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空白页上的密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催眠

空白页上的密码 风铃萧落 2392 2020.08.08 22:38

  老茂往门缝外面一瞅,正好跟一颗硕大的眼珠子碰上了。眼球鲜红欲滴,灵动如皎,不含一丝人类情感,但杀伐之意表露无遗。老茂只看了一眼,生魂如堕寒冰,双腿一软,来的不是白狐娘娘,它又能是何人?!

  木屋内的众人一听外头来的是白狐娘娘,都吓得犹如惊弓之鸟,乱作一团。

  白狐的胡须硬如钢针,刮着门板,咔咔作响。二喜千该万该,最不该在大半夜讲鸟什子白狐仙的故事,惹祸上身。门外这煞星,将头颅扬起,猛力一吸,门板就如同豆腐块般的寸寸脆裂,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在月光的映衬下,呈现在了大伙面前,它摇摆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缓步逼近。

  没了门板的保护,众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争抢着往身后面窗户外钻,但有用吗?窗户显然是开的,众人却撞了个瓷实,似乎有一股无形的气墙挡在外头,撞的人七荤八醋、眼冒金星。

  白狐露出獠牙,看向旁边的二喜。二喜已吓得面无血色,裤裆处湿淋淋一片,尿了裤子,大呼娘娘饶命,结果白狐根本不理会他的哀嚎,用鼻子猛的一吸,一股青光就从二喜的天灵盖飘出来。

  青光被白狐吸入鼻腔,它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闭上眼享受,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老茂一身冷汗,嘴巴苦涩难言,想大声呼救,却根本一个囫囵字都发不出来。白狐硕大的头颅一转,就看向了老茂,盯得老茂浑身寒毛倒立。

  一睁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茅草席上,周身衣服全部汗透了,大家伙将他团团包围,正紧张的看着他。

  原来,老茂做了一场梦。如今,每当想起昨事,都还觉得当时那股身临其境般的感受啊,沥沥在目,让人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老五见老茂醒过来,急忙拿了一壶水过来。白教授关切的问,“小张啊,你总算醒了,刚才听你在床上说胡话,叫你也不醒,推你也不动啊,担心死我了,做噩梦了吗?”

  老茂总算从梦中清醒过来,忙说,“老师,我...我确实做了个梦,太真实、太吓了人。”老茂摸着胸口心有余悸,然后把梦的内容跟大家讲了,说得二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被说的他一愣一愣地,嘴巴一直在嘀咕,说,“俺...俺在村子里这么些年啦,那...那有听老辈讲过啥子啊、啊,白狐娘娘的故事,别....别瞎扯。”

  看着二喜的脑袋,油光滑润,梦里叫他秃驴,真没冤枉他,瞧他一副狗嘴那能吐出什么象牙来,梦里头那张嘴,可是口吐莲花,能说会道的。

  经过检查,古晴告诉白教授,老茂身体上并无大碍,出了一身汗,体内缺水,补充点生理盐水就能恢复了,至于精神上,可能受到了什么刺激或者打击,要注意休息。大伙听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老茂得了什么病呢。白教授听完思考一阵解释说,“嗯,小张确实太累了,恐怕在跟土狼交战后啊,产生了心理创伤性的后遗症,又加上周围磁山对人体磁场的影响,照成了幻觉,只需远离磁场啊,幻觉就会消失了。”

  “那么为什么只有我会做噩梦呢?”老茂问白教授,他拿眼睛去看老五。老五只瞪眼,因为狼皇他也看见了,老茂的意思很清楚,他想让老五出来给他作证,说自己见过白毛狼。老五眨巴眼,不想提这事。老茂鼻子都气歪了,心说,你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呀,咱们不是一起出身入死的兄弟吗?

  众人看着老茂跟老五对眼神,又发现老五直眨眼睛,还以为他眼睛里进了沙子呢。

  “嗯,人与人在体质和意志上多少有点差异,你们应该都知道医学上的催眠吧?”白教授只顾解释问题,没理会老茂的举动,他继续说,“医学上的催眠呐,主要利用了人的磁场啊,他们会启用一些与人体磁力相关的道具,和身临其境的让人产生浮想联翩的语句,对人体形成催眠作用。人在此等环境下,就如同白日做梦一样,其实在催眠的过程中呢,他们的意识一直都很清醒。你之所以会做奇怪的梦,主要还是因为意志上不够坚定啊,习惯性的相信你自己听到的看到的东西。”

  我的意志不够坚定?白老师也太武断了吧?什么牛鬼蛇神,我他娘的从来没信过,做为一名无产阶级制度下的知识分子,任何事情都要以科学依据作为引导。任何不理解的事情,咱们都要以科学的态度去解释问题。白老师这么说,好像在审判我说,我就是那个相信了牛鬼蛇神的傻白甜呢,嗯,管他怎么讲啊,反正我是个大大的无神论者。

  老茂气哼哼得喝了点水,躺在茅草席子上,睡着了。

  太阳普光照大地,山川壮丽如歌,人生难得,男儿志在四方,一生抱负该趁年轻时候有所得,老来时望苍天敢问自己,无愧祖国,无愧于心。木屋原来的主人不知为什么走的这般匆忙,连他的诗句也忘了拿。总之呢,这个人还多少有点志向,可能是为了抒发心境,也可能是怀才不遇,难免触景生情,嗯,之类的。

  老五把所有的纸张搜集到一块,找了根铁条用麻线给穿好了,除了几张他认为比较烂的词句,留下来,当做电报之用,其余的都塞进了自己的包里,美其名曰,要用它来勾引妹子。

  老五确实没啥艺术细胞,别说做诗了,念诗都崩不出三两首来。之后在学校,还老听他在妹子面前念呢,试图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情种。大家伙都知道他这诗句完全是剽窃来的,没一句是他自己想的。

  期间,杨洋的电台也整顿好了,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两个小战士也没闲着,一直在复习军队里学过的莫尔斯密码,他们二人不是专职的通讯兵,所以比较的生疏,不懂得地方,白教授代为指导。

  白教授年轻时候经常用莫尔斯电报机做通讯,但他不会军队的莫尔斯密码,部队里用的莫尔斯密码,排列的顺序不一样,破译的方法也是不一样的,白教授只能帮他们完成基本的编译工作,其余的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两天没了队伍消息,众人估计考古大本营方面已经发觉到异常了,本来是一天的路程,两天不见人影,任谁都会觉得奇怪。

  老茂他们估计的没错,部队方面已经派遣人员去路上接应,并在路途中发现了队伍被狼群袭击的痕迹,很快下达了寻找他们的命令。

  万事具备,小战士开始使用电报机,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回应,按理说呢,部队距离不算太远,他们那边应该很快会收到电波的内容才是。白教授说了,大家才明白过来,很有可能啊是因为附近那座磁山的缘故。电波无法穿透巨大的磁场,它会在磁场附近造成偏移。

  “有什么办法能够偏开磁场或者穿透磁场吗?”小余拉长脖子问。

  杨洋摇了摇头,众人的心又凉了半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