想的却是,一段千年前的文化古迹即将展现在视野大众面前,无不兴奋、激动。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经过大家一番辛苦的劳作,总算将它清理干净。

  这是一处四方的阁楼,各方立有石头铸造的排柱,七步台阶之上,由青石块平铺垫高作为地基,三进的布局,两边各有一跨隔间。大小自比不上秦汉时期宫殿,高阁双脊气派,简单之中呢却能体味出另一番韵味。

  不得不说,因年代太过久远,如今呐其实整座建筑,只留下了几根断成两截的石柱子和一小段之前最开始挖掘时留下来的屋脊,较为完整,其余就只剩下地基了。而刚才这段描述是包靓之后,通过白教授的指导下才画出来的图像,而它本来的样子已经很难再现了。

  白教授信心满满,认为此行还算圆满,但见过残垣断壁之后,越挖心越凉。

  “哎呀,它是完整的该多好啊,多漂亮啊。”

  老茂心说,白日做梦吧?能留下点残羹剩汤就不错啦,几千年以前的房子,能见着就该磕头拜拜了,住里面的人,说不定还咱老祖宗吃过饭呢,您就知足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